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10
    一珩很烦躁抓了抓头发,放低姿态跟褚雁鸣说:“褚老师,真不是我故意表现不好。”瘪瘪嘴,他看向庞西西那边嘟哝了一句:“明明我跟庞西西小姐姐适合度也很高的啊。”

    褚雁鸣终于抬了头,淡淡地看了刘一珩一眼,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骨子里的清冷,猛然散发出来,震慑得某人立马闭嘴。

    悻悻地喝了大半瓶的冰水,刘一珩再不敢在老板面前太聒噪,他躺在了躺椅上,戴着眼罩闭上眼休息。褚雁鸣低沉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跟绿色有关的网络用语之类的,有哪些?”

    从躺椅上惊坐起来,刘一珩立马扯下眼罩,瞪大眼诧异地问褚雁鸣:“褚老师,您终于玩微博了?”

    摇摇头,褚雁鸣说:“不玩。回答我。”

    刘一珩想了想,随口说:“……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有点绿?”说完他自己总觉得跟单身的老板说这个好像有点不对劲?

    褚雁鸣眼皮微垂,褐色的眼珠被浓黑的长睫毛遮住,他的手机发出咔噔一声,握着手机的手背凸起了几根筋骨,在冷白的肤色下,更加明显,余光似有似无地往另一方向扫去,落在一大一小的两抹身影上。

    单纯的庞牧小朋友正在跟庞西西撒娇,他两手捉住妈妈手里的冰矿泉水扭了扭肩膀,不肯松手,睁着一双大眼睛,睫毛不停地往下扑,一句话都不说,可这副模样,也够惹人怜爱了。

    虽然心软,庞西西还是狠下心说:“不可以,喝了会拉肚子,要打针的喔!”

    庞牧就是不肯松手,声音软软的:“妈妈,我口渴。”

    这里的水都是冰水,庞西西暂时找不到常温水,已经让助理去买去了。

    母子俩正僵持着,金欧走过来,递了一瓶自带的还没开封的常温矿泉水,笑说:“喝我的。”

    顺着瓶子上好看的手望过去,庞西西赶紧接了水站起来道谢。

    金欧大方一笑,说:“不用客气,你儿子很可爱,长的蛮像你的。”

    一边倒水给庞牧喝,庞西西一边抬头答说:“是啊,眼睛眉毛都很像我,他小时候很容易被误会成女孩子。”

    喝够水的庞牧小声说:“才不喜欢粉色!”

    金欧调侃一句:“小直男。”

    庞西西也笑,金欧点个头就走了。

    坐下后,庞西西抱着庞牧教育说:“以后你表舅教你的话,一个字也不要听进去了。”

    “为什么?”庞牧纯澈的双眼充满疑问。

    庞西西只能模糊说:“因为表舅跟你讲的话,你暂时还不能明白全部的意思,说出去会伤害到别人,我们无缘无故不可以伤害别人,对不对?”

    抿了抿小嘴,庞牧很噘着嘴说:“可是那句话不是坏话。妈妈不是说,要开心乐观吗?”

    庞西西问:“哪里乐观了?”

    庞牧说的很慢,但是流畅:“要想生活过的趣,头上总要有点绿。如果头上有绿色,生活就很有趣,妈妈,这样不好吗?”

    琢磨了好一会儿,庞西西才知道表弟教了庞牧什么,她松了口气,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瓜,说:“你这句话是没错,但是这句话是根据一句不好的话改编来的,一般人听了会觉得不开心,所以以后只跟妈妈说,不说给别人听,就当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好吗?”

    听庞西西这么解释,庞牧才乖乖地点了点头。

    而庞西西在心里早就把表弟又骂了一顿,还好依褚雁鸣的性格,应该不了解这种痞话。

    旁边的金欧坐下没多久,李晓倩就走到了她身边很自然而然地坐下。

    随意瞥了一眼身边的李晓倩,金欧戴着墨镜,手里也拿着一瓶水,助理正在帮她打扇子。

    李晓倩笑问她:“你对她很好啊。”

    红唇扬起,金欧笑说:“庞西西是很好的后辈。”

    拍了下金欧的肩膀,李晓倩笑说:“少来。”

    好的后辈那么多,怎么偏偏只对庞西西好。

    一般来说,有背景的艺人会红的不会太晚,像庞西西这样都快三十岁还有孩子的艺人,红起来真的就靠运气,比如说这个节目播出,她很有可能因为可爱的庞牧而走红。

    这个节目又不是已经做起来的有口碑的流量综艺,第一批进来的人里,都不是主动,而是被动受邀的,所以也不存在被金.主塞进来的可能。

    那么没背景的庞西西到底哪点值得金欧对她好,李晓倩真的很好奇。

    金欧还是不肯开口,李晓倩继续说:“这个后辈运气真的蛮好,跟褚雁鸣分在一组,她之前有部网络剧口碑也很好,真的是好运连连,想当初我们入行的时候,这样的好运熬三五年才有一次。”

    话里话外,多少有点酸味。

    金欧挑眉说:“影帝的热度不是那么好蹭的。”

    “什么意思?”

    拿下墨镜,金欧抬眼问她:“三年前的事,忘了?”

    仔细回想了下,李晓倩好像有点印象,当初一个跟她们差不多时间入行的已经是二线的女艺人,跟褚雁鸣同剧组的时候传过绯闻,那部电影上映之后,她出现的镜头几乎为零,后来也在圈内销声匿迹,据说是得罪了楚星影视公司的高层。

    楚星影视就是褚雁鸣所在的影视公司,只不过他现在已经出来自己开了工作室,工作室仍旧挂名在楚星。

    这就是为什么金欧在答题环节,悬崖勒马的缘故。

    李晓倩问:“褚雁鸣跟楚星高层的某位关系很好?”

    金欧答的很隐晦:“不止是这样。要开拍了,走吧。”

    显然金欧不想再答,李晓倩也没有多问,跟丈夫一起牵着女儿往胡京那边过去。

    庞西西把庞牧从躺椅上抱下来,带他去上了个厕所之后,也准备重新回到拍摄场地,入镜之前,正好看到也往镜头前面走的褚雁鸣。

    从后面看去,褚雁鸣身材颀长高大,瘦而不弱,微风从背后吹拂,他的衣服正好紧紧地贴在身上,包裹出宽肩窄腰的流畅线条,脊背结实,很显然是经常适量锻炼过的身材。

    庞西西故意放慢了速度,想比他晚一点过去,几十秒的时间就足够两人拉开很大的距离。

    哪知道褚雁鸣的步伐居然也变慢了,走在两人中间的庞牧,犹豫了一下还是牵起了他的手,变成了父母之间的小桥梁。

    来不及阻止的庞西西嘴角抽了抽,不是说,母子之间会有心电感应吗,难道庞牧的感应装置失灵了,还是说,已经彻底坏掉了?

    庞牧抬头朝庞西西细声说:“妈妈,爸爸在等。”

    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庞西西正好跟褚雁鸣齐肩,她不大好意思地解释说:“小孩子有点喜欢乱说,褚老师不要介……”

    害羞的情绪从面颊一直蔓延到耳根,庞西西侧脸的碎发在微风中轻轻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