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西门庆和武大郎(H) > 分卷阅读9
    全身瘫软的动都不想动。西门庆将人搂进怀里,细细密密的吻接连落在他身上的各处。武大郎只觉得舒服,他身上的温度本就比西门庆要高些,经过刚才那场疯狂的性爱后,贴在这样一具微凉的身体上,舒爽得很。便是不自觉的向他怀里靠去,忍不住的磨蹭。

    这不磨蹭还好,只轻轻一磨蹭,西门庆只觉得刚刚才发泄过的分身又迅速地硬了起来。好笑的看着这个躺在自己身上点火还毫不自知的人,这可不能怪他。这火既然挑拨起来了,想要消下去可就不容易了。醉卧美人席于2013-09-0822:21发布醉卧美人席于2013-09-0823:42最后修改十二温情H下+ending收藏书签絮言絮语这篇文到这一章就算是完结了~

    多谢各位的捧场,因为这是我的第一篇文文,每看到有一个评论,多一个孩纸收藏,我都会非常开心的!真的谢谢你们的支持!

    本来其实就是当练手的H小短文写的,后来还又多加了一场H,写的不好,多多包涵~祝食用愉快!

    低头轻轻的在他耳边呼气道:“大郎,你知道刚刚你做了什么错事吗?”武大郎被这气息扰的耳朵痒得很,动着头想躲避这般的骚扰却被西门庆紧紧地圈住,不准动弹。他只好有点茫然的看向抱着他的人。

    被武大郎略带湿润的眼神看着,西门庆感慨一声,这他妈可真是犯罪啊!紧紧握住了武大郎的手,引导他向下伸去,直到覆到自己的火热上。“看看,这可是你干的好事。”

    武大郎的手覆在西门庆的巨大上,手掌都感觉被那温度烫的灼热。惊吓的赶快把手往回撤,却在半途中被西门庆一把逮住“娘子,不要怕,这可是能让你快活的好东西。”听到这般的话,武大郎自然的想起就在刚刚着巨大之物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来回贯穿,不仅羞得满脸通红。西门庆看到这般的景象心里却更是喜的很“大郎,来,顺着摸摸它,相公我好生难受啊。”说罢还双目含情的脉脉看着武大郎,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武大郎被眼前的一张美人脸迷得神魂颠倒,哪里想得到刚刚自己还被他吃的渣都不剩。一双手生涩的在巨大的男根上上下撸动着。西门庆虽说也是经历过性爱无数,但这样被自己深爱之人服侍倒还是头一遭,虽然武大郎的手法生涩的很,却也让他从心底里舒爽。且武大郎由于常年劳作,一双手很是粗糙,比起那些脂粉女子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大郎,来,坐到我身上来。”西门庆双脚踏在床下的木踏上,坐在床上,半目含笑的说着。见半天武大郎也没动,估摸着又是害羞了,也没多说,伸手就将他楼到了怀里。让他的双腿大张,背靠着自己的胸膛。身下的巨物早就蓄势待发,对着武大郎的小洞就是一插到底,双手猛地放开他,由于重力的作用,男根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插的武大郎大叫出声“啊……啊啊……你……”

    “娘子,你这里面还有刚刚我留下的东西呢,里面好滑好舒服啊……啊……”经过刚刚的那场床事,现在的武大郎几乎已经累得没有了力气,只能随着西门庆的顶弄。每一次撞击之时,正好身体也落下,巨根好像顶到了最深处,感到肚子都快被顶破了。

    “啊……啊……慢点干……我要被你……啊……插破了……”无意识的狂乱的摆动着腰,嘴里突出些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淫词艳语。

    “嗯……怎么会呢……啊……大郎你的小洞……可贪吃了……一直缠着我呢……啊”

    又是一阵狂乱的抽插,感到怀里坐着的人不安的扭动着。

    “啊!……停一下……啊……停一下”武大郎脸色潮红,不停地喊叫着。

    还以为他怎么了,西门庆赶紧的停下了撞击,将怀里人汗湿的头发捋到耳后“怎么了?”

    “我,我要解手……”武大郎的脸几乎已经红的不像话了。西门庆听罢,没说话。武大郎只觉得下身又收到重重的一个撞击“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停下……啊……啊啊……我真的要解手,要尿出来了……啊……”

    “那就尿出来吧,啊……我要把你操到尿……唔……”西门庆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抽插撞击,淫靡的水声和啪啪的撞击声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情色和淫靡。找准小穴内的那一点,西门庆先是缓慢的在上面研磨着,直到感觉到身下的人大腿根部都开始颤抖,又开始了快速猛烈的抽插。

    “啊啊……我真的要尿了……”自己被以小孩把尿的姿势坐在西门庆的身上,身后的小洞被男人不停的贯穿着,胸前的乳珠也被玩弄着。嘴里还发出各种淫荡的叫床,武大郎感到羞耻的没法见人了,声音颤抖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西门庆见状,轻轻地舔舐了他留下来的泪水,温柔的在他耳边说着“乖,尿出来吧。我要看到你最真实的样子,唔……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啊”

    双手插在武大郎的腋下,抱紧了他,使劲的往下按着,同时分身不停的用力上挺,又是几十个大力抽插。

    “啊……啊啊!”一阵高昂的呻吟后,淡黄色的液体从武大郎的柱身中喷涌出来。羞耻的眼泪往下直流,却也因为这该死的羞耻感,高潮的感觉更是汹涌的一塌糊涂。身后的小穴不要命的拼命收缩着,西门庆被夹的几乎舒爽的没了神智,只觉得尾椎都发麻。

    西门庆只觉得这是他这辈子经历过最酣畅淋漓的床事了,以前身体虽是兴奋,神智却清醒得很。而今怀中的这个人却让他尝到了时间上最甜美的滋味,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抱着清理后已经几乎睡着了的武大郎,轻轻地在他的额头映下自己的吻“大郎,我们说好了,你一定要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你真的要走,我绝不拦你。”

    武大郎恍恍惚惚间听到这样的话,不自觉的也就点了点头。

    三个月后

    “听说了吗?西门大官人的娘子长得可丑了!”

    “不会吧,西门大官人长得那么俊……”

    “我听说昨日大婚时,好多在场好多嘉宾都惊呆了呢,真不知那个娘子是何方妖物,长相那般还能让西门官人对她死心塌地,肯定是用什么妖法!”

    “西门官人还真是傻了,把那么多漂亮的侍女全部赶走了,竟然取了个这样的人做娘子……”

    “唉,你们知道吗?昨日我听到有人说西门官人娘子身形可是和城东卖烧饼的武大郎一般,真不知是真是假?”

    “谁知道呢!唉!现在有钱的公子哥不是成天花天酒地就是脑子不正常……”

    “话也不能这样说,西门老爷的手段大家也是有目共睹,不是他,现在阳谷县能有这么富裕?”

    “也不知有多少闺女要寻死觅活了……”

    “不过真是可惜啊!”

    西门庆的大婚很快就成为了阳谷县中最热闹的话题,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