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楚留香传奇同人)菊内留香 > 第七十四章 番外之段小庄生子记
    故事发生在剧情结束很久之后,那时候段小庄和楚留香已经是一对恩爱夫夫,当然,适当的,段小庄会欺负一下香帅,然后在床上被香帅欺负回来……

    比如这次,段小庄又手贱了,趁楚留香睡着,把他的手绑在床柱上,意图爆楚留香菊花。

    段小庄骑在楚留香身上,把他的衣服扒光,露出均匀分布着肌肉的上身,肩宽腰细,蜜色皮肤,看得段小庄羡慕嫉妒恨得眼都红了,继续把裤子也脱了,然后淫笑数声,手指探向楚留香的菊花。

    陡然间,楚留香睁开双眼,“干什么?”

    段小庄被吓得往后仰,“擦,你想吓死我啊!”

    楚留香看了看自己被丢到一边去的衣服,无奈地道:“你又准备搞什么了。”

    段小庄凶狠地道:“为了惩罚你昨天向隔壁大妈抛了个媚眼,今天我要爆你菊花。”

    楚留香更无奈了,“你难道忘了吗,上一次你求了我很久,我也答应让你在上面了,是谁嚷着痛,哭着说不要做了。”

    段小庄面露羞惭,支支吾吾道:“这……谁知道你那么紧,夹得我黄瓜都要断掉了。”

    楚留香如果手是自由的,一定要摸一摸鼻子,“你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被人上过,既然你也知道很痛,怎么这次又打起主意了呢?”

    段小庄脸上的羞惭一下子无影无踪了,“人生总是要多点尝试啊,今天不爆完你誓不为人啊。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楚留香摇头,“是你先犯错误的,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段小庄直觉不妙,可楚留香的动作比他的思想快多了,一眨眼之间他的手就从绳索中挣出来了,轻叹道:“难道你忘了,我的缩骨功一点也不比我的轻功差。”

    段小庄奋力往后爬,被楚留香一把捞住扯回来,摁在身下,狠狠的扒光衣服。

    “有个东西,本来不想给你吃的,但现在可别怪我了,谁让你有不安好心呢,而且这会放不过,下回不知道你又要弄出什么花样来了。”楚留香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着,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个瓷瓶,往段小庄嘴里一灌,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冰凉叶天就进入他口中,楚留香一点他身体某处的穴位,他便呼叫也不及发出,将那药汁咽了个干净。

    段小庄再想吐出来已经来不及了,他掐着楚留香的脖子,“混蛋,你想谋杀亲夫吗,我死了你好去找胡铁花是不是?”

    楚留香一把握住他的黄瓜,挑眉,“等会儿你就知道我是不是要谋杀你了。”

    说罢楚留香直接提枪上阵,杀了段小庄一个片甲不留。

    食罢餍足,楚留香懒洋洋的靠在床头,就差“事后一根烟”了。

    段小庄龇牙咧嘴的掐他,“快说,那到底是什么药。”

    楚留香不怀好意的笑道:“你可以猜一猜。”

    段小庄想起前几日张简斋从江南千里迢迢跑来,和楚留香密谈了一会儿,怀疑的道:“药是张简斋给你的?什么效用?”

    也不像助兴的那啥药啊,喝了也没菊花更紧黄瓜更坚挺什么的…

    楚留香道:“我本来不想给你用的,只因此药太过逆天,以你的性格,也不会愿意。只是,谁让你不老实呢,我只好出此下策了。”

    还是没说到底什么用处啊,段小庄怒道:“你能直接说效用吗?”

    楚留香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过几个月你就知道了,现在说,恐怕你也不会信的。”

    段小庄当时没在意,以为楚留香在故弄玄虚,但是几个月后,他捶胸顿足的后悔,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段小庄发现自己最近有点不对,懒得出奇,嗜睡,贪吃,还爱吃酸的,简直就像个孕妇他是这么和楚留香形容的。

    然后楚留香的表情就有点怪怪的,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段小庄摸不着头脑,“难道踩他雷点了?丫雷点原来是男男生子么?”

    又过了两天,张简斋来了,笑的眼不见牙,兴高采烈的给段小庄把起脉来了。段小庄心说我这病是有多重啊,把张简斋都请来了。

    他百无聊赖的看张简斋摸脉,忍不住问道:“我这怀的男的女的?”

