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耽美小说 > 攻成名受 > 分卷阅读128
    ,道:“是承斌吗……”

    方明阳顿时又红了眼睛。老妇人已经走了出来,看了他们一眼,有些失望,却还是笑道:“你们是承斌的朋友?”

    方明阳点头,道:“伯母你好,我是方明阳,林承斌的朋友。”

    “方明阳?”老妇人先是热情的请他们进去,而又猛地将方明阳推出去,吼道:“原来是你这个坏东西,你给我滚,滚!你这个害死我儿子的东西!!”

    方明阳愣了愣,那小保姆已经上前,将老妇人拉开,叫道:“伯母,伯母!你忘了老板的话了吗?方先生是老板最好的朋友,以后还要靠方先生照顾你。”

    “什么最好的朋友!你给我滚,滚!承斌就是知道有你照顾我,他才会走的!他才会不要我!你给我滚啊,滚啊!”

    方明阳愣了,他没有想到,林承斌早已经和家人商量好了。尚凌上前,拉着老妇人,笑道:“林伯母,你是要让承斌走的不开心吗?林伯母别担心,承斌会好好的,他还会回来的。你现在就该乖乖的听他的话,让我们照顾你,等他回来。”

    老妇人迷茫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小保姆,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小保姆愣愣的看了看尚凌,尚凌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她也点头。

    老妇人见保姆点头了,顿时激动的拉着尚凌的手,笑问道:“你知道承斌去哪儿了对吗?你让他回来好不好?他去了几天了,都没有回家。”

    尚凌愧疚的看着老妇人,道:“林伯母你听我说,承斌他是有急事,所以一定要离开一段时间,怕你一个人无聊,这才叫我们来陪陪你,你听话,先在这儿住着,我一会来接你好吗?”

    老妇人愣愣点头。尚凌哄着老妇人去屋子里等着,便将小保姆叫了出来,问道:“你知道多少?都说一说。”

    小保姆不过二十二三的年纪,尚凌严肃的语气下了她一跳,她沉默了一下,便开始将知道的说了出来。

    完结章下辈子你还是我的

    尚凌和方明阳静静的听着,发现这小保姆知道的,还挺多的。他笑道:“看样子,林承斌挺相信你的。”

    小保姆点头,道:“我来这里照顾伯母已经有好些年了,老板是我的救命恩人,若是没有他,我早就饿死了。”

    尚凌点了点头,道:“那这几天你先照顾着伯母,我会尽快安排好,来接她过去。”

    方明阳惊讶,尚凌却抽出了一叠钱,寄给她,带着方明阳先走了。

    路上,尚凌一直在沉默着。老妇人的情绪一看便不怎么好,也不是个清醒人,若是要照顾着,不是一般的麻烦。尚凌不是个圣人,特别是这老妇人是林承斌的母亲,对于尚凌来说,更是一个麻烦人。但他知道,以方明阳的个性,他一定会照顾她。

    于是,尚凌整理了一下思绪,道:“你妈和我妈两人这几天在挑房子,我会和她们说一下,让她们在附近,多挑一间,给林伯母。到时候三家住一起,照顾起来方便些。”

    方明阳点头,道:“也好。”

    尚凌的想法,方明阳怎么会不知道?他肯这么做,已经是顾及了他,这么做也正好,真要带回家照顾着,也是个麻烦事。出来的时候,塞给小保姆的那点钱,他也明白,不过是想让小保姆尽力照顾她。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等房子选定了之后,尚凌和方明阳便去接了老妇人。

    选定的房子,是尚信公司之前所投资的商业小区。在二楼,正好一排三套房,三家便这么紧挨着。为了方便照顾林母,尚凌又找了小保姆洗脑,让林母认了她为女儿,林母高兴得不行,小保姆也红了眼睛。

    而这套房,尚凌也说了在林母百年之后,便是她的,她自然更是愿意之极了。

    一番忙碌,风龙堂一案也开审了。方明阳没有去旁听,只是看了新闻。

    果然是无期。方明阳眨了眨眼睛,让小保姆这些天看好了林母,不要让她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消息。

    或许是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方明阳的心,倒是轻松了不少,因为有了林承斌的自首,整个风龙堂也成功的连根拔起。

    方明阳看完新闻呆了呆,这才对尚凌道:“我总有一种,剧情总算圆满完结的感觉?”

    “圆满完结?”尚凌呆了呆,看向了新闻。裴玲玲因为参与风龙堂的事情,甚至雇凶杀人,虽然杀人未遂,还是被判了刑,二十年。她一辈子最年轻美好的时光,就这么在里面荒废了,尚凌叹息了声,点头道:“是啊,都结束了。”

    尚凌这么说着,将电视关了,问道:“那他们的事情结束了,我们的呢?”

    “我们?”方明阳奇怪的问了声,尚凌道:“对,我们的婚事!”

    尚凌和方明阳的婚事在两个月后,便这么轰轰烈烈的办了起来。先是方尚两家订了飞机票去了荷兰,在荷兰举行了一场婚礼,而后这才又飞速的飞回了云阳,在云阳最大的五星级酒店,百铭星际酒店开办了一场中西方结合的婚礼。

    方明阳和尚凌皆是一身西装,两人各由父亲带着,走上了红地毯,而后手和手,在一众宾客的目光下,紧紧的牵在了一起。一众宾客,欢呼,掌声和贺喜一起,制造了一个超高的气氛。

    那个伤了的孩子的母亲也来了,孩子已经康复,叔叔叔叔的叫着尚凌和方明阳,还做了小小的花童。

    五彩的灯光下,方明阳的手被尚凌托着,无名指上,早已经戴上了戒指,这一步被省去,尚凌托着他的手,在无名指上,落下了轻轻的一吻。于是酒盏灯光之下,气氛再次升到了更高点。

    两人手牵手的切了蛋糕,又一桌桌的开始敬酒。虽然是得到了一干人的祝福,却总还有一些人无法接受的破骂,而后被保安请了出去。

    方明阳和尚凌有些小小的遗憾,却只是牵着手,相视一笑。

    按照方明阳的话来说,能得到这么多人的祝福,他已经很满足。路是他们自己选的,是被祝福,还是被破骂,他们都无怨无悔,也没得后悔。

    方明阳紧紧的牵着尚凌的手,他有种预感,自己的一辈子,将会很幸福很幸福,一直到天荒地老。

    送走了宾客的时候,已经深夜一两点。方明阳和尚凌一辆车,尚母和方母四人,又是一辆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了家。

    尚凌和方明阳也已经商量好了,将会住在尚凌家中,但方母那边也都同意了,其实两家人现在可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样都无所谓,不过她也为尚凌和方明阳备了房间,若有什么需要,也可以住过去。

    酒话闲谈的时候,方裕兴和尚信也谈起,几十年前,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老了之后,居然还有再次成为邻居的时候。不,应该是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还有成为亲家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