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西门庆和武大郎(H) > 分卷阅读5
    ,硕大的肉棒全数被吞进了小穴,小洞里面又热又软,紧紧地窟住他巨大欲望,像是有无数的小嘴吮吸着,西门庆感到仿佛上了天,舒服的不能自已。小穴虽是习惯了手指,但是和西门庆巨大的肉棒还是不能比“啊!好痛!啊……拔出去……求求你……拔出去……”西门庆见状,急忙抱起身下的人,轻轻舔去他眼角的泪水“乖,忍一忍,很快就不痛了啊”忍住操弄的欲望,硬是等到武大郎完全适应了,才缓缓的抽动起来“啊……啊…………慢……慢一点……我受不了”西门庆也忍的难受的很。让他如此委屈自己还是第一次,以前那些女人哪个不是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哪像现在忍的觉得自己快疯了。但看着身下这张旁人看来丑陋粗糙的脸却又实在不舍得让他痛,身体上受着折磨,心里却甜蜜的狠,西门庆觉得自己真是栽了。

    武大郎已经完全沉醉在欲望中,黝黑的肌肤上全都布满了潮红,颈脖向后仰着,最终不时发出这呻吟,逐渐适应了这性爱的节奏“啊……啊……快点……”一听到这话,西门庆哪里忍得住,摆起腰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动和撞击,囊袋拍打在武大郎解释的臀瓣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啊,好棒,娘子你这穴生来就是给我操的,好紧啊,好舒服……啊……以后相公天天都要操你的小穴……操死你……”

    武大郎恍惚间听到这般淫词艳语,羞耻的无法形容,身体却完全臣服于西门庆带给他的无上快感,甚至还迎合的挺起自己的臀部迎接他的撞击,呻吟不停地从口中泻出“啊……快……快点操我……操死我……啊……”无法接受自己的淫荡,原来自己和潘金莲也没什么两样,眼泪想着就忍不住的流下来。

    “大郎,你怎么了,别哭,是我不好,啊……别哭”西门庆只好停下来将人抱在怀里。“大郎,我是真的爱你啊,我承认,我以前生性风流,但,但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当我知道我喜欢你的时候,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潘金莲是你的娘子啊……如果我知道……我,你,你别哭了,我错了,好不好。”抱着怀中人,忍不住的亲吻他黝黑的脸颊,以前觉得丑陋无比的脸现在看上去确实可爱得很,想让人抱在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感到怀中的人不舒服,西门庆动了动身子,但分身还在武大郎的身体里面,稍稍一动便引来身下人的一声呻吟。“大郎,让我做吧,我,我实在忍不住了。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你相信我,我爱你。”说罢,下身又开始了剧烈的抽动。

    武大郎刚刚被抱在西门庆的怀中听到那样一番表白还完全无法消化,现在被这样一撞击,也完全想不了什么,只能随着欲望浮浮沉沉,在西门庆的操弄下大声的呻吟摆动。“啊,大郎……啊……娘子,娘子的小穴只能让我操,听到没有!啊……太舒服了!”见身下的人完全没有回应,西门庆酸水往上直冒“快说,不说我就不操了!”武大郎只觉得后穴的大肉棒突然停止不动了,小穴痒的紧,好想有什么可以动一动“啊……好痒……小洞好痒,快帮我挠挠……”“你说了我就帮你挠!”“说什么……啊……”

    “说你的小穴只给我操!”此时的武大郎完全被情欲折磨的快发了狂,毫不犹豫的说“啊……我的小穴以后只给你操……块,帮我挠挠……屁眼好痒啊……啊”听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话,西门庆毫不犹豫的抽动起来,越来越快的撞击速度让身下的武大郎几乎达到了极限“啊……啊啊啊……啊……”在一阵高亢的呻吟后,武大郎射了,后穴跟着快速蠕动起来,实在抵抗不住这刺激的快感,西门庆快速抽动了几十下,也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射进肠道,烫的武大郎又达到了个小高潮。

    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西门庆抱着怀中已经软瘫成一团的武大郎,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喜悦,也不管怀里的人在不在听,喜滋滋的说道“大郎,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以后一定改我的坏毛病,那些庸脂俗粉我一定都扫地出门,我有你一个就够了!”说罢还乐得在武大郎脸上狠狠的亲上几口。可惜的是武大郎哪里经得住他这般的折腾,大脑里一片混沌,什么都听不清,早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七出逃

    絮言絮语其实还蛮想写完H就完结的~但是赶脚不太好完结。因为是短篇,也不会很长,但还是有点小波折【真的很小】

    接下来应该还会写一次H吧

    第二日,武大郎费力的睁开眼,大脑还处于无意识状态,只觉得浑身肌肉的酸痛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尤其是身后那个隐秘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哼哼唧唧想翻了个身,却一把摸到了温热的人体,抬头一看,正是西门庆那小畜生。抬手就想打,却发现手臂被他紧紧地箍在怀里根本动弹不得,张嘴想骂,整个喉咙都火烧火燎,话都讲不出来,只能发出些意味不明的“啊……啊”。话说西门庆被怀里的人动静也弄醒了,一醒来看见武大郎正对着自己张着嘴,高兴坏了,一个深吻就狠狠吻了上去,直到觉得怀里的人快没气了才舍得放开。末了还微微一笑“娘子,早上好。”

    早晨的阳光还不算太过热烈,透过窗外的树荫细碎的洒下来,照射进房间正映在西门庆的背后,武大郎朦胧间看到的他笑的温润如玉,美如谪仙,一时间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太美的事物总是让人糊涂。

    怀里抱着武大郎不肯松手的西门庆不厌其烦的说着昨晚翻来倒去的那几句话。西门庆也是苦恼,平日中若让他说情话,绝对可以三天三夜不带重复样儿的,到了武大郎这里,紧张的话都说不溜,能把那几句翻来倒去的说出来都很不容易了。即便是那样,这些话也叫从小没受过什么宠爱却饱尝人情冷暖的武大郎软了心。也罢,潘金莲背叛自己也只怪上天给了自己这般的外貌,本也就是自己配不上,却还想霸了那美好的东西,最后落得这个下场也实在是咎由自取。这般想着,枕边西门庆的温言软语也听不大进去,自己这样的人也就该有自知之明。以后再也不要招惹这样的人物了。

    想着这样的心思,耳边尽是西门庆呼出的温软气息,身体极度的疲累,靠着身后人火热的怀抱,眼睛也就迷糊了,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西门庆看着怀中熟睡的人,心里柔软成一片,从来不曾有过的感情在心底发酵膨胀,满满的都是甜蜜的味道。

    正看着武大郎的脸庞出神,房门外却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老爷”。微微蹙起眉,管家孙叔一向知分寸,既然这个时候来打扰,看来必定会是有重要的事情了。西门庆轻轻的将手臂从武大郎的头下抽出,生怕惊醒了身旁人的睡梦。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俯下身子给熟睡的武大郎一个吻,理了理衣领,系好腰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