    张简斋笑眯眯地道:“极有可能是女孩啊。”

    段小庄嘿嘿笑道:“老头还挺幽默的。”他本想逗一逗张简斋,没成想这老爷子和他还说上了。

    张简斋捻着胡子,正色道:“这行医时,老夫从不开玩笑,不要因为女孩就不乐意啊,女孩有什么不好,香帅女儿,必有乃父之风,日后又是无数少男的梦中情人啊……”

    “打住打住,说什么呢你。”段小庄嘴角抽搐,一说女儿他又想到西门大妈的脸,还有楚留香对此念念不忘,搞得他都不知道怎么给楚留香解释了。

    张简斋认真的收回手,“我把完脉了,这回多谢贤夫妇了,老朽感激不尽,只是生男生女这一点,老朽还是坚持认为女儿也很好啊,可不能轻贱女儿,女儿才是应该娇养的……”

    老头说着又BALA开了,段小庄目瞪口呆,拉住他道:“等、等等,你不是在开玩笑?我怀了个女儿?”

    张简斋道:“可不是…你不知道啊?”

    段小庄喃喃道:“我先前是和你开玩笑的…”

    张简斋头皮发麻,挎起药箱,“香帅怎么还没同你说呢,太大意了,老朽先走了,香帅和你解释完我再来得了。”

    段小庄一把拉住他,“不能走!你给我说清楚先,我个纯爷们儿,怎么会怀孕?”

    张简斋叫苦不迭,“这还是让孩子他爹来解释比较好吧?”

    段小庄脑中猛然闪过一段记忆,“啊!是不是那瓶药?就是你给他的,他给我吃了…靠!男男生子要?你到底是哪门子的江南名医啊,没事你研究这个做什么?”

    提到医术,张简斋一下理直气壮起来。“这个怎么了?这才是为天下造福,为你们这种人造福啊。而且我还成功了,从此为就不是江南名医了,是天禧第一名一!”

    “是天下第一无聊人!”

    段小庄一推他,“老弱病残我一般不揍,你赶在我暴躁前赶紧走,我看你和楚留香才是天生一对……”

    张简斋不服气的道:“老弱病残后面还有孕呢……”

    段小庄:“……”

    张简斋:“老朽也不揍有孕者,你年纪轻轻,脾气也太不好了。”

    段小庄:“合着你个爷们儿要怀孕了还得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啊?我不揍你归不揍你,等楚留香回来你看我弄不弄死他!”

    张简斋顿时被他凶残的语气吓到了。

    “弄死谁呢?”楚留香跨进门,恰好听见最后几个字,笑眯眯的问道。

    段小庄斜睨他,“你。”楚留香看了看张简斋,“确诊了?”

    张简斋道:“应该三个月了,可能是女孩,不过香帅,尊夫人好像还不知道这事儿啊。”

    楚留香喜形于色,“真的有了?”

    段小庄怒道:“夫人个毛线!谁是他夫人,我是他大爷!”

    楚留香揽住他,“别骂了,会动胎气的。”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车开,拉住张简斋的手,“那药还有不,再给我一瓶。”

    张简斋道:“你做什么…?”

    段小庄:“一胎还一胎,我把他肚子也搞大。”

    张简斋:“…”

    楚留香拉住他的手,“你若是先将无恨生出了,我帮你再生一个,也无妨。”

    段小庄暴怒,“你才生西门大妈,你全家都生西门大妈!”靠,要不是不提西门大妈他还要感动一下,提什么西门大妈啊,谁爱生西门大妈谁生去……

    “你这是怎么了?”楚留香蹙眉道:“听说孕妇脾气都不好,唉,这样说生出来的女儿会不会脾气也随你啊。”

    段小庄好像真的觉得更烦躁了,“那你去找苏蓉蓉去吧。”

    楚留香叹道:“你何必又提她呢,蓉儿都是墨荆的人了,我们不提别人好么。”

    段小庄道:“滚蛋,除了苏蓉蓉你相好多的是呢,满地爬啊,你赶紧找他们生女儿去吧,还用不着吃药呢。”

    张简斋弱弱的道:“我先走了。”

    楚留香抽空做了个慢走的动作,又接着劝道:“我与她们早就断了,你何必揪着不放呢。”

    “因为你是楚留香!”段小庄愤愤的道:“你说,你和无花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楚留香无语道:“我能和无花有什么关系,况且他自蝙蝠岛后一直失踪啊。”

    段小庄道:“说不定你早就救下他,然后金屋藏娇了呢。”

    楚留香摸着鼻子道;“看来张简斋说的不错,怀孕的人多疑、脾气暴躁…”

    段小庄黑着脸道:“那我还真的让你看看,什么叫家庭暴力!”

