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攻成名受 > 分卷阅读127
    家,哪里是什么害人精!”

    方明阳奇怪的皱眉:“什么哲学家?”

    尚凌胡乱的拿起毛巾擦了擦身子,而后将方明阳抱紧,捏了捏他的鼻子,笑道:“你这张嘴,每次都能说出那些耐人琢磨的话,就像今天和裴玲玲的一番话,就让我给佩服的,不是哲学家是什么?”

    方明阳不爽被尚凌用这种骗小孩的口气和动作哄骗着,气恼的摇了摇头,将那捏着他的鼻子的手甩掉,而后又将搂着他的腰的手拍掉,这才将衣架上的衣服扔给他,将人赶了出去。

    尚凌颇有些后悔的摸了摸鼻子,天气渐冷,他干净穿上了衣服,躺在了被窝里。

    方明阳将弄湿了的衣服脱下,这才发现身上的伤,虽比不上尚凌的,却也不少。伸手在胸膛上的乌青戳了戳,一阵酸疼袭来,让他倒抽了一口气。而后这才想到尚凌和裴玲玲的话。

    那些看似很真实却很无厘头的话,那些让他一想起就烦闷的话。

    他知道自己不是那样的人,但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和他息息相关。若不是他,或许事情不会变得这么糟糕,但若不是因为他,林承斌刺激林亿龙加快了事情的进展,而导致破绽百出,或许,尚信和方兴在几年后,就将家破人亡。

    或许,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管是混得水起风生,还是狼狈糟糕,他们都将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对某些人或许是个毫无关系的人,然而对一些人来说,他们却重要得,不可缺失。

    就像是尚凌对他,就像是他对尚凌,他们,在彼此心中缺一不可。

    方明阳愣愣的擦了擦身子,而后起身穿上衣服出来,却见尚凌已经在床上沉沉睡着了。他走上前,伸手摸了摸尚凌深深陷进去的眼窝,那片黑紫色的眼圈,让他可以想像,这一个星期,他是怎么过来的。

    摸着摸着,他躬下身,开始一个吻一个吻神圣的吻下去。

    尚凌,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去在乎,我只在乎,你怎么看我。

    一番狼狈,方尚两家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这才将精神休整过来。而后两家便各自去了各自的公司,一番混乱,公司也跟着乱七八糟了起来。这样下去,又要花费很长的一段时间打理了。

    于是,方母和尚母两人没事就在身旁催促着,开始再次着手挑选吉时良日。

    经过紧张忙碌的一段时间过后,方明阳却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让人心惊的新闻。

    林承斌自首了,带着裴玲玲。

    其实,或许凭借林承斌的能力,他可以远远的逃走,便是出国躲一阵子都没有问题。然而,他却自首了,这让方明阳始料未及。

    方明阳心中只觉得一片浑浑噩噩的,却在邮箱之中,收到了林承斌的邮件。

    邮件显示,是今天早上发送的,方明阳猜测,是林承斌设置的定时发送。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不过是托付方明阳代为照顾家中老母亲。

    方明阳一直对林承斌的母亲很好奇,但林承斌也曾说过,她的脑子不是很清楚,也是个可怜人。方明阳看着最后面的那个地址,找了张纸记了下来。

    然而邮件这才刚刚关掉,第二封邮件又来了。他打开,还是林承斌的邮件,言语之间,似乎有些犹豫。林承斌道:“我知道,或许没有下一辈子了。但是,我想问问,若是有下一辈子,你能不能,爱我一次?”

    方明阳呆了呆,林承斌又道:“我知道,这次自首,或许就是死刑,又或许,是无期。总之我林承斌这一辈子,注定了是要在监狱里过了。我不会后悔,方明阳,我只希望,你能原谅我之前所做的一切。”

    “其实我还是不后悔,虽然那一次是强迫,但是能拥有你一次,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虽然那次用他威胁你,我也知道,那次之后,你将更恨我,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知道,若不那样,或许,我往后的日子,永远也得不到你。”

    “果然,虽然和你在那小破屋住了一个星期,你根本不肯让我碰一下。”

    “方明阳,我现在在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还账。你说,我这一辈子能够还清吗?如果可以,你能不能,下一辈子原谅我,爱上我……”

    方明阳眼眶红了,拼命的眨了眨,泪水就这样掉了下来,滴在了那记着地址的纸片上,将那几个字晕开,湿透。

    他冲动的想要回信,码了几个字却突然发现,他已经看不到了。

    眨了眨眼睛,他一把抓起那记着地址的纸片,冲了出去。

    “总经理?”小秘书惊讶。方明阳却没有回他,匆匆走了出去。小秘书可是被关照过了的,要盯紧方明阳,方明阳一走,她立刻转身进了方裕兴的办公室,急急道:“总裁,总裁,总经理走了!”

    方裕兴吓了一跳,立马跟了出去,却发现方明阳站在了公司门口,尚凌正着急的和他说话。他心口松了一口气,挥了挥手让小秘书离开,自己也走了回去。

    尚凌刚好要来找方明阳,刚停下车便见方明阳从里面冲了出来,他一阵奇怪,上前将人拦下,这才发现方明阳红着眼睛,明显哭过。自然一阵着急。

    方明阳见着尚凌,眼眶又是红了红,扯了人往车里走,塞了那地址给他,叫道:“我们去这个地方。”

    尚凌看了看地址,那个地方还算不错,是个安逸舒服的地方,四周的环境也很适合一些老人家住。他问:“这个是?”

    方明阳道:“是林承斌他妈妈的地址,林承斌让,自首了。”

    尚凌今天没看报纸,咋一听这个消息,一阵惊讶。而后很快猜测:“他让你照顾他妈妈?”

    方明阳点头应了声,尚凌开了车子往那个方向开去。方明阳晃悠悠的坐在车子里,这次渐渐冷静,给李宇鹏拨了个地方电话。问清楚了事情。

    李宇鹏似乎不惊讶方明阳的来电,道:“现在这件案子还在整理,半个月后将和风龙堂所有罪犯一起开庭……怎么判还不是很清楚,估计不会轻。”

    方明阳的话给卡在了喉咙里,一阵难受,问道:“那,会不会死刑?”

    李宇鹏沉默了一下,道:“估计不是死刑就是无期,你知道,他杀的人不少。”

    方明阳咬了咬唇,这才想起那孤儿院失火的事情,点了点头道了声谢,便挂了电话。

    尚凌在开车,看了方明阳一眼,道:“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不要伤心。正如你说的,所有的人都要为他所做过的事情买账,他也不例外。”

    方明阳愣愣的点头,尚凌停了车,道:“到了,下来吧。”

    方明阳看了看小区,很宽敞干净的地方。按着门牌号找去,方明阳心中忐忑了下,还是举手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小保姆,老妇人的声音从屋子里出来,声音带着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