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重生神座之月神 > 分卷阅读136
    构造新的神格……

    如老僧坐定,伊斯塔沉浸在那种浑身充满了力量的舒畅中。

    随着他入定的时间越久,他对脑子里多出来的法制也就认识得越深。

    比起煌身上的平和清冷如月光的神力,以及他在那位羌笛殿下身上感觉到的如大海般壮阔波澜的深不可测,他发现自己的神力似乎带着强大的破坏力,神格也是通过吸收着宇宙中的戾气和随着战争结束产生的杀戮之气和暴戾怨气而愈发的完善成熟。

    这不知是好,亦或者是隐患啊。

    从打坐中清醒,男人皱了皱眉,有些担忧他会控制不住这股庞大的杀伐之力。他现在还不算是神,神格也刚刚有个雏形,在控制力的精准方面,难免无法做到得心应手。只要稍微泄露出那么一丝,恐怕就会对周围的人造成影响。

    在回到西域的那一个多月,他发现自己的执行官哈伦突然有些不对劲,情绪变得暴躁,冲动易怒,动不动就跟人动手,失去平时的冷静和理智。

    在发现这个严重的现象后,他不得不把哈伦留在西域,身边也不再让属下跟着过来,平时有事也是通过远程视频吩咐。

    好在,煌和黑帝斯一家似乎不受影响。而有煌在他的身边,煌身上的平和神力可以中和他身上的暴戾之气,倒是不至于产生什么严重的问题。

    伊斯塔的眼睛变得深沉,棱角分明的脸带着沉思,充斥着冷峻刚毅的气质。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在男人看过去的凛冽的目光下,林煌如一只归巢的燕子飞了进来。

    瞬间,男人如剑一般锋利的目光变得柔和和宠溺,跟刚才的阴沉冷酷,完全恰似两人。

    “伊斯塔,伊斯塔你听说了吗,羌笛竟然要和那个黑面神去渡蜜月?是渡蜜月啊,渡蜜月!”林煌冲到男人的面前,双手猛地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肩膀,有些接受不了的大力摇晃。

    伊斯塔身体岿然不动,他轻轻揽过少年的身体坐在自己腿上,低下头。

    “渡蜜月又怎么了?”

    “怎么了?羌笛他竟然要撇下我们,独自跟那个男人去,怎么可以?!”林煌的声音不自觉的高了几度。

    “怎么不可以!他们是去度蜜月,两个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煌,那位羌笛殿下又不是孩子,你也不是他的母父,你这么关心他,小心有人会吃醋!”

    顺了顺少年因为激动跑回来而被风吹乱了的长发,男人声音低沉磁性,异常的雄厚好听。

    “谁?黑帝斯?我管他!”

    伊斯塔“……”

    “不行,我还是觉得心里不爽,我也想去渡蜜月!”林煌咬牙切齿。

    男人眼睛一亮,一把抱正少年的身体,让他面对面看着自己。

    “我们马上回去,准备结婚典礼,然后,我们去……”

    林煌一挥手,打断男人的兴奋:“谁说我要跟你回去结婚?”就算他想通了,也断没有马上就跑去结婚的道理。

    你也太敷衍我了!

    哼哼!想结婚,哪有那么简单就让你称心如意,至少也得让我矜持矜持。

    “你不是说……”

    “我是说,我要跟羌笛他们一起,去那个什么海神星去渡蜜月。我要去监视他们!”

    “煌!”伊斯塔顿时哭笑不得。”黑帝斯他们是去渡蜜月,我们跟着去干什么?跑去打扰别人甜蜜的新婚可不怎么道德。”

    “怎么不道德,他们去渡蜜月,我们去度假,目的不同,只是目的地相同而已。”

    “煌!”伊斯塔想劝服少年放弃这个想法,不过想到可以和煌去外面度假,联络感情,加深彼此的羁绊,他又觉得其实这个想法也不错。只要他随时把煌拴在自己身边,不让煌有时间和精力去隔在黑帝斯和那位羌笛殿下中间,也算各取所需?

    谁也不干扰谁!

    林煌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猛地从伊斯塔的腿上站起来。

    “不行,我要去找两个帮手,羌笛他们要是不许我们跟去,等他们离开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偷偷的尾随在他们后面。人多力量大,法不责众嘛!就这么办!”

    说着,如他来时的那样,少年又一阵风似的冲出了门,留下满脸无奈的男人。

    唉,还是孩子心性啊……

    第二卷阿西那之弩第十七章渡蜜月

    黑帝斯和李羌笛登上飞船去渡蜜月那天,林煌等人都没有去送,因为他们提前了两人几步,先上了跟黑帝斯羌笛他们同一艘飞船。

    没有看到煌和衣绫,老实说,李羌笛还黯然了一下,想着,他或许太冷情了一点,让煌他们跟着一起去又怎么样?

    有伊斯塔和阿刻罗斯在,煌和衣绫可没有时间来打扰他们的蜜月。相反,得利的也是那两个对自己好友虎视眈眈的繁衍者而已。

    有损失的又不是他,做一个顺水人情又如何?

    这个想法在飞船进入外太空后,在抓到几个鬼鬼祟祟躲躲藏藏看他的熟人后,迅速被李羌笛丢到了垃圾桶里。

    果然,对煌就不能够心软,有同情心,因为那个家伙从来就不是一个别人不让他就放弃的人。

    他的性格张扬如火,坦率直接,让人跳脚的同时却不会真正的讨厌。相反,这种开朗让很多人羡慕,也会让人忍不住聚集在他的身边。而作为他的朋友也会让很多人待他以诚,甘愿为他做任何事,唯他马首是瞻。

    不过,再怎么讨好,他还是忍不住有点生气。

    害他刚才白纠结内疚了一番。

    倒拖着被抓住的罪魁祸首,李羌笛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三堂会审。

    阿诺像是知道惹了祸,心虚的不敢去看林煌,竭力的想把自己圆滚滚的小身板往羌笛大神身后缩。

    因为刚才,就是因为他的不小心,才害得月神被羌笛大神发现的。

    现在来秋后算账,他还小,自然所有的过错都被年纪大的那个承担了。

    果然,抱着羌笛大神的大腿准没有错。

    躲在李羌笛的身后,阿诺吸允着手指,偷偷的冒出一个脑袋来,同情的看向一脸垂头丧气的月神。

    月神真可怜!

    孤零零的一个人被凉在中间,羌笛大神一脸法不容情的架势,就知道这次不好那么混过去。

    李羌笛坐在上首的最中间,黑帝斯和楼衣绫在他的一左一右。阿刻罗斯注意力一直在他在意的人身上,倒是伊斯塔很是心疼,想要过去把少年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可惜,李羌笛一个眼神,黑帝斯便挡住了他。

    “下跪何人?”这里不是公堂,面前也没有桌子和惊堂木,不然,李羌笛还能够做得更像模像样一点。

    “没有人!”林煌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他也想找个椅子坐,可惜放眼四周,竟然全被其他人给占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