    (以下省略若干血腥暴力内容,紧接着再省略若干不和谐内容)

    怀孕的男人,你伤不起啊!

    段小庄最开始以为自己穿的是种田,后来觉悟是同人,再后来醒悟是耽美同人,现在他发现,是恶搞耽美同人!。…男人都可以怀孕了,这还不叫恶搞么?这世界简直崩坏了。

    段小庄抑郁的躺在躺椅上,四仰八叉的摊开手脚晒太阳,五个月的肚子已经隆起,因此衣裳也是特别改制过的。

    一片阴影出现在上方,段小庄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发现是楚留香,他端着一盅补品,“起来喝汤。”

    段小庄:“我觉得我像个傻逼…”

    楚留香:“为什么?”

    段小庄:“我居然听你的话没把这玩意儿打掉…”

    楚留香蹲下来,眼睛和他平行,“这可是我们铁家的后代,怎么能打掉呢。”

    段小庄脸变绿了,“得了吧,这是个妹子,还不是要嫁到别人家的。”

    楚留香沉吟道:“说不定无恨可以学习一下水母阴姬和墨荆,等她长大后也许张建忠已经把女女生子的药发明出来了呢。”

    段小庄:“=口=!”

    楚留香:“你觉得怎么样?”

    段小庄:“你心够大的啊……”

    他要怎么说楚留香才好呢,自己曾经收过无数妹子也就罢了,有了女儿还想着让女儿也收妹子!这是怎样的超前意识啊!

    不过好像混进去什么奇怪的东西……

    段小庄想了一想,骂道:“什么无恨!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叫无恨!”

    楚留香柔声道:“那怎么行呢,你自己说过我们会有个叫无恨的女儿,现在女儿怀上了,当然是叫无恨了。你为什么清醒了就这么讨厌这个名字呢?”

    段小庄:那是因为那时候不知道你女儿是我生啊!

    段小庄内牛满面,撇头道:“自作孽,不可活……”

    楚留香:“你要放宽心,不然女儿生出(我觉得是该加个来的)就不漂亮了。”

    段小庄脑中短时便冒出西门大妈的头像,飘啊飘,当下黑线满脸。

    楚留香道:“先把汤喝了。”

    段小庄腻味道:“不和,哪来那么多事儿。‘楚留香认真道:”张简斋说了,你是男人,没有产道,孩子会强行从菊花中出来,这汤药可是能起到滋润肠壁作用的。“段小庄满脸黑线,“张简斋他就是个庸医,这什么方子,黄暴死了。‘楚留香:“你只是因为这汤药还要配合行房所以才生气吧……”

    段小庄“==”

    确实是这样…张简斋说了,他估算男人预产期和女人不一样,只要怀胎七个月,之前不但要汤药配合,还要孩子他爹人工开拓,使得胎儿不致难产。

    楚留香:“说到这个,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呢,我去把汤热着,咱们做完再喝也一样。”

    段小庄:“……靠!”

    楚留香将段小庄放在床上,从床头拿出张简斋特质的润滑膏,先放在枕边,吻了吻段小庄的鬓角,让他以趴跪的姿势扶啊在床上。

    段小庄窘迫的把头埋进松软的被子里,“太变态了这姿势…”

    无论多少遍,他还是不习惯啊不习惯。

    楚留香微微一笑,小心的在他身下垫了软枕,让字是更加舒适,这才将宽松的衣衫一解,整个堆在腰间,露出肩臂和大半背部。他低头顺着脊背一路稳下来,在腰身上舔吻,一手扶腰,一手则在远远的肚子上摩挲。

    段小庄低喘着道:“这种胎教……你女儿生出来正常就怪了……”

    楚留香的抚摸着肚子那只手往上移,捏住他的乳尖,含着笑意道:“那当然,我们俩生出来的女儿,怎么会和常人一样呢。”

    段小庄:“不是夸奖……”

    楚留香向上吮咬肩胛骨,“没事,我就当是夸奖。”

    段小庄:“别的不说,咱女儿的脸皮应该够厚了,不管是随你还是随我。”

    楚留香:“或许叠加起来呢?”

