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西门庆和武大郎(H) > 分卷阅读7
    情浓收藏书签絮言絮语剧情章还是,大家不会觉得很废柴吧。。。

    下一章要上H了?应该是的吧~~

    他很清楚自己在旁人眼中的样子,不仅家世贫困,长相更是可怖。从小便是受尽了旁人的奚落,性格也渐渐变得胆小又懦弱。这一生不渴望有人真心实意爱着他,只是一味的付出。以前是弟弟,弟弟走了之后更是掏心掏肺的对潘金莲好,希望有一天潘金莲可以真的喜爱上自己。但是这次的打击确实令他崩溃,小心翼翼的封闭了自己,再也不敢相信别人了。但是身旁人温暖的怀抱却再次唤起了他对久违的爱的渴望,想起那日晚上西门庆的爱语。武大郎真的茫然了,这是真的吗?为什么这么美好的人会喜欢自己?这次自己还能相信他人吗?

    但他也本就是个粗汉子,哪里想得出来些所以然,常年被生活的压迫早就形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之前那般失控也就是一时怒极攻心,无意识的爆发。现在看着既然挣脱不了这个眼前这个人的纠缠,也没了办法。

    西门庆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感到自己怀里抱着的温热的躯体,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低下头去正对上武大郎眼睛,想也没想就吻了上去。越是接近就越是想要更多,恨不得把怀里的人拆皮扒骨的吃下去,让他再也没有办法逃离自己身边。舌尖不停地在他温热的口腔里面舔舐,尽数将武大郎口中的唾液交换到自己口中却还是意犹未尽。直到感到怀中的人快要窒息了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看着身下那因为刚刚的亲吻而脸色潮红的武大郎,西门庆之前因为他逃走的怒气早就荡然无存了,只想着怎么可以让武大郎接受自己。动了动身体,靠在背后的软枕之上,将武大郎拥在怀里。低头细细密密的亲吻着他的脸庞,想了半天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怀里的武大郎看着抱着自己的人,昏暗的房间里面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但终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那个,你……你为什么要把我找回来?”

    西门庆先是一愣,接着轻声笑了出来低头轻轻地蹭了蹭武大郎的颈脖“我的大郎,难道那日我说了那么多,你只当我是玩笑吗?”武大郎被他这样温柔的对待着,不自觉的就红了脸:“唔……那个……嗯……”说了半天支支吾吾没说出个完整的句子。西门庆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抚上了他脸“大郎,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我……那个,我确实之前的生活很荒唐。但是,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其实当我知道自己喜欢上你之后,我也觉得不太相信。”

    “你……”

    “大郎,等一会,让我说完。”西门庆顿了一顿,眼睛深深的望进武大郎的眼睛里,顿了一顿又继续说道:“以前我生活在一群女人之中,但是我从来不觉得开心。直到后来遇见了你,你可能不知道,其实后来我每天都有去城东看你。渐渐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只知道每天看不见你,我就好难受。”

    “大郎,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一定会向你证明我对你是认真的!”西门庆急切地说道,拥着武大郎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了。

    “我……我不知道。”武大郎低下头,红着脸摇摇头。西门庆眼里的灼热几乎要将他融化了。

    西门庆含笑看着快要把头埋到被子里面的武大郎,伸手一把把他捞了出来“娘子,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当你默认了。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好不好,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谁是你娘子!老子才不是你娘子!”武大郎听到这不要脸的称呼,脸红的更是厉害了,恼羞成怒的吼着。

    “嗯,好好好,不过既然都这样了。娘子,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些应做之事呢?”西门庆一双凤眸微微一眯,冲着武大郎风情万种的一笑。武大郎立刻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痴痴的望着。西门庆忍着笑,一双手慢慢讲怀中的人的衣裳不知不觉的褪下。翻个身将武大郎压在身下,唇舌尽情的在身上游走。正是情浓之时,西门庆觉得仅仅只是亲吻,自己下面的欲望就已经坚硬如铁,几乎已经蓄势待发了。正急躁的扯下武大郎的裤子,突然听见他肚子发出了“咕”的一声,武大郎听到这声音也几乎羞红了脸。

    “是我不好,差点忘了你本就虚弱,又是长时间未进食。我马上就让人送些吃的进来。”西门庆爱怜的抚着身下人的脸说道。硬是忍下自己汹涌叫嚣着的欲望,穿好衣裳走了出去。武大郎在床上脸早已经红透了,身体因为那晚极度舒爽的经历自动起了反应,想而刚刚的自己心里却也竟是有着隐隐的期待。

    本就过于美好的人,太过温柔,让人不得不沦陷。

    十温情H上

    絮言絮语我知道其实大家都是肉食动物的,所以我来上肉了~

    这篇应该很快就完了,因为是短篇,本来就是没有构思好,脑一抽就鸡血的写了,可能烂尾。。。

    饭桌上,武大郎一直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原来那西门庆硬是要自己坐在他的怀里,连饭菜都是一口口喂食,别扭得很。但武大郎从小生活贫困,加上有几乎俩天没有吃饭,实在是饿的紧,看着桌上的美味,哪里忍得住。磨磨蹭蹭,一餐饭总算是在万般别扭下结束了,最后,西门庆舀上一勺鱼汤“来,喝一口,这个对身体可好了。”

    想这武大郎却是对鱼却是没有好感,只感到一股腥味扑鼻而来,竟有点想吐的欲望。连连的摆手摇头“不要喝。”

    “这汤可是对身体好得很,听话,来,张嘴,喝进去。”西门庆只好哄着他喝。

    没想到武大郎这态度是坚决的很,只是紧闭着嘴巴连连摇头。

    西门庆笑了出来“娘子,你还真是可爱的紧。那没办法了,只好这样让你喝了。”

    在武大郎疑惑的目光下,西门庆将那一勺鱼汤喝进了自己嘴里,然后迅速的捧着武大郎的脸,嘴唇就狠狠的吻在了一起。

    武大郎只觉得一阵眩晕,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一股热热的汤汁从喉咙中流淌了下去。舌头扫过武大郎的牙齿,口腔,卷起他的舌头和自己一起共舞。舌尖被西门庆狠狠的吮吸着,武大郎只觉得一阵酥麻的电流从身体里面窜过,只能生涩的躲避着西门庆在自己口腔中四处滑动的舌,但西门庆却根本不放过他,舌头霸道的掌控着他。不知不觉,竟也沦陷在这激烈的快感中,手都环上了西门庆的脖颈。

    “唔……嗯……啊啊”无意识的呻吟不时的从口中泄露出来。

    看到这么诱人的场景,西门庆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抱起怀中的人,轻轻的放在床上,随即覆了上去。

    西门庆亲吻过无数双的娇艳红唇,却从未感觉到有一双唇有眼前的这个美味。吻的太过忘情,等到分开的时候,暧昧的银丝牵连着。身下的人一脸潮红,双眼也满是水汽,迷蒙的看着他。那张黝黑的脸却是该死的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