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重生神座之月神 > 分卷阅读49
    还有,谁没事挖什么泥土,要泥土帝都郊外不是到处都有,他用得着跑这么远来么?尼玛谁吃饱了没事干似的,他很忙的好不好?

    普奥斯摩斐倒是眉开眼笑,给了哈伦一个媚眼:“那就好。哈伦亲爱的,记得保护好我的泥土啊。我的菊花今后就靠你了。要是你一个不小心,弄得我的菊花凋残了……嗯哼,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说完,屏幕黑了。

    “大人……”哈伦哭丧着脸,哀怨的看着身前无动于衷的男人。

    这让他上哪儿去给他弄什么泥土啊。

    尼玛的菊花,他付不起这个责啊!

    伊斯塔从座位上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现在坐你的机甲回去,说不定还追得上我们。对了,记住,必须要月神之森的泥土,其他地方的,普奥斯摩斐会知道的。”

    说完,男人擦身而过。

    哈伦久久的站在原地,表情僵硬,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他忍不住想挠墙:“……”

    你妹搞研究的,伤不起!

    ※※※※※

    伊斯塔回到他的房间,扫视了一下房间内的布置,似乎跟他离开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出于直觉,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具体的,偏偏他又说不出来,房间还是他离开前的样子,就连那座放在中央的水晶棺,都……

    等等!

    男人大踏步的走过去,弯腰一把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锦帛,眼眸沉了沉。

    他刚才出去的时候,明明记得把锦帛覆盖在水晶棺上面了,为什么会……

    难道,是哈伦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扯落了,或者是它自己慢慢滑了下来?还是,是自己记错了?

    扔掉手里的东西,伊斯塔心微紧的检查起水晶棺来。发现没有任何的问题,他看着里面静静沉睡的少年,眉宇间的冷凝不自觉的柔和了两分,眼神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

    抬起左手,把“钥匙”按进去,只听得“咔嚓”一声,棺盖慢慢的移开了。

    男人站起来,动作轻柔的把里面的少年抱起来,走在旁边不远的大床上。

    他弯下腰,把人轻轻放在柔软的床上,自己斜坐了上去。然后,他把少年的头轻轻放在自己的腿上,手爱怜不已的抚摸着少年那头柔顺丝滑的美丽长发。

    原先本属于少年头上一部分的头饰被他特意缠绕在手腕上,片刻不离身。

    少年的眼轻轻闭合着,睫毛如蝶翼一般浓密楚翘,他的手指慢慢顺着美丽的脸颊滑下,在少年红润的薄唇处摩挲,流连,眼神愈发的幽深……

    他从来没有一刻这样的贴近过他。哪怕,只是少年根本就没有意识,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

    在他醒着笑着的时候,自己需用最大的理智来控制他想靠近他的躁动,控制自己不要吓到了他。在少年的眼里,自己不过是认识不久的陌生人,就算之后熟悉了,也远不到可以亲近他的程度。

    平时两人走在一起,他看着触手就可及的人,手却不敢伸出去。

    一段时间的相处,足够他弄明白少年的性情。他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然而,他的眼神却疏离冷淡得很,总是与人保持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谁也没有踏过那条他划出的线。

    伊斯塔低声的叹息:也唯有这个时候,他才能够稍微放松一下,放任自己去接近他。

    一眼,便疯魔!灵魂上的叫嚣,让他的理智几近崩溃的边缘。

    平日里冷峻的外表下,谁又能够想象到他的心绪如翻滚的岩浆,火热得几乎灼烧了他。

    第一卷苏醒的神灵第五十九章普奥斯摩斐

    帝都阿琉科尔摩

    飞船的舱门打开,一行人整齐严肃的从梯子上下去。

    为首的男人,年轻俊美,银发冷颜,身姿精壮挺拔,可惜不苟言笑,让人一眼看去便觉得不好接近。他的身后,身着黑色制服的队伍一派肃杀,气势压抑悍然。

    从他们的神情和行动间表现出来的秩序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行军人,而且还是训练有序的优秀军人。

    回到帝都,自有人前来迎接。

    伊斯塔带着人坐进门罗家族派来的车队,手指轻轻的敲打在腰侧挂着的佩剑上。

    这是他的习惯,每当思考的时候,男人总会如此。哈伦知道,所以不敢打扰。

    当车队驶进门罗家族的大门后,哈伦这才敢轻轻的提醒青年。

    外面,门罗家族世代侍奉家主的管家已经恭敬的站立在那里,他的左右两侧则是一排低眉顺眼的女仆,神态谦卑。

    “普奥斯摩斐呢?”从车里出来,男人看着迎上来的老管家,挥手让其他人都下去,这才面瘫着脸问道。

    老管家愣了一下,马上回答到:“奈泽尔大人在实验室。”

    “去实验室。”

    “大人?”抬头就看见青年带着人离开,老管家上前两步,最后也只能静静的看着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眼前。虽想着大人毕竟才回来,一路舟车劳碌的,但深明白大人性格的他,却是不敢阻止大人的行事。

    作为西方最古老尊贵的大贵族,门罗家族有着自己养着的一只私人研究所。跟帝都的研究院不同,它不为人知,研究出的很多东西通过门罗家族下面的公司扩散出去,赚取庞大的经济利润。

    门罗家族保密措施做得很好,就算外面的人有所猜测,也不过是心里明白而已。

    现在的大贵族,一般都有着自己的私人科研队,门罗家族放在明面上的起码都有四处。这在贵族中,早已经习以为常。

    贵族的富有,可不是整日里什么都不做,就靠着祖辈留下来的财富来挥霍的。

    伊斯塔组建的这一只私人研究队已经有好几年了,他把他们安置在自己府邸的地下层,由普奥斯摩斐领队,专门替他解决一些棘手的东西或者一些无法拿到明面上来的事情。

    通过层层的检查,指纹、虹膜、密码锁,一行人在进入无数打开闭合的大门后,终于来到了地下层研究所的中心。

    伊斯塔看着正坐在椅子上悠闲喝着茶的长发男子,眉头不自觉的抖动一下。

    显然,突然这么多人涌进来,作为此地的头子,普奥斯摩斐不可能不知道。

    只见,他轻轻放下手里的茶杯,拿出一块漂亮的白手绢擦了擦嘴,然后站起来,看着对面为首的冷峻青年。

    五秒钟后。

    “哎呀呀呀,我亲爱的伊斯塔殿下,您可总算回来了,我真是想死你了啊喂~~~~~我的宝贝儿哟~~~~~”说着,长发男子就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伊斯塔一个侧步,他身后的哈伦顿时来不及反应,被普奥斯摩斐紧紧抱在了怀里,上下其手。

    “在哪里在哪里,你把我的宝贝儿藏哪里去了?”

    “矜持,矜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