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西门庆和武大郎(H) > 分卷阅读1
    作品名称:《西门庆和武大郎》

    作者:醉卧美人席

    作品简介:CP就是西门庆X武大郎。。。完全脱离原著性格,算是美攻强受?美攻丑受?反正是很丧失的一篇文,潘金莲炮灰,H,短篇吧应该

    标签:美丑脱离原著H丧失

    一背景

    就是介绍一下俩个人是个啥的一章,很废柴的一章

    阳谷县城是处好地方,山清水秀,百姓生活也是富足的很。这里东临大运河,地方面积虽不大,富商大贾却是多不胜数。

    要说这里现今最有名的世家便是西门家了,西门家的当家西门庆并不似一般的世家子弟那般出生显赫富裕,父亲西门达本是开生药铺子的,家境只能算是殷实。却没想到自从西门庆接手后,药铺的资本在他手中日夜暴增,现在已是鲁豫之地最大的药商,几乎垄断了药材市场,而西门家自是坐上了了阳谷县中众多富商中的头把交椅。

    之所以西门庆在阳谷县中如此有名,更不仅仅是在于他的经商有道。西门庆长相风流,作风更是风流,身边的女子数不胜数,他却是一概的来者不拒。但更多的女子还是趋之若鹜,不惜爬上他的床,即使不为那万贯家财,也为一睹他的长相。

    西门庆身形修长,皮肤白皙若瓷,一双凤眼上调,微微含目就是说不出的风情。一抹薄唇似笑非笑,总是带着些许弧度,远远看去,不知他性情的到真会感叹,好一个翩翩公子。但这样的人却生性风流无比,身边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宠着的时候可以摘星夺月,一旦兴头一过,又立刻翻脸不认人。性情薄良,虽阅人无数却从未见他动过真情。

    武大郎,城东头一个卖大饼的,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和西门庆的生活产生交际,还是一辈子的事情。

    武大郎从小出生贫苦,而且长相丑陋,身材矮小,自小到大都已经习惯了成为周边人的笑料。有个弟弟武松却是长相不凡,武大郎从小也就对弟弟喜爱的紧,自己吃苦不打紧,把好的都留给弟弟。弟弟也是懂事,大了些的时候便要离家闯荡也不舍得哥哥为自己吃苦。武大郎拗不过弟弟的犟脾气只好忍痛同意了,没了弟弟在家,武大郎觉得生活空荡了不少,也想多攒些银子好给弟弟以后娶亲用,边挑了个担上城头开始买起了烧饼。

    至于自己,他早就没想过成亲,不说家境贫困,就是这个吓人的长相和身材,也没有女子愿意委身于他。武大郎本就生的丑陋,塌鼻厚唇,而且因为常年劳作,本就矮小的身材肌肉横生,皮肤晒得黝黑,老远看上去就是一团炭,看不清什么。

    但没想到的是丑人还有丑福,他武大郎竟然取了个美女回家。这名女子名叫潘金莲,原是县里一个大户人家的使女,二十余岁,颇有些姿色。因为那个大户要缠她,潘金莲去告诉主人婆,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于心,却倒陪些房奁,不要武大郎一文钱,白白地把她嫁给武大郎。武大郎阴差阳错得此娇妻,自是高兴地不知所措,家里家外每日忙的不亦乐乎,就怕亏待了金莲。白日里挑担去卖烧饼,晚上回家更是将家里所有的活一并干了,生怕劳了自家娇妻。却没想到这个女人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二相遇

    絮言絮语俩只终于见到了

    话说西门庆那日自药材铺回府,那日兴致不错没有乘轿,只是步行。一路上把玩着手中的青玉扇,一双凤眼时时观察着街上的景致。平日中富商大贾们出门大多走势乘轿,一般百姓未曾见过西门庆,只见街上走来个绝色公子,风流倜傥,议论自是少不了的。更不时有女子含羞的掩面走过,眼睛还一直盯着西门庆。西门庆表面上依旧是微微一笑的儒雅公子,心里却是冷嘲,虽说他风流成性,但是能爬上他的床的却都是绝色女子。此等庸脂俗粉看了便是厌烦。

    行至城东出,看见一群人围绕在一起吵闹不止,依他往常的性子自是一走了之,那日却兴头一来便也走进了人群。只见一个丑陋不堪的矮壮汉子被人掀翻在地,另个男子一边揍着一边嘴里还不停的骂着粗俗不堪的言语“操你娘的武大郎,老子白吃你几个饼,还想要老子付钱,门都没有。不要以为取了个潘金莲你他妈就拽了,看你这鸟还没没长熟吧,老子迟早日了你那娘们。”看着地上被揍的男子本来已被揍得没什么力气,听到这话却涨红了脸,猛地发力一脚踹到身上男子的裆部,吼道“我警告你,张五,你要是敢碰金莲一下,我就杀了你!”男子没想到竟被武大郎制住,恼羞成怒,抡起拳头就要揍。西门庆冷笑一声,看着那个丑陋的矮小男人,做男人做到如此地步还真是失败。或是那日兴致不错,西门庆竟站了出来,一把青玉扇稍稍抵住男子即将抡下的手,微微一笑“这位公子,有话不如好说,何需动手。”男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来对西门庆大吼“你他妈谁啊,别多管闲事,他妈欠揍啊你。”

    西门庆也不恼,轻轻一笑“在下西门庆,只是路见不平,出身相助罢了。”男子神色一窘,知道自己惹了惹不起的人,前一秒还凶神恶煞的;脸立马堆满了笑容“原来是西门老爷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望西门老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的家中还有事,先行一步。”话还没说完,拔腿便跑了。

    武大郎见状急忙起身,面带惶恐,连连弯腰“多谢西门老爷,多谢西门老爷!”西门庆心中轻笑,表面上摆摆手“无妨,我只是举手之劳。”身旁路人不少赞叹“传言西门庆风流薄情,没想到是个正人君子啊!”西门庆只当是没听到,打开手中的青玉扇,准备打道回府。不料被一双黝黑粗糙的手拽住了衣袖,秀眉一皱,面露不满。武大郎一抬头正对上西门庆一双不耐烦的凤眸,不由得一紧张,迅速放开了手,结结巴巴的道“小……小的没什么好……感谢西门老爷的,这几个饼就……就……就请西门老爷收下吧。”西门庆也懒得多与他费舌,便接过饼,微微一拱手“那便多谢了,在下告辞。”

    待西门庆走出许久,武大郎才缓过神来,天啊,世上还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比金莲都漂亮。想起刚刚自己粗鲁的举动,暗自后怕,生怕拽坏了人家金贵的衣袍,还好他没找自己算账。

    话说西门庆那日回府,心中想到那个粗短的男人,心中不禁冷笑一声。手中的烧饼,等到走了一段路也就随手扔在了路边。

    晚上抱着怀中的近日刚刚得到的白蝶,颠鸾倒凤又是荒淫一夜。骨节分明的手抚上胸前的坚挺,身下的人早已娇喘连连,坏心的抠弄着下身的小穴,换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压低了声音在耳边轻问道“想要吗?”身下的女子双眸含春,脸颊绯红“想……啊……想要”露出邪魅的笑容“呵呵,想要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