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一觉醒来我穿到了女尊 > 分卷阅读161
    里嘀咕,看什么看啊,有什么好看的,她过一会儿肯定就走了。

    咬了咬唇,随后回屋做饭,做好摆上桌,犹豫了一下,又才轻手轻脚摸到门后,再次偷偷摸摸扒门缝,而这一次,却是再没看到那人了。

    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复杂,不知是何滋味。

    好在这次过后,他就再也没看到梁昭了,心上一轻,心想那人这回应该是不会再来了吧,毕竟自己都这么伤她面子了,这里的女人都那么看中面子,肯定不会再来了。

    这样也好,他可以一个人养这个小东西,不被人打扰,反正他这辈子也不打算小个人陪了,有了这个东西,以后有人养老,好像也不错。

    这回他是真希望肚子里这小家伙是个女孩儿,要是个男孩,以后嫁了人,他同样孤家寡人,他可不对这个社会的封建抱有什么期待。

    就这样日子平静地过了几个月,直到他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他心里虽然还是有些异样,可在强大的血脉的感染下,他竟也一天天平静下来,能轻松地面对大着肚子的自己,有时候甚至还会和这个时不时动一下的小东西讲故事。

    穿的上面他不在乎,可吃这方面他却很舍得,就怕肚子里的小东西吃不够,营养跟不上,所以特地请教了别家见过面的孕夫该吃什么,平日里也是按照这样的食谱来的。

    这天他正在街边选了一篮子菜,付了钱后随手将荷包往袖筒一扔。

    走到一巷口一家卖混沌的,他咽了咽口水想买,结果一摸才发现,他的荷包不知道掉在哪儿了。

    急得他连忙往回走,想起自己买菜还给钱来的,便朝卖菜的那儿去!

    却不想刚在半路就被人拦住了,“请问是韩公子吗?”

    韩言疑惑,“你是?”

    “这是你的吗?”那人摊开手里,里面放着的赫然就是他的荷包。

    他连声感谢,最后才离开的。

    只是这样的事最近出现的频率太多了,他出个什么事儿,或者落什么东西,都有人帮他,就好像……铲屎官?

    怪怪的……

    反正他上心了。

    不过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他渐渐没有别的心思去做别的事,只想安安稳稳把这小东西生下来。

    五个月的时候,正是大热的天气,回家的路上他满头的汗,脑袋晕晕的,本想撑到回家睡一觉,结果还没到家门口,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只是在昏迷前,隐约听见了一个耳熟的声音。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家了。

    昏昏沉沉地从床上醒来,就见到那个身影从门口过来,手里还端着碗什么东西。

    “这是绿豆汤,快喝了。”

    韩言脑袋还有点儿晕,没挣扎,待清醒过来才问,“你怎么在这儿,这些日子……都是你在跟着我?”

    “好歹我也是孩子他娘,就算不为你,为了他,我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吧?就像今天,要不是我,说不定你已经出事了。”她没好气说,气当然是气对方不好好照顾自己。

    韩言有些内疚,“对不起……”

    今天这事儿他也心有余悸,因此也不再拒绝对方的帮助了,毕竟她怎么说也是这小东西的娘,这话并没有错。

    此后梁昭经常出入韩言家里,渐渐的,韩言也习惯了。

    有次和一个夫郎聊天,对方还感叹说,“小言啊,你家妻主已经不在了,可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总不能一直无依无靠吧?我看小梁挺不错的,也不介意你嫁过人还有孩子,觉得顺眼了就嫁了吧!”

    韩言心中憋屈,明明这小东西就是那家伙弄出来的!

    他鼓着脸,“我对我妻主忠贞不渝!”说完就走了。

    接下来几天,都看梁昭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直到梁昭消失,再也没出现在这儿,他才开始心慌了。

    晚上久久睡不着觉,白天干活也注意力不集中,没办法,看着他那大肚子,酒楼老板给他放假了,也没扣工钱,让韩言说了好多声谢谢。

    他忽然想到,这段时间以来,梁昭为他做过不少,可他一次谢谢也没说过,心中下意识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但其实,这是不应该的。

    毕竟梁昭有责任的只是孩子,而不是他。

    心中被失落填满。

    心想那家伙要是出现一次,他肯定会说声谢谢。

    可是这样的愿望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他都没能再次看到那人,心中酸涩,忍不住委屈,“还说什么负责负责,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了,就知道是骗人的鬼话!”

    “我从不骗人。”声音从门口那里传来。

    韩言抬头呆呆看过去,反应过来,这才快速用袖子在脸上狠狠抹了两把,眼睛确实越抹越红。

    “某人不是不想看到我吗?”门口那人笑问。

    韩言红着脸抿唇,“我不想看见你,那你走啊!”

    “那不行,我女儿还在这儿呢!”

    韩言不想理她,转身就准备回屋,后者却快速上前,将人从身后抱住,让人挣扎不开。

    “我回家是去说服我父母了。”

    韩言挣扎的动作顿住。

    “要嫁给我吗?”

    韩言咬唇。

    后面的人继续说,“再过两个月,我就二十你,你要是不愿意嫁,我就得娶别人了。”

    韩言瞪眼,这才想起那个女子二十岁必须娶亲的规定,心上一紧!

    “所以你愿意吗?”

    半晌,她才听见一道带着哭腔的声音,“你就知道逼我……”

    梁昭不语,这是事实。

    抹泪,“好吧,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