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还是这么冷淡 > 分卷阅读92
    ”

    林小清乖乖听着,见许为清终于说完了,垫脚拍拍她的肩,“二妈妈,那我去上学了。”

    然后一点也不留恋的转了身,背着粉色的小书包一步步往里面走去。

    许为清见她这副小没良心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突然听见边上有男生嚎哭的声音,转头一看,一个瘦小的男生正拉着她妈的手不放,整个人哭的连鼻涕泡都冒了出来,一张脸跟花猫一样,“我不要上学!妈妈你带我走!我不要!我不要!”

    许为清偏回头看了眼林小清,她家孩子这么独立,让她不知道该难过还是欣慰的好。

    ……

    林小清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许为清第一次提前被老师叫去了学校。

    不是表扬,而是林小清同学闯祸了。

    “小清跟我们班今天新来的一个同学吵架了,还打了人家。许老师你要是现在有空的话,过来看一下吧。”

    听到这个消息,许为清立马就请了假,马不停蹄的开车赶去了学校。

    刚从楼梯爬上来,一转身,就看见了两个小豆丁正蹲在林小清的班级门口。

    面对着自己这边的林小清叹了一口气,像个小大人一样,戳了戳那个只露出了后脑勺的同学,“哎,你别哭了,男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爱哭。”

    原本已经要安静下来的小人马上又哭了起来,一边抽泣一边解释,“你,你才是男孩,你,你全家都是男孩子!”

    林小清没反应过来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女孩已经抬起了头来,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泪水,看起来可怜的要命。

    “你不是男孩子你掀小米裙子干什么!”在她的印象里,只有他们班的鼻涕虫这样的男生才会掀女孩子的裙子,都是色/狼!

    宋卉扭头瞪她,“是她自己让我撩的!她说她上完厕所裙子夹进小内内里面了!让我给她撩起来!”

    “那她哭什么!”

    “我撩的时候正好被小鼻涕看见了,她就哭了。”

    林小清一下子有些尴尬,她本来以为宋卉这么打扮肯定是个男孩子,所以打一顿也没事。毕竟是宋卉先做了错事,可现在看来,好像是她搞错了。

    于是眼睛不敢再看她,飘忽着转移了视线。

    结果正好看见了远处的许为清,像是终于有了依靠一样,一下子就朝她跑了过去,“二妈妈,你怎么来了!”

    许为清没有抱住她,任由她环住自己,拉开她的身子,指着宋卉问她,“老师说你和别人打架了。”

    林小清皱了皱眉,她知道二妈妈不喜欢她闯祸,二妈妈一生气,妈妈肯定也会生气,妈妈一生气,自己就不能吃肯德基了。

    想了想,又重新跑回宋卉边上,在她脸上啄了一口,然后好姐妹一样揽住她,转头笑着看向许为清,“我们没有吵架!我们是好朋友!二妈妈你不要生气!”

    宋卉:???

    许为清,“……”

    ……

    今天的事是林小清做的不对,为了替她道歉,许为清邀请了宋卉去自己家做客一晚。

    许为清刚把车锁开了,林小清眼疾手快,一屁股就要坐进副驾驶,直接被许为清赶去了后面。

    两人原本在后面叽叽喳喳的,开到一半时突然安静了下来,许为清往后视镜一看,两个小姑娘依偎着在一起睡着了。

    她笑了笑,关掉了音乐。

    回到家之后,先把两个小朋友赶去写作业,自己则去厨房给她们做饭。

    林含子最近跟着剧组去了A市,估计要半年后才能回来。

    许为清做好饭后把小朋友叫出来吃了饭,宋卉可能是第一次去别人家做客,有些害羞的不敢说话,一直埋着头管自己吃饭。

    林小清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吃饭的时候不停给宋卉夹菜。

    吃过饭,小朋友们就去看电视了。

    许为清刚将碗洗好,林含子的视频通话就发了过来。

    两人聊了大概半小时,许为清挂掉视频后去收了衣服,打算让林小清和宋卉洗澡。

    当看到许为清把自己的草莓内裤拿给宋卉时,林小清立刻不干了。

    一下子把手上的童话书放下,走到宋卉身边抢过自己的小内裤,一脸受伤的看着许为清,“二妈妈你怎么能把我的小内裤给别人穿!”

    许为清还没开口,宋卉先开了口,“都这么大了还穿草莓内裤,真幼稚。”

    林小清一愣,一下子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许为清有些后悔,如果不是家里没有新的内裤,她也不会把林小清的内裤拿给宋卉。

    瞧见两人相互瞪着就要吵起来,刚打算一手抓一个把她们带去超市买条新的。

    林小清已经一下子把宋卉扑到了床上,在她的挣扎下,一下子把她的裤子扒了下来。

    许为清没反应过来,当她反应过来时,就看见林小清已经站在了地上,正指着宋卉身上那条小内裤嘲笑道,“还说我!你自己比我更幼稚!幼稚鬼!”

    宋卉捂着自己的小屁股,瞪大着眼睛看着她,“我不跟你玩了!”

    林小清脸一下子僵住,不笑了,鼓着脸看她,见宋卉扭过头不看自己,哼了一声,走过去帮她拉上了裤子,“我不扯你裤子了。”

    宋卉没理她,用黑黑的脑袋对着她。

    林小清又从边上把自己草莓内裤拿过来,扔到她面前,“我的内裤给你穿。”

    见宋卉还是不理她,有些急了,一下子把她翻过来面朝着自己,“你还要我干嘛!我都给你这么多了!”

    宋卉看着她,眼神晦涩不明,吐出一句,“那你以后不能再打我了。”

    “好。”

    宋卉满意了,坐起身来,拉住林小清,“那你跟我一起去洗澡吧。”

    “我不要!我长大了,我要自己洗。”林小清甩开她,跑过去帮她拉开卫生间的门,“你自己先进去洗!”

    宋卉看着她,突然一笑,“你不跟我洗的话,我明天要去告诉大家,你这么大了还穿草莓内裤。”

    “那我要告诉他们你穿兔子内裤!”

    “随便你,我无所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跟我洗。”

    林小清一下子乱了阵脚,哭丧着脸想去寻求许为清的帮助,结果发现许为清早就不在屋子里了,刚要跑出去,宋卉已经过来抓住了她,那她拖进卫生间后,砰一声,用力关上了门。

    林小清没想到,为什么明明之前还打不过她的宋卉现在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她拖进卫生间。

    等她被宋卉吃的死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当初带回家的不是羊,而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的饿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