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西门庆和武大郎(H) > 分卷阅读2
    么?”“啊……想要……想要官人的肉棒”直到逗弄出想听的淫词艳语,下身才猛地向前一挺,捅的身下的人直接到达了高潮。快速的抽动撞击,直到令对方再次到达高潮,西门庆才射了出来。抚摸着怀中白嫩如玉的肌肤,脑中又不禁想到今日看到的那个窝囊至极的男人,心中只是觉得这种人还真是丢尽了男人的面子。听那个男子的意思,貌似是有个如花似玉的夫人,急忙摇摇头,那种丑陋的汉子,又有哪个美人愿意委身于他。一般俗人的审美真是不好评说。

    西门庆起身,唤进侍女沐浴更衣。“官人,你不留下来吗?”白蝶娇声问道。西门庆微微挑起嘴角,没答话,整整衣裳便走了出去。白蝶掩不住眼底的落寞,果然他待自己与他人没什么不同。西门庆虽然荒淫风流,却从没有在别人的房中过夜,他自己的房间更是没有女子曾经进去过。

    武大郎那日回到家,看到潘金莲正坐在窗前,悄悄走上前去蒙上她的眼睛。“娘子,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什么回来?”潘金莲急忙回身打下了武大郎的双手“干嘛啊,脏死了!”武大郎好脾气的笑笑“娘子说的是,我还没洗手呢,是脏。”说罢拿粗纸擦了擦手,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一盒胭脂。“娘子,这是芷云庄最近最好的胭脂,听你念叨了好几次,今日我特地去买来送你的。”潘金莲看到武大郎手中的胭脂,神色缓和了不少,对着自己丑陋的夫婿微微一笑“谢谢相公了。”迅速拿过了胭脂,转身便去梳妆打扮“相公,看我漂不漂亮。”武大郎脸上尽是笑容,原本狰狞的面目看上去也柔和了不少“好看,娘子是天底下最好看的!”潘金莲撇了撇嘴,暗自腹诽“我怎么就嫁了个这样的丑陋的蠢猪”。

    三荡漾

    这种就是潘金莲遇到西门庆,心中YD之火荡漾了起来噻

    之后,西门庆也再没有什么时候兴致高昂步行回家了,每日乘轿回府。有时稍稍掀起轿帘看看窗外景象好几次都正好看见正卖着烧饼的武大郎,看着这个丑陋无比的粗壮汉子每日勤勤恳恳的卖着烧饼,脸上每日却都是一副幸福的样子,西门庆不禁有点疑惑,他有什么好高兴的事情吗。想起那日拽着自己衣袖的卑微样子,他撇了撇嘴,粗鄙之人还真有粗鄙之人的生活方式。只怕他一辈子都尝不到女人的美妙滋味,身为男人的骄傲感立刻滋生了出来,再看向武大郎的目光除了轻蔑偶尔还夹杂着一丝同情。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西门庆每日在回府的路上看上一眼武大郎貌似成了习惯,那个丑陋男人脸上的表情还真是丰富生动。做烧饼的时候认真的很,卖烧饼的时候总是乐呵呵的。有时见到别人欺负他,他也不太会生气,通常笑笑就过去了。但每次那个张五一出现,武大郎难违的男人样就出来了,每次都和张五脸红脖子粗,但每次也都被张五打的鼻青眼肿,西门庆也始终没再出手帮忙。好几次看到武大郎被揍的满地打滚,心里不知什么时候感觉总怪怪的。甚至有一次还让下人去买了些武大郎的饼,吃了一口竟然觉得味道不错,吃惯了山珍海味,突然一吃这粗谷杂粮反而觉得挺好。不禁有点后悔第一次自己吧那几个烧饼随意就给扔了。

    那日搂着新宠幸的红衣去到芷云庄挑选胭脂,想他西门庆风流浪子,但对每一个正在宠幸的对象却是从来不曾亏待,逢场作戏却是看似情意绵绵,也难怪糟他抛弃后很多女子寻死觅活。冷漠不可怕,最可怕的却是虚假的温柔,让人欲罢不能,嗜毒成瘾,到头来却是虚空一场。

    “老板,最近新进的紫云香还有吗?”

    “啊,最后一盒刚刚给那边那位小姐拿走了。”

    红衣看向那边,也是个美人。她回身整个人倚在西门庆的怀里,撒娇道“不要嘛,我可是想那个香很久了,听说那香味道甜而不腻,很是稀奇的。”西门庆笑了笑,轻轻抚了抚怀中红衣的脸,便走了过去。

    潘金莲今日也是第一次来到芷云庄,城中最近对芷云庄的紫云香可是赞扬纷纷,她对武大郎稍稍撒个娇,武大郎这段时间便更是勤奋,她数了数最近的钱,加上以前的储蓄已经差不多了便喜滋滋来到了芷云庄。她运气很好的拿走了最后一盒,正准备打开闻一闻,耳边却传来了个温柔低沉的声音“这位小姐”。潘金莲回身却撞进了一双美艳不可方物的凤眸,不禁微微一楞。

    西门庆微微颔首“这位小姐,在下实在需要你手中的紫云香,不置可否忍痛割爱,在下愿意出双倍的价钱。”眼前对着这样一位美男子,潘金莲早已被迷得魂不守舍,自是说好。只见西门庆拿过她手中的香,转身搂过身后的红衣女子,将紫云香递到她的手里。他身边的仆人急忙上前将倍的钱呈给潘金莲。潘金莲见状不由得心里酸的厉害,看着眼前这位美男子对怀中女子的关爱有加,想到自己家中的丑陋夫婿,越想越是心中不平衡。若是可以委身于眼前的男子,不枉为女子一生啊。

    西门庆自是注意到了眼前女子的炽热目光,若在以前,面前的女子身子容貌均属上乘,他早就出手了。但他近来也不知怎么了,对女人性质大减,再美的美人放到面前也不大提得起兴致。连床上之事也不过草草了事,他也实在苦恼,倒是近来对那个卖烧饼的呆子兴致高涨,每日要是不看上一眼便难受得紧。有时哪怕不到铺中去也要特意乘轿去到城东。他越发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潘金莲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到,心中不禁气愤委屈,走上前去对西门庆说道“刚刚小女子言误,这紫云香我思虑再三,实是不想与人,不知公子是否可以还与我。我家夫婿也是实在欢喜的紧,我还是想买回去。”话语中硬是逞强着想炫耀一下自己的生活。红衣不愿意了“你这人真是的,本已经卖于我了,怎又要回去呢!”西门庆感觉到面前女子目光中的痴迷,又听到口中“夫婿”俩字,心中不禁一动,莫不是自己每日生活太过单调才会如此奇怪,有妇之夫,想必会很刺激,不如就来玩她一玩。

    想罢,拂拂衣袖“红衣莫闹,这东西本是这位小姐的,小姐若是要,我自然归还。”一双好看的凤眸微眯,说不出的含情,目光里尽是挑逗,拿过红衣手中的紫云香递于潘金莲。潘金莲痴迷的看着眼前男子,红透了脸颊。要把手中的银两还给西门庆。

    “这些银两还请小姐收下,是在下叨扰了。为赔罪,还请小姐明日前去西门府,在下行当赔礼。”西门庆说道。“好……好。”潘金莲早已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急急地点了点头。红衣气愤当头,又碍于西门庆不好发作,只能拂袖而去。

    四爆发

    絮言絮语这一节我觉得好长,本来想要不要分两次贴出来,但有总感觉是一章,不好分。。。下一更就是H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