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17
    第13章

    庞西西最后一个菜做好之前,姜乔的饺子也都已经下锅了,至于为什么下锅这么晚,是因为煮饺子对她来说也需要上网搜索,毫不夸张的说,她连节目组准备的煤气灶都不会开。

    摄影师拍这段的时候,内心十分崩溃,也不知道该近距离拍摄,还是远距离拍摄,仿佛远和近哪一个都拍不出来“会做家常菜的姜乔”,如果找个替身大概会好点。

    只不过……综艺节目的替身,大概是世界史上第一例。

    刘一珩和小海在露天的场地上端着小板凳坐着,双双抿着唇,对姜乔的厨艺表示深刻怀疑。

    说好的会做家常菜呢?

    难道因为饺子不是菜,所以就不会煮吗?

    刘一珩此刻只想替饺子喊冤:我怎么就不家常了!!!

    姜乔的经纪人刘琼全程黑脸地站在后面,她本来是打算走的,可是终究是不放心姜乔。等了这么久,果然还是看到了某人自作孽不可活的样子。

    刘琼都不知道跟摄影师暗示过多少次,把镜头转向刘一珩跟小海,但姜乔动作实在生疏,要弥补只能靠后期剪辑,只有保留下她往锅里倒水、扭开关的动作,才勉强看的过去。

    过了十分钟中火慢煮,饺子终于出锅,这顿晚餐真的来之不易。

    刘一珩和小海还是尊重姜乔的劳动成果,乖乖溜溜地端着碗去盛饺子,刘琼也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只要熟了就好惊喜就像龙卷风,来的又快又狠。

    刚想到这一茬的刘琼就被打脸了。

    小海咬下第一口饺子,中间的猪肉还是生的,本能地就吐了出来。

    再看刘一珩,也没能幸免,吃了半生不熟的猪肉直恶心干呕。

    刘琼按着摄影师的肩膀这个时候还是拍姜乔吧,比起受害者,还是罪魁祸首比较淡定。

    然而摄影师根据后面副导演的要求,直接不拍。

    这一段拍了完全没有能用的,还不如节约储存空间。

    摄像机一关,姜乔就把手里的厨具都摔了,刘琼赔笑打好招呼,把姜乔带到房间里去谈话。

    房间里隐隐传来姜乔的哭声,她说:“我看着差不多都变色了我就捞起来了,他们吐什么吐啊!一点不尊重人!”

    “你吃一口试试。”刘琼翻个白眼。

    扯了扯嘴角,刘琼双臂交握,继续正色说:“现在不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要么你选择把你会做家常菜那一段切掉,要么赶紧学起来。”

    做菜不好上手,可是姜乔不是很愿意剪掉那一段,否则她就更比不过庞西西了,还怎么在褚雁鸣面前刷好感。

    姜乔又抱怨起来:“褚影帝凭什么跟那种离异带孩子的女人在一组?”

    刘琼直言不讳:“我要是男人,我也选庞西西,至少能吃上一个月的正常饭。”

    “喂!你到底是谁的经纪人啊?”

    “别嗦了,到底切不切?”

    咬咬牙,姜乔说:“不切!我今晚就开始学。”

    刘琼有这个答案就够了,她转身就出去跟导演组沟通。如果不是一年前姜乔勾.搭上某大佬,而刘琼的事业正好陷入瓶颈,她也不会答应带这个麻烦精,她天天都盼着合约到期,跟姜乔一拍两散。

    这边处理完,姜乔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剩下的饺子煮熟了,正想喊刘一珩和小海回来吃,俩人一眨眼都不见了。

    姜乔气的咬牙,她还能不知道刘一珩带着孩子去哪儿了?她就想看看,庞西西还能把家常菜做成满汉全席吗?搞笑。

    机智的刘一珩确实是带着小海去投奔庞西西了,下午看着她挑菜的样子,他都心动的不行了。

    毕竟娴雅温柔还长相清丽女人,对于在业内见多了妖艳货的刘一珩,简直就是一股清流,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好嘛?

    邻家可爱又迷人的小姐姐,说的就是庞西西。

    不等刘一珩和小海到了那边,庞西西的菜已经全部出锅了,蒜香鲜虾西蓝花、青菜瘦肉香干、土豆烧肉和一道番茄汤。

    荤素搭配,鲜红嫩绿浅黄,味道飘香。

    看起来、闻起来都太太太有食欲了!

    拍摄一天的摄影师,都觉得自己立马要变成饿鬼转世了,这样的家常菜真的非常想吃了!

    洗干净手,庞西西走到厨房门口问褚雁鸣:“褚老师我们在哪里吃比较好?”

    指着楼上,褚雁鸣说:“阳台空气比较好,正好还有个圆桌。”

    商量好,褚雁鸣就要去帮忙端盘子,工作人员哪里敢让影帝浪费时间做这个,直接帮忙把菜都端上去了,摆在了小桌上。

    庞西西手里拿满了东西,工作人员也都已经上去了,楼梯的每一级都不矮,她只好拜托褚雁鸣,请求他说:“麻烦你帮我把啾啾带上去可以吗?”

    褚雁鸣点了头,庞牧朝他伸出手,想牵着他走,但是他们俩的身高差,牵手上楼梯反而费劲。

    褚雁鸣干脆把庞牧抱了起来,往楼梯上去,他胳膊肌肉匀称紧致,用力的时候微微鼓起来,曲线很好看。

    褚雁鸣一米八五的身高,轻轻松松把庞牧举得很高。

    庞牧从来没被抱这么高过,挥舞着肉肉的小手臂,难得大着胆子说:“再高点,再高点。”

    长臂高展,两臂肌肉绷紧,褚雁鸣把庞牧高高地举过头顶。

    听着庞牧的欢笑声,庞西西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嘴角自然地翘起。

    夕阳西下,整片天空都笼罩在橘黄的天然灯罩下,给一家三口的背影上增添了几许暖金色的光辉,如同一幅以温馨为主题的人物画。

    终于开饭了,庞西西摆完碗筷,摆椅子,她把自己和庞牧的椅子靠的很近,和褚雁鸣之间拉开了一定距离。

    褚雁鸣伸手把三把椅子的距离调整得统一,解释说:“庞牧靠楼梯太近,不安全。”

    回头看了一眼楼梯,庞西西抿了抿嘴角,心里腹黑:明明离楼梯还远着。她当然也不敢把褚雁鸣的凳子挪回去,只好默认了座位。

    两个大人把一个小孩子夹在中间,不管从正面背面还是侧面看过去,都像真的一家三口一样。

    庞牧最先落座,但是家教良好,没有急着拿筷子。褚雁鸣坐下后,在摄影师的示意下,尝了一口,从基围虾开始,刚入口,眸子里适时地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不是说美味到人间绝无仅有,但是家常的味道,褚雁鸣也确确实实已经好几年没有尝过了,乍然冲击口腔,回味无穷。

    镜头就在身侧,褚雁鸣抿了抿唇,表情微微有些严肃,很诚恳地评价:“很好吃。”

    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溜进耳朵,庞西西红着脸低下头,没敢看褚雁鸣的眼睛,印象里,他很少夸奖人的。

    这顿饭结束,今天的拍摄也就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