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重生神座之月神 > 分卷阅读24
    买一个好一点的光脑都不是难事。

    林煌此刻却是已经听不进阿萨在那里介绍小镇的情况了,他脸色有些暗沉,声音带点嘶哑的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候?”

    “啊?”

    “哪一年?”看阿萨没有反应过来,林煌加了一句。

    “神诺3035年。怎么了?”小心的看了对面的少年一眼,阿萨有些心惊肉跳。

    怎么感觉林煌大人的脸色更难看了?都青白了!

    “神诺?”

    林煌眉头皱得死紧:这是个什么年代,他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难道,这里已经不再是他的世界,而是不知道多少年后的未来?就他今天上街的所见所闻,的确与现代大相径庭,陌生异常。

    “林煌大人?你的脸色不怎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找古拉看看?”想到这位脾气有点变幻无常的少年是尊贵柔弱的人鱼,阿萨就不由着急。

    “林煌大人,你放心好了,古拉虽然说是镇上唯一的药剂师,他的能力却是不俗的,上次我从月神之森出来就是去找的古拉。”

    林煌没有理会阿萨带着点担忧的解释,他转过身,大步的朝前走。

    那个方向,看起来像是回阿萨家的路。

    “林煌大人?”少年的步伐变得有些快,以阿萨的节奏,竟然有些跟不上他。

    “阿萨,你家有没有什么关于历史的书籍,我想看看。”从刚才开始,林煌就一直紧抿着唇,心情早已经没有早时的轻松和愉悦。

    “历史书籍?这个,那个,应该有吧?”阿萨语气犹豫,态度含糊,看得林煌一阵心浮气躁。

    “到底有没有?”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心里拼命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不可以烦躁,烦躁也无济于事。

    深呼吸几下,林煌总算冷静下来。

    “有!”可能是被林煌的脸色吓了一跳,阿萨连忙站直了身,脱口而出。

    “赛拉一直喜欢看书,我平时在外面看到也会捡回去。只是,书籍大多残破枯黄。而且,而且我也不怎么了解,其中有没有关于史记方面的,要问赛拉才清楚。”

    “那我们快点回去。对了,赛拉在家吧?”

    “嗯,在。在我成年长得强壮之前,我无法轻松的抱着赛拉出门。”无法让赛拉坐在他的肩膀上俯瞰周围,便只能呆在家里。

    两人说话间,走路一直没有停。

    不多久,他们便离开了热闹的街道,走上了小径。

    一抬首,前方,那座孤零零的低矮房屋隐约可见。看到家,阿萨高兴了一下。

    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几分。只是,在看到前面那纤柔优美的背影,阿萨又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起来。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林煌现在的五官都很敏感,他自然注意到了阿萨神情间的犹豫。

    “林煌大人,其实,镇上还有一座历史算得上悠久的图书馆,如果你想知道什么的话,倒是可以去那里看看。只是……”怕家里没有少年需要的书籍,而林煌大人刚才的神情又很急迫。仅仅只是沉着脸就给旁边之人很大的压迫感。

    阿萨怕林煌大人追究,又担心他会迁怒到赛拉的身上,自然提前打打预防针。

    虽然,他跟林煌相处的时间甚短,根本就不了解他的秉性,只是以平常对贵族行事的了解来评估林煌。

    “只是什么?”

    “这座图书馆坐落在镇上唯一的中学里,现在是放假时期,图书馆并不对外开放。”

    中学?

    第一卷苏醒的神灵第三十一章家有人鱼

    “赛拉,我们回来了。”

    和林煌走进家门,没有看到赛拉那小小的身影,阿萨松了一口气之余,却看到旁边的少年直直的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林煌大人?”

    林煌今天没有准备之下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连带的,像是受到了他心情的影响,少年那头平时柔顺丝滑一直垂落身后的长发无风自动起来,颇有一种未知的危险之感。

    阿萨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回过神来却晃了晃头,有些纳闷。

    他刚才怎么会有那种想法?果然,是神经绷得太紧了的缘故吗,看什么都觉得疑神疑鬼的。

    “哥哥,林煌大人,你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在房间里听到兄长的声音,赛拉推着轮椅出来。

    看到站在客厅中的两人脸色各异,尤其是林煌大人一脸阴沉眼眸压抑,根本没有早上离开时的轻松微笑,赛拉心里咯噔了一下,暗道: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惹怒了林煌大人吧?

    小镇虽然平静安详,可却不是人人都淳朴忠厚的。一个地方总会有那么几个不受欢迎的人,让人厌恶。

    “哥哥?”赛拉询问的眼神看向旁边的兄长。然而,阿萨也是一脸茫然,摸不着头脑。

    好像林煌大人自看到莫瑞斯叔叔后,脸色就变得很不好。难道,林煌大人跟莫瑞斯叔叔有什么过节?

    可是,应该不会吧,莫瑞斯叔叔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罗卡格小镇,他跟林煌大人根本就不认识啊。

    要不,哪天找个机会去问问莫瑞斯叔叔?

    想到他们离开之前莫瑞斯叔叔一脸的忐忑,眼神忧郁,带着担忧,阿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林煌的目光自赛拉出来后就再也没有移开过。他没有注意身后的阿萨,狭长微挑的眼睛暗了暗,视线一直落在坐在轮椅上的小小少年那盖着薄毯的腿上。

    赛拉被看得颇为不自在,脸颊不自然的红了红:“林煌大人?”

    为毛,心脏跳得有些不受控制?

    捂住胸口,瘦小的孩子苍白的脸色有了几分血色。他抬起头,就看到对面的俊美贵公子突然大步的走过来,在他的面前站定。然后,突然弯下腰,气势凛然表情严肃认真的俯视着他。

    “干、干什么?”

    赛拉紧张得口齿都有些不清,小小的手揪住自己胸前的衣襟,大气都不敢呼一下。尤其是,林煌突然一手撑在他的身后,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就近在眼前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幽暗深邃的眼眸中只映射出他一个人的影子,赛拉更加的慌张了。

    心跳,似乎要跳出胸口。

    近距离看着那张完美无暇恍如天人的俊美容颜,赛拉即使年纪小,喉咙依然干燥起来。

    美色!

    他已经十岁了,快满十一岁了,也不算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家里除了哥哥,什么都得他打理,赛拉比一般幸福生活在父母羽翼下的孩子要早熟很多。

    林煌一点也不觉得他此刻的举动在别人看来是多么的暧昧,又是多么的邪恶。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看起来小小的孩子,更衬托得林煌此刻的嚣张恣意来。

    阿萨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

    林煌大人这是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