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西门庆和武大郎(H) > 分卷阅读8
    西门庆只觉得身下一紧,性器胀的都已经有些微微发痛了。

    “大郎,给我好不好?”轻轻地低下头,鼻尖对着鼻尖,磨蹭着。

    意乱情迷之下,只看着身上的人绝美的脸庞,不自觉的就点了点头。

    看到武大郎的反应,心里突然就觉得一下子被什么填满了。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直接抱住武大郎就在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今晚可不会让你睡了。”

    虽然下身胀的有些痛,但西门庆心里却只想着好好的享用身下的人。轻柔的吻从额头落下,一路向下,眼睛,鼻尖,直至又来到那张已经被亲吻的有些红肿的嘴唇。西门庆抬眼含笑的看着武大郎,身下的人被他看得急忙向扭开头去。西门庆用手圈住他的头,轻轻地落下一个吻。在他耳边吹着气,直到看到那原本就不白皙的耳朵一点一点的变红,舌尖甚至钻进了耳道滑动着,听着身下人越来越重耳道喘息声,心里满足的说不出的幸福。

    含住武大郎上下滑动的喉头,用牙齿轻轻地啃噬着,引来一阵小小的呻吟。最终来到胸前俩朵花蕊,直接将右边的乳头含进嘴里,重重的吮吸着,武大郎的呻吟瞬间变的高亢起来。舌尖细细的在乳晕上扫着圈圈,还不时的用牙齿啃噬着。

    “啊……不要……不要了……啊”武大郎难耐的拱起身子,想逃脱这磨人的感受,却将自己的乳头更进一步的送到了他的嘴里。

    “不要?可你的身体可不是这样说的哦。”西门庆吐出口中的乳头,改用手指轻轻拨弄“你看,它都已经硬成这样了,跟小石子一样呢。”右边的乳头经过刚刚那一番折磨,胀大了许多,原本的深褐色也已经成了灿烂的嫣红,在这黝黑的皮肤之上看上去格外的诱人。

    “不要……啊……这边好难受……”尝到了这般的快感,左边的乳头却更感到空虚,内心希渴望着刚刚那般的蚀骨快感。

    “哦?哪边好难受啊?”逗弄着身下的人,西门庆仍不轻不重的揉弄着右边的花蕊。

    “唔……啊,就是……左边”

    听着声音里都隐隐约约带上了哭腔,西门庆也不再逗弄他,俯下身去舔舐着左边挺立的花蕊。右手还也不冷落了另一边的乳头,直弄得武大郎发出淫叫“啊,嗯……啊啊……”

    直到将两边都舔舐够了才放开,此刻武大郎身前的两个乳头嫣红的挺立着,肿胀的如樱桃般大小,还泛着诱人的水光。看着身下人沉溺在情欲中的性感表情,西门庆几乎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奔腾的欲望了。

    玉白的手指一路顺着腹部滑下去,暧昧的画着圈,最终一把握住武大郎的分身,轻轻套弄着。

    “啊……啊……慢点啊……”武大郎感到潮水般的快感向他涌来,只能在身上那绝美的人带给他的情欲之海中浮浮沉沉。醉卧美人席于2013-09-0620:51发布十一温情H中收藏书签絮言絮语下一更还会有更好看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QAQ

    掰开他的大腿,将两条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将那粉色的小穴更加清晰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因为紧张,武大郎那里的小穴还一吸一合的动作着,一想到这里面的高热和紧窒,西门庆几乎想立刻冲进他的身体死命的撞击。为了不伤到身下的人,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的欲望。但西门庆觉得可能自己的理智也保持不长时间了,忍耐几乎要到达了极限。

    突然感到身后那本用来排泄的地方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柔的扫过,那柔软的触感给了武大郎极致的快感。忍不住的抬头向下看去,发现西门庆正舔舐着哪里,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啊……啊……不要……那里好脏……啊!……”

    “一点也不脏呢,娘子的小穴可爱的很,你看,它把我的舌头都咬得好紧。你这贪吃的小嘴……”仿佛是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西门庆用力的将舌头一顶,滑进了那小穴之中。

    “啊!啊……西门……”

    舌头模仿着性器进出的抽动,舌尖偶尔在那紧窒的通道中滑动,吮吸着武大郎身后的小穴,直舔舐的身下的人浪叫连连。

    “啊……啊!……快进来……恩啊……快进来……”感到身后的小洞的空虚,舌头完全满足不来,全身酥痒的紧,只想有什么可以填补身后的空虚。

    “要什么快进来,嗯?”总是忍不住想看更多身下人的样子,西门庆继续坏心眼的逗弄着。

    “别这样……啊……快进来吧……啊啊……”

    “别哪样啊?”西门庆直起身子,一手重新抚上武大郎胸前的乳头,一手抽插着身后贪婪的小穴,一边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蛊惑到“说要我的大肉棒,说出来就给你。”

    “西门!……啊……!啊……”身上最敏感的两个地方同时遭到玩弄,武大郎身后的小穴更是酥痒难耐。眼角都红了,只好抬起屁股,在西门庆的胯部稍稍的磨蹭着。

    感受到武大郎这样的动作,西门庆只听见自己大脑中轰的一声,几乎什么都想不了了,只想狠狠的贯穿身下的人,看着他被自己操到射,被自己操到哭。

    西门庆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竟然可以有这么好的克制力,因为他竟然忍住了着几乎脱离一切的欲望,继续在身下的武大郎而边低声说道:“娘子,想勾引为夫,嗯?你今天要是不说,我就不进去,不如就一直这样,可好?”

    武大郎几乎都要哭了,这么羞耻的话怎么说的出口。但是身后的小穴空虚酥痒的不像话。“啊……我,我……啊……我要你的大肉棒进来……快进来……操我”

    终于听到这样的话,西门庆立刻用力捅进了小穴,整根肉棒都被柔软的肠肉包裹着“啊……娘子你真是……啊……太紧了”西门庆舒爽的不能自已。不等稍作片刻就立刻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整根没入,抽出,再大力的捅了进去。身下的武大郎被捅的几乎都叫不出来,只能紧紧地攀住西门庆的颈脖,两具身躯毫无缝隙的紧紧贴合在一起。

    “啊……大郎……我好爱你……好想就这样……把你操死在我身下”狂乱的摆动着胯部,狠命的撞击,身下的性器每一次抽出就被媚肉紧紧缠住,可怜巴巴的挽留着。西门庆被刺激的几乎已经理智全无,只像个初识情欲的男子,只能越来越快,越来越深的埋进身下人的身体里,甚至恨不得连两个蛋蛋也塞进去。

    顶到武大郎体内的一点,身下的人发出更加高亢的呻吟,脸腿也自动的紧紧夹住西门庆的腰肢,屁股不停地向前耸动,迎合着他的撞击。

    “啊……啊……西门……快点……死劲操我……啊!”

    武大郎终于在又一阵快速强烈的撞击后射了出来,西门庆顶着射精的快感继续冲刺着,只把身下人捅得高潮不断,最终才在小穴媚肉一阵强烈的收缩后将白浊射进了武大郎的身体里面。

    武大郎还沉浸在刚刚高潮的余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