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当狮子遇见白羊 > 分卷阅读31
    收起电话,郑新明回到宿舍,把被卧迅速卷好打包,洗漱用品通通装进超大号购物袋里,行李就这么点,他环顾小房间,发现从苏州带回来的小点心还安安稳稳地摆在窗台上,石宇一直都没有吃。郑新明走过去,把点心盒子拿到跟前,盒子的提手旁边清晰地用水笔画着两颗互相交叠的心。

    “是石宇画的吗?”郑新明心想,“石宇,等着我。”

    这时手机又响起来,郑新明掏出手机,是一个上海本地号码。

    “喂,是郑新明吗?”

    ☆、第二十三章

    上海外滩。

    风景最佳的酒店包厢里,落地窗外就是东方明珠。商家二老和郑家二老表情各异地分坐在一张长条西式餐桌两旁。

    “老郑我跟你说,明明的事,我事先真的不知道。”商家爸爸身体前倾着,表情诚恳地跟对面的亲家解释着。

    “商队,我肯定是相信你的。你家老大既然跟我保证能找到明明,那我们谁也别着急,就在这等吧。”郑主任脸色有些憔悴,郑新明已经失踪半个多月,还是他的渔场职工找到家里来,自己跟老伴才幡然惊觉人找不见了。

    商妈妈在桌边抹着眼泪,低头不语。娟姐没有郑主任那么沉稳,根本坐不住,起身打开包间的门,要出去找商家老大。

    岂料,门刚打开,外面一个光头迎上前来,带着一脸不好惹的笑容跟娟姐说:“老太太,没有商总的吩咐,您哪里也不能去。我劝您还是赶紧回去吧,我们商总稍后就到。”说完他手一伸,做了个请的动作,他身后仍旧还是那几个黑壮大汉,面无表情铁塔一样站在那里。

    娟姐也知道“好女不吃眼前亏”,没有争辩,只是口头催一下:“让你们商总动作快点,行吧?我们这些老年人都爱心急,人年纪大了,万一有个什么病犯了,你们商总也不忍心,是吧?你怎么称呼?”

    “免贵姓程。”程哥见娟姐也没有要闹的意思,放宽了心,语气比刚才和气许多。

    “小程,你跟商总多久啦?”

    “三年。”

    “老员工了昂!你见过我家明明吗?”

    “没有。”

    “你们商总见过?”

    “也没有。”

    “那你们怎么就能保证找到他?还是说就是你们抓的人?”娟姐问到这算是动了气。

    从知道郑新明失踪那天起,娟姐就吃不下睡不着,报警、网上发帖子,转发微信群、朋友圈,办法用尽,都没能找到人。商家这个老大,电话里跟他们老两口保证准能找到人,结果来上海快一星期,非但没见到郑新明,还跟被软禁一样,困在这酒店里哪里也不许去,这一切怎能不让人生疑?

    程哥从容一笑道:“老太太,话不能这么讲。我跟商总没见过郑新明,不代表我们找不到他。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商总弟弟的遗孀,找是肯定会找到的,我们要是故意把他抓起来,又装作不晓得,从良心上肯定说不过去,您稍安勿躁,不出意外,这事两天就能解决。”

    “真的?”

    “是吗?”谁也没注意到,从走廊那边过来一个十分儒雅的中年男人,身着黑色薄呢长款大衣,衬得人潇洒利落。他温和地看着程哥,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话:“两天就能解决吗?”

    程哥的从容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表情恭敬地说道:“石院长,您大驾光临!里面请,商总马上到!”说着他拉开包厢的另一扇门,弯腰45度角,做了个请的动作。

    娟姐看着又来一位爱摆谱的,还假惺惺地冲她笑,立刻没了兴致再质问光头程,转身回到她的座位上。

    “石院长!”商爸爸见他走进来,蛮吃惊地站起来问道:“你怎么会来?”

    “商局,是我那犬子唐突了,闹出这么大一桩事来。我是来替他赔罪的,今天咱们一起斡旋斡旋,让我把犬子接回家可好?”石院长风度翩翩地走过来,开门见山地说道。

    “石宇?”商爸爸皱起眉头来,“这事跟他也有关系吗?”

    “不然,令郎怎么会把他抓起来呢?”石院长的语气像是在谈论别人家的孩子。

    “逆子!逆子啊!”商爸爸狠狠一拍桌子,半天说不出别的来。

    很明显,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只能见机行事,说了算的还没到场。

    1708,1710,1712,郑新明转过长廊的弯来,远远看见光头的程哥,知道自己这是找对地方了。

    “石宇呢?”郑新明居高临下看着程哥。

    “相比石宇,郑先生是不是更应该看看这个包厢里的人?”程哥一抬手,身后的壮汉打开了包厢门。

    郑新明转头看向包厢,商家父母,郑主任,娟姐,还有石院长!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明明!”娟姐第一个走过来,伸手就要揍郑新明,想想又舍不得,使劲一拽把郑新明抱个满怀,“你这熊孩子,去哪儿了你!”

    郑主任明显松掉一口气,气定神闲拿起茶杯喝起茶来。商爸爸高兴地对郑主任说:“明明回来了!好啊!好啊!”商妈妈也在一旁高兴地抹起眼泪来。

    郑新明抱着娟姐,能感受到她微微地在发抖,心里也满是愧疚,安抚地拍拍她的后背说道:“都是我的错,以后说什么我也得背过你的电话号码,我这次就是不知道你和老爸的电话,都联系不上你们。对了,我的虾苗怎么样了?老梁他们有没有跟你们联系?”

    “你还提!要不是老梁,我们都不知道你不见了。你连老梁的电话也背不过?”娟姐拉着郑新明的手问道,脸上还带着泪痕。

    “他上个月换号了,我就直接存起来,连13几开头都不知道。。。”郑新明余光看见石院长款款走过来,不自觉停下了跟娟姐的对话。

    “小伙子,你叫郑新明吗?”石院长走到郑家母子身边,微笑着问道。

    “您好,石院长,我就是郑新明。”郑新明挺直了腰板回答道。

    “这次我们石宇多亏你照顾了,他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我联系过他几次,他就是不肯回上海。这次要不是商总请他回来,他还要赖在常熟。”石院长笑眯眯说道。

    “啊!没有麻烦。。。”郑新明机械地回答道,石院长早就跟石宇联系过吗?他不是说也记不住电话吗?顿时郑新明心情有点down,男朋友也不能骗来骗去的啊。

    “石松年,你别胡说八道!”包厢门不知何时被打开,石宇跟几个人一同进门,他焦急地走向郑新明,“你信我,我没跟他联系过。”

    石宇?!郑新明也不管什么骗不骗的,上前一把抱住石宇。总算见到人了,搂在怀里左看右看,既没有伤,也没有四肢无力,还是活蹦乱跳的石宇,一颗心终于实现软着陆。

    石宇见郑新明这么紧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