    段小庄:“…那她当女人够悲剧的。“

    楚留香轻笑出声,把他本就松垮的裤子一扒拉,臀部就在衣裳的掩映下暴露出来了,楚留香把枕边那装了药膏的小圆盒打开,挖了一大块淡绿色药膏,抹在穴口。

    冰冰凉凉的触感让段小庄动了动身,嘶嘶抽了口凉气。

    楚留香扶着他的腰的手紧了紧,按住使之不再乱动,手指在那淡绿色膏体上揉动,让它将紧致的穴口润滑,再借着这滋润,探进一根手指。

    因为连日来的开拓,段小庄倒也不觉十分难受,只是异物进入的感觉还是让他有些不适,有点涨。

    第二根手指也紧跟着进去了,与此同时,楚留香另一只手也移到了他下身,握住他半抬头的分身。不知道是否是怀孕的缘故,总之此时的段小庄情欲其实极易被挑起,楚留香只是抚动了几下,分身已然越来越硬挺。

    前面是极致的快感,后面是入侵的不安,这种感觉夹击着段小庄,虽然他脸都埋进了被子里,但露出来的通红的耳尖和不时忍不住发出的闷哼声还是暴露了他的情况。

    楚留香轻笑着撸了撸手中的性器,”你为什么总是憋着不叫呢?“段小庄僵了一下,恼道:”你怎么不叫啊。”

    楚留香自然的道:“想听么,我叫给你听啊。”

    段小庄脑补了一下,恶寒,“算了。”

    楚留香:“那你来。”

    段小庄翻了个白眼,恰逢楚留香把第三根手指也探了进去,他便脱口道:“雅蠛蝶~”

    楚留香一愣。

    段小庄:“……”

    楚留香皱着眉,把他的头从被子里抬出来,脸色有些阴沉的道:“你怎么还没死心?”

    段小庄没反应过来,“什么?不是你让我叫的么?”

    楚留香道:“我可没让你叫别人的名字。”

    段小庄茫然:“我叫谁了……”

    楚留香:“雅蠛蝶,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说过书局现在那位掌柜的不药的扶桑名字就是雅蠛蝶,我没想到,你对她还没死心?”

    段小庄:“……你误会了。”

    楚留香脸色很难看,“我如何误会了?”

    “哈……啊!”

    段小庄笑着笑着就惨叫出来灵力。

    楚留香:“怎么叫得这么惨,应该润滑的很够了啊。”

    段小庄差点被口水呛到,没好气的道:“这是吓得!你怎么突然进来啊,吓死我了。”

    楚留香挺了挺下身,“我也吓到了呢,任谁在床上听到对方叫出别人的名字,都会吓到吧。”

    段小庄被顶得身体往前一耸,趴在了被子上,“那怎么一样,我根本不不是叫她,误会。你这么一下,差点把我吓得不举了哎。”

    楚留香握住他的性器,,灵活的抚弄了几下,“不举了吗?”

    段小庄舒爽的低喘,“继续……”

    楚留香便几乎是缓慢的进出着坚挺,并以同样的频率的撸动段小庄的分身,这磨人的速度仿佛能让触感更加敏锐,段小庄的分身简直要按耐不住的跳动起来了,内壁也火热的隐隐发痒。

    四周的温度好像上升了很多一般,背脊上渗着几滴汗珠,煽情的顺着弧度滑下……

    段小庄只觉得四只包括后穴里有小虫子在爬行一般,被这缓慢的进入速度磨得的受不住,只想他快一点,好止住这骚动。

    段小庄反手搭在了楚留香的腰上,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快点…”‘楚留香还是不紧不慢的动作着。“什么??”“段小庄张口就要说什么,被楚留香一把捂住嘴,低声在他耳边道:”我知道,你肯定又要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是吧?没错,我就是磨人,不过我可不是小妖精,只是,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是大妖怪了哦。“段小庄轻咬他的手指,含糊不清的道:“我才不说,我是正经人。”实际上他的心里正在骂,什么破情节,这种经典BL床戏是闹哪样,要说什么请快点【哔】我吗?太坑爹了……

    楚留香悠然的捏了捏他的乳尖,“是吗?“

    段小庄扭了扭身体,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你、你再不快点,我就往我肚子上揍几拳了。“楚留香愕然,”有你这么拿自己女儿威胁人的吗?”

