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该你亲我了[校园] > 分卷阅读68
    通扑通快跳出心脏了!

    (六)

    班里组织秋游,有人组织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太俗了,他妈都玩腻了的游戏,祁煜和毛子没参与,坐在旁边的烧烤台上烤烤串。

    结果那酒瓶子“咕噜噜”的就指向了宁矜,班里有人起哄,问宁矜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宁矜长得好看,但碍于读书成绩实在太好了,又不怎么爱说话,一看就特别难撩,但班内暗恋她的男生并不在少数,因此便有人借着这个机会,好打听一番她的喜好。

    宁矜红着脸,小声的说,“读书好的。”

    众人感慨,果然学霸就是喜欢学霸,一点也不含糊,班级前几名的男生瞬间觉得自己脸上有光,坐姿都正了不少。

    祁煜其实也竖着耳朵听着,一只手正撒着辣椒粉,听见她的回答后他的手一抖,辣椒粉便倒多了,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凶巴巴的把那串羊肉串递到了毛子眼前,“你吃!”

    毛子哭丧着一张脸,“老大,你想整我你就直说。”

    顾昭昭敏锐的发现,自家那个不学无术的叛逆儿子,秋游回来竟然破天荒开始学习了!

    晚上看见他台灯亮着,她心道许是他又漫画书看睡着了,准备进去给他关个灯,结果看见他满桌的教科书,震惊的赶紧跑回卧室和祁年汇报,祁年在看书,倒是没有太惊讶,“可能有喜欢的女生了?”

    顾昭昭想了想,觉得也是。

    她当年好像也是因为想赶上祁年,才好好学习来着的。

    想到这里她又骄傲了些,“你看,我儿子这点随我,都喜欢读书成绩好的。”

    祁年不满了,他把书放了,身子一转就压住了她,“这么说,当年你是看中了我的学习成绩?”

    顾昭昭在他怀里咯咯咯的笑,故意气他,“是啊,也许年级第一不是你我就不喜欢了。”

    (七)

    期中考的时候,祁煜考了全班第10,震惊了所有人。

    班主任老傅看着他的卷子颇为欣慰,“果然没给你安排错同桌。”

    祁煜这个时候觉得老傅的安排简直英明之举,难得的狗腿了一点,“我觉得宁矜这个同桌特别好,对我学习帮助特别大,我以后就和她坐吧。”

    他特地把自己的所有卷子都叠起来,露出每章卷子的分数,整整齐齐的摆在右手边,就指望着宁矜能夸夸他,结果宁矜却什么表示都没有,叫他心中颇为失落。

    一定是我的成绩还不够好!所以她不喜欢我!

    他心里痒痒的,心想不就是学习么,小爷我还从来没怕过什么,因此格外刻苦,发愤图强,直接引起顾昭昭的强烈重视,连给他的生活费都多了不少,语重心长的拉着他教育,“和女生出去吃饭要带她去好一点的店啊,她要喜欢什么就都给她买。”

    祁煜一惊,闹了个大红脸,“妈,你都知道啦?”

    顾昭昭拍了拍他的手,比了个耶,“加油儿砸,有困难和妈说!”

    “……那给我请个家教吧。”

    祁煜是个急性子,他既然向她证明自己,他就等不及了,下一回考试是期末考,他得一鸣惊人给她看。

    顾昭昭满意的不得了,恨不得让儿子带着她去见见那个小姑娘,这么励志的事儿可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她以后得好好感谢感谢这个让儿子发愤图强的女孩子。

    请了家教后的祁煜格外的刻苦,常常天还没亮就起来背单词,顾昭昭看的动容的不得了,无比感慨的和祁年回忆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苦逼的熬过来的。

    祁年却不以为意,觉得理所应当,把顾昭昭气了个半死。

    祁煜就这样卖力的学了一阵子,期末悄然而至。

    到了期末考放榜那天,他信心满满的邀请宁矜放学后一起走,宁矜的头发已经长了一些,脑袋上戴着他送的粉红发卡,整个人看起来可爱极了,听到他郑重其事的邀请,捂着唇说好。

    祁煜果真考取了班级第一,一跃成为了高二年级的神话,甚至还压了宁矜五分。

    老傅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下巴都快仰上天了。

    于是到放学后,他就巴巴的拿着卷子给宁矜看,“我考了全班第一!”

    宁矜:“祝贺你。”

    “那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他把卷子塞到她手里,一本正经道,“现在我也是好学生了,你可以喜欢我吗?”

    “啊?”宁矜反应不过来,却也羞红了脸,自从发卡事件后,她对祁煜也总有一种莫名的在意感,当看到他开始发愤图强的时候,她又欣赏了他几分。

    可她从来没想过,他发愤图强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她的那句话!

    “好不好?”他跟只大狗一样,在她身边来回的蹦,心里紧张的要命,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上心,他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得到的答案是否定。

    宁矜看着他,感觉他像一只大狗一样,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发,咧了咧唇,“考上和我一样的大学我就答应你。”

    祁煜一听,乐得不行,她并没有拒绝他!

    他实在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她的脸蛋香甜,透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他激动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好挠了挠头,“这是我提前预支的,你等我!”

    他说完,又笑,嘴角的弧度弯弯,笑的灿烂明媚,仿佛这机会唾手可得。

    宁矜看着他,也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好啊,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