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孔武有“利” > 分卷阅读101
    ,那个被送回杭州的内卫,在路上已经被杀了。

    杀人者来无影去无踪,当地官府一点线索都查不出来,只能归结为当地盗匪为乱,就此不了了之。

    杭州城内突然多了个本领高强的盗贼,专偷那些达官贵人的家,杭州城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家里都被偷了个遍,便是如蔡相这样的人家,也不例外。

    官府一样没查出个名堂来,外头在打仗,这家门口也不安生,一时间议论四起。

    没过多久,朝中也传来了消息,终于将之前那又是杀人又是偷窃的事儿给盖了下去。

    这场纠缠了四年之久的战事,就快要结束了,索慎蛮国快退兵了。

    这可是件大喜的事情,只盼着即将到来的和平能持续得时间更久一点。

    但武宁心中依然有些不宁,蔡大庸明显是知晓她家里的身世之秘的,虽然证据没了,但凡事总怕个万一。

    孔研取笑她:“林四叔他们常说,江湖跑老了,胆子跑小了。你小时候总嚷嚷着要做侠女的,如今还没踏足江湖,胆子怎地就这般小了?”

    武宁不服,横他一眼说:“我这叫谨慎,小心无大错。”

    孔研笑着说:“你只管放宽心。蔡大庸如今管不了那许多了。这战事刚平,朝中便又是纷争不断的,他与陶彬两个,且有得算呐!”

    朝中有战事时,各级的官员倒是难得的一心,可战事一了,各人的心思便又动了起来。

    武宁便又皱眉:“真是没个消停。”

    孔研说:“大启气数将尽,谁都无力回天了。”

    此话一出,二人便都沉默了,孔研不想过于沉重,便问:“听说那个乔三娘又约你见面了?”

    武宁点点头,说:“也不知这一回她又有什么消息?”

    “去了便知晓,多猜无益。”

    这一次乔三娘与武宁见面,她依然选在了承恩寺。

    承恩寺一直都是香客云集、香火旺盛的,也只有乔三娘选的这间客堂要清净一些,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为之。

    乔三娘执起茶壶,倒了杯茶水递给武宁,武宁默默地接过。

    乔三娘笑道:“初次见小娘子时,小娘子应是还不到十岁吧。这才五年不到,小娘子的涵养功夫倒是越发好了,也不知是和谁学的。”

    她见武宁依然只是笑笑不说话,便话锋一转,说,“你别担心,我这次来,是来与你告别的。”

    “告别?”武宁有些吃惊。

    以乔三娘的身份,真不是她想走便能走得了的,蔡相与陶相,为她一人争风吃醋的事,武宁可是一直听在耳里的,早已是这杭州城里的旧闻。

    此时她说要走,这两个位高权重之人,真能放过她么?

    乔三娘笑了笑,笑容里带了丝解脱的意味,她看向武宁:“也是多亏了你家。”

    武宁立时闭嘴,看来,之前并不止是杀了那个内卫那样简单,也许他们暗中也与这乔三娘接触过吧。

    只是以她所知的,进忠大监那样阴晴不定的性格,怎会任由这乔三娘小小的娘子威胁呢?

    乔三娘知她心有疑问,便轻轻地说了一句:“其实,我不应姓乔,我本该姓夏。”

    姓夏?!

    怎会!

    武宁抬头诧异地望着眼着依然艳光四射的乔三娘,有些不可置信,她若真是这样的身世,怎会,怎会沦落风尘,以至如今?

    乔三娘叹了口气,许久才幽幽地说:“谁要我没有你家这样的好运呢?”

    好运,是的,从她阿爹武长生开始,便有杨家的全族护持,紧要关头,还有进忠大监这样的人物保护,这不是好运,是什么?

    可是如果可以,武宁真希望自家只是个普通人家,就像小时候在甜水村里一样,多么自在快活。

    武宁带着丫头们回到家中时,正见纪氏在指挥着人收拾东西。

    纪氏喜气洋洋地对武宁说:“你阿楠舅舅要成亲了,咱们回去喝喜酒去。”

    武宁记得那个有些单薄的纪楠舅舅,原来他都要成亲了啊!

    孔研悄悄与她说:“九叔此次回去也是要备考的。”

    哦,原来是要考试。

    孔研过了一会又加了一句,“我也一道回去。”

    听了他这话,武宁表情便有些怪异,她看了孔研一眼,孔研早已在孔家认祖归宗,虽说关系依然不太好,但他的嫡长子身份是定下了,如今他要一道回江陵,孔家那边肯放人么?

    孔研心细如发,见武宁这表情,便知她心里所想,说:“不用管他们。”

    好吧,知道孔研一惯主意大得很。

    武长生从外头回来没过几日,他们便坐船要往江陵去了。

    来时他们只一条船,回时却是三条船。

    来时是一家三口,回时是一家四口,外加一个孔研,还有老师何江先生一家子。

    性情愈加爽朗的武长生哈哈笑着说:“这几年还是不亏。”

    武宁悄悄问父亲:“以后咱们还来杭州么?”

    武长生眼里亮着精光,看着宽阔的江面,说:“来!”

    他虽无意于权势,但要护佑家人平安,唯有掌握权势方可,姓武还是姓夏,又有什么关系呢?

    …………

    成兴八年,将大启赶至江南一隅,时时侵扰大启的索慎蛮国,终在与同为北方部族的黑鞑一战中败北。

    至此,索慎蛮国独踞北方的局面,再也不复存在。

    在它的东北,黑鞑正在崛起,南边的大启国也有了喘息之机。

    …………

    成兴九年,隶属江陵府的一个小村落,一个小婴儿呱呱坠地。

    “就叫孔利吧!”

    “为何?”

    “孔武有‘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