    段小庄:“现在不就看到了,就说你受不受威胁吧。”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你这招恐怕也就对我有效了。”说着,他自觉的加快的速度,猛然一个挺身,进入到最里面。

    这一下,让两个人都有些眼前发黑了。

    段小庄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被这没顶的快感冲的几要晕倒,楚留香进入的太深了,仿佛两个人紧紧的衔在一起,紧致的甬道咬的楚留香差点泄身,顿了一下,才深深浅浅的快速抽插起来。

    段小庄无意识的护住肚子,高高翘起臀部,手扶住床头的栏杆,身体被撞得往前送,每每要撞到床头了,又被楚留香扶腰拖回来。

    不知进了多少抽,楚留香才迅速退出分身,浊白的液体喷洒在段小庄腰臀上,同时段小庄的分身也抖了两下,吐出一滩精液。

    只是这样还未完,楚留香又从床头拿来一个温润的大号玉势,抹上淡绿色的药膏,还要淋上另外一种淡红色的药水,这才抵在刚被开拓过还未完全闭合的穴口,一点点往里送。

    此时的内壁尚十分敏感,段小庄不知是哭是笑的叫了两声,:慢、慢点…太大了…”

    这就是每天都要做的事,在后穴放上用特制药水泡出来的玉势,因为玉势太大,所以每每还需要先来一发开拓一下,才能不太痛苦的放进去。

    那玉势大如儿臂,呈奶白色,内有条条红丝,宛如血丝,天然温热,抵近后穴中,与内壁都分不清哪个更热。

    即使方才有过一场欢爱,这玉势还是略嫌大,段小庄吃力的全部吞下,骂道:“张简斋这个老不修的,怎么专做这种东西啊。”

    楚留香笑道:“还不是为了你。”

    段小庄小心的直起身,即使不是第一次了,还是不习惯后面塞了那么大个东西,他郁闷的道:“要是搁以前,有人告诉我我会搞基搞到用情趣用具…我就揍死他。”

    楚留香:“揍死他……”

    段小庄:“……看什么,不许我下黑手啊,我就弄个麻袋一套,一顿乱揍……哎,能拉出来点么,这也太长了,我都不好坐。”

    楚留香将他拉到怀里,自己腿张开,再分开他的腿,让其臀部悬空坐着,“这样就好了。”

    段小庄:“…这什么姿势啊!我又不是你女儿,你把尿呢?”

    楚留香含笑道:“就当练习了,而且,这个姿势还挺方便的嘛。”

    段小庄:“方便什……禽兽!!”

    胡铁花、姬冰雁、张三、薛穿心、宋甜儿以及李红袖,这些人齐聚一堂,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屋子里面…

    胡铁花愁眉苦脸的道:“怎么还没出来?我等得肚子都饿了。”

    张三道:“你除了吃还会什么?”

    胡铁花斜睨他,“还会喝呢,喝酒。“

    张三嗤笑道:”酒囊饭袋。“

    胡铁花:”你难道好到哪里去吗?“

    花姑妈道:”好了好了,今天是香帅长女抓周的日子,别吵了。“胡铁花哼道:”不跟你计较,不过我的娘啊,段小庄说过多少遍了,不能管他女儿叫无恨,你怎么还这么叫啊。“(根据这句话,花姑妈上一句应该是,今天是香帅长女无恨抓周的日子)

    花姑妈娇笑道:“香帅不都这么喊。”

    姬冰雁冷冷道:“不错,只是他每次喊完都有三天不能睡床而已。”

    胡铁虎忍不住笑道:“不错,没想到老臭虫也有这一天啊。”

    “不但我会有这一天,你迟早也会有这一天的。”楚留香抱着一个女婴施施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胡铁花嘿然道:“那怎么可能,让我抱抱我的乖侄女。““不给。”段小庄背着手走出来,斜睨他,“上回差点把她摔倒地上。”

    胡铁虎讪讪道:“我那不是不小心么…这回肯定不了。”

    花姑妈道:“你这粗心大意的,还是让我来抱吧,外婆的乖孙女。”

    胡铁虎喷了,“你又占什么便宜呢,就成外婆了。”

    花姑妈嘻嘻的笑道:“你难道忘记了,小庄也是我的干儿子,他的女儿,自然是我外孙女儿了。”

    “不错,”楚留香将女婴递给她,“花姑妈,抱一抱吧。”

