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西门庆和武大郎(H) > 分卷阅读6
    出了房门。

    “老爷,今天早晨药铺总馆发现了一笔账目的纰漏,请老爷过去查看。”西门庆点点头,末了,回身对孙管家说,等会告诉厨房弄点清淡营养的粥类食品给大郎送过去。纵是孙管家在这西门府工作了不少年数,早已练就一张风云处变不惊的脸也忍不住有些颤动。西门庆何时有过这样的认真小心又略带讨好的表情。“是,老爷。”

    武大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身后的地方还是感觉火辣辣的疼。自己原来的衣物在昨晚那场战事中早就被西门庆撕扯得根本遮不住身体。看到床头摆放着一套崭新的衣物,武大郎顺手伸手去拿,顿了顿,又想到了什么,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穿上自己原来的衣物。努力的扯着,希望恢复原来的样子。桌上摆放的肉粥浓浓的香气扑来,饥肠辘辘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出了声。武大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暗自骂道“他妈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看着院外没人迅速地走了出去,一路跌跌撞撞找不到出口,绕了半天才看到个偏门,急忙从偏门跑出了西门府。武大郎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茫然的很,脚步习惯性的往家里走。昨日疯狂的砍死潘金莲的场景却从脑海中清晰浮现出来,他实在是怕了,恨不得马上远远离开这个城市。这样打算着,武大郎最终还是决定回家一趟,收拾些细软,然后就寻着个乡野荒村的地以后待着。

    回到家里,发现昨日的凶案现场确实干净得很一点也看不出什么痕迹,心里奇怪着,但因为急得慌,也没有多想。慌慌张张扒拉了几件衣服,揣上为数不多剩下的铜板就上了路。但想他身材矮短,行路速度本就是慢的很,再加上生怕自己的凶杀行径暴露,一路遮遮藏藏。到了晚上也不过出城几里路远,但怎么说也是荒郊野外,深夜露水重的很。武大郎被冻得瑟瑟发抖,只能寻着个野草长势高的地方坐下,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试图减少接触在空气中的面积。本就是被西门庆折腾了一夜,加上没有吃饭还走了不少的路,在这寒夜里受冻,武大郎很快就感觉到头晕晕沉沉,胀痛的厉害,只好试图入睡来减少痛苦。

    八动心

    絮言絮语我家大郎终于感觉到了傲娇的西门小官人的温暖啦~

    话说西门庆这边药铺账目的事情确实棘手,一天也是忙得焦头烂额,等到终于办完了事情,天也已经黑了。想起府中那个人,心头一荡,急急忙忙的往回赶。等回了府,顾不上还没有吃饭,抬腿就直奔自己的卧房。半道上却被孙管家拦住了,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低着头的孙管家,西门庆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

    “老爷,武公子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

    “午膳时间过后,雪儿想去收拾,结果发现武公子就已经不在了。”

    “废物!我养你们一群废物干什么!”西门庆气的抬脚就踹倒了路边的石椅。

    “找!还不给我滚去找人!找不到人一个都别给我回来了!都给我滚!”西门庆记忆中自己似乎还没有发过什么火。他也清楚,愤怒是一个有害无利的情绪,它会干扰你的判断,除此之外别无用处。平日中总是一个风流成性的翩翩公子,商场上是个温和谦逊谦谦君子背里却阴狠狡诈。谁让他吃了亏定是要不动声色的在日后讨回百倍千倍。

    而今,一个武大郎却逼得他大发雷霆。府中的下人们也都被吓得战战兢兢,一个个丝毫不敢怠慢的提着灯笼出去寻人了。

    西门庆在房中左右踱步,终是忍不住,出了府门,要人牵来云影,一个翻身上马,急急地出去寻人去了。先是城东武大郎的家,进了房门发现很多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看来是已经收拾东西跑了。西门庆冷冷一笑,武大郎,你最好是别让我逮到,不然老子绝对弄死你。

    使劲一夹马肚,向着城外奔去,一路上盯着眼睛丝毫不敢放松注意力,都已经离城十几里了,还是没见着人。西门庆此时一肚子的焦躁,现在要是有人在他面前,他都恨不得杀人了。天都微微泛起了鱼肚白,一夜未合眼,又未进食,西门庆此刻也觉得疲惫不堪。骑着马缓缓的往回走,眼睛却还是四处打望着,希望能看到些什么。

    也终亏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离城几里的地方一处高大的野草堆里恍惚看到里面藏着个东西。西门庆抱着侥幸心理下了马,拨开了野草,看见武大郎正是在里面躲着。看到人的那一刻,西门庆的心里还真是无法描述,既愤怒又惊喜,既委屈又酸楚。他气得不轻,伸手就对着武大郎一巴掌扇过去,却不料草丛里的人没有丝毫反应,这下西门庆慌了,急忙走近了。发现武大郎却是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很,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西门庆也顾不上生气了,一把打横抱起缩成一团的武大郎,慌张的很“大郎,大郎!”怀中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伸手放到武大郎的鼻子下,感受到浅浅的呼吸,一颗怕的几乎停跳的心才稍稍安稳了点。急忙抱着武大郎就上了马,一路上风驰电掣的回到了府中。

    “孙管家,快点去请大夫!请最好的大夫来!”孙管家看着自己老爷慌张的抱着武大郎回来,心中哎哟一声,赶紧去了医馆请了大夫回来。

    “这位公子并无大碍,只是身体虚弱又加上染上风寒。我开上几贴药,服上半月,好好调理,自是会好。”大夫诊治完毕这样说,西门庆才是松了口气。又连忙说道“大夫,用最好的药。”

    大夫慢悠悠看他一眼“对症下药,公子无需小题大做。用太过名贵的药材对那位公子的病只是有害无利。”西门庆这才噤了声。

    待到大夫走后西门庆才觉疲累,随意沐了个浴,填了肚子,便爬上床歇息,紧紧圈着武大郎在怀里才安心睡去。

    武大郎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大脑还短路了很久。恍惚间记得自己昨天是逃到了城外的野草堆里面,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也没有了之后发生种种的记忆。看着眼前的人,心情是复杂得很,怎么又和他搅和到一起了,只要与他相关的事情就没什么好的。动了动被身旁人紧紧箍住的身体,却不料换来一个更紧的拥抱。西门庆还无意识的蹭了蹭他的脸,丝毫没有醒的迹象。抬眼看去,头上那张绝美的脸上眼睛下面淡淡的青黑的颜色很是明显,看来西门庆大概是一晚没睡,困倦的很。

    武大郎只记得昨晚又湿又冷的处境,现在被拥在这样一个温暖紧实的胸膛前,竟是舍不得离开半点。鼻前闻到的还是西门庆身上淡淡的幽香,甚至带着点清晨露水的清冷的味道。脑海中的想到昨日晚上的事情,武大郎感到脸上都烧了起来,不自觉往西门庆的怀里钻了钻。太过温暖的怀抱总给他一种自己正被人深深喜爱着的错觉,内心竟不自觉的渴望时间就停在这里

    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