    花姑妈接过女婴,啧啧道:“我还是第一次见无恨了,瞧这小脸,眼睛真是和香帅一模一样,就是看着比一般大的孩子瘦弱了点啊。”

    楚留香颔首道:“只在他娘肚子里待了七个月,刚生出来时虚弱的几乎没气了,后来张简斋和我用医术结合内力,身子骨才渐渐好了些,待慢慢调理吧,会让她习武健身的。”

    段小庄想起生产那日的情形,也感慨的道:“差点我就交代在那,一尸两命了。”

    胡铁花嘿嘿笑道:“不错,那日我在外面等着,就听见老臭虫的惨叫声了,方圆十里都听得到了,老臭虫是不是以为自己要丧妻丧女了啊。”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人之常情。”

    宋甜儿和李红袖都围在花姑妈身边,逗着女婴,“无恨好可爱啊。”

    段小庄脸一下子拉了下去,“她不叫无恨。”

    宋甜儿眨巴眨巴眼,“不叫无恨?那叫什么?”

    段小庄哼道:“叫段萌萌。”寓意她长大是个萌妹子!

    楚留香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女儿叫段萌萌了?”

    李红袖道:“对啊,要叫也应该是铁萌萌吧。”

    段小庄撇嘴道:“铁萌萌这么难听,怎么能叫呢。你给她起个叫无恨的小名就够悲剧了,还铁萌萌……”

    楚留香道:“我觉得无恨当大名也很好,你为何偏不准呢?”

    段小庄恼道:“不准就是不准,你赶紧的把无恨这两个字忘掉,从今以后她就叫段萌萌了。”

    楚留香沉吟道:“不如叫段铁萌。”

    段小庄:“…还锻钢铁呢,这么难听…”

    楚留香摊手道:“这也是我女儿,怎么能只跟你姓呢。”

    段小庄道:“那就叫萌萌,让她长大后自己选择姓什么!”

    楚留香点头,“好办法。”

    薛穿心抱臂道:“到底还抓不抓周了,不抓我走了。”

    一看薛穿心,段小庄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老老实实的把萌萌抱到房间中央那个桌子前,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胭脂、笔墨纸砚、玉佩、玉如意等等。

    宋甜儿从怀中拿出一面精致的嵌了金丝花纹的银镜,“这是我和红袖一起送的,如果萌萌抓到这个,日后必定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花姑妈笑吟吟的把一个香囊放在桌上,“这里面是九转还魂丹,但是希望萌萌若是抓到它,永远身体健康,不会有用到它的那一天。”

    张三很符合他外号的放了一张精巧的小网,仔细一看,不知是什么材质拉成,细若蛛丝,韧比精钢,放着冷冷的金属光芒。“若是萌萌抓到这个,必定是心灵手巧。”

    姬冰雁放了一块玉佩,淡淡道:“有了这块玉佩,在我的产业下可以随意取钱,寓意她日后富可敌国。”

    段小庄忍不住道:“还是姬老板实在。”姬冰雁这么一送,就不是寓意了,因为不管萌萌抓没抓到。这玉佩都是她的,实打实的成了姬冰雁财产继承人,真正的富可敌国。

    胡铁花左看右看,尴尬的道:“我也没什么好东西…”

    众人无语的看向他。

    花姑妈道:“你该不会得到消息就直接上这儿来,什么东西都忘了准备吧?”

    胡铁花讪讪点头,干脆一屁股坐上了桌子,“要是萌萌抓到我,嘿嘿,我这一身武功全都传给萌萌,希望她成为武林第一女侠。”

    段小庄:“你真够可以的…”

    胡铁花厚脸皮的笑了笑。

    最后是薛穿心了,他自腰中摸出一只小银箭,放在桌上,“我家传迷药的药方就在中空的箭身,希望她日后冰雪聪明,任何诡计对她都无用。”

    全齐了,段小庄眉开眼笑的把女儿放上桌子,“萌萌,抓!”

    萌萌趴在桌上,小脑袋晃了晃,在桌上缓慢的爬行起来。

    眼看她爬过银子爬过玉佩爬过银箭000最后一把抓起一本泛黄的书,咯咯笑起来。

    段小庄道:“女状元?”

    楚留香眼尖,“不对,那书……”

    段小庄眼皮一跳,有不好的预感,冲过去拿起书一看封皮,破口大骂:“我擦,谁把‘龙阳逸史’放上来的!!”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