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21
    节目组准备的房间,都只有基础设施,庞西西的房间她有稍微加一点装饰品,会用带来的布把桌子铺起来,还摆上了庞牧喜欢的玩偶。褚雁鸣的房间非常的简单,除了铺上干净的格子床单,桌上有碗筷水杯,在空出来的地方放了行李箱,没有一件多余的物品。

    正好摄影师拍摄完出来,庞西西赶紧拉回视线,准备吃早饭。

    这一餐饭吃的很安静,没有人讲话。庞西西和庞牧都拿着勺子小口小口地吃粥,褚雁鸣吃慢条斯理地面条,尽管嘴边会沾上汤汁,看起来还会斯斯文文的。

    吃完过后,四组家庭在附近的空地上聚集在一起,这边架起的摄像机一共有十台,从不同的方向,对准所有嘉宾和主持人。

    胡京宣布说:“今天的主要内容,就是想办法不花一分钱找到菜,时间地点不限制,找不到的人,没有午饭可以吃哦。只有两点过后,我们才会提供迟来的午餐。”

    奉送县人口不少,拍摄地的居民也不少,其实艺人们要找到食物不算难,难的是,怎么用合理的办法找到能够做一顿足够一家三口吃的食物。

    庞西西有点发愁,她不喜欢平白无故找别人要东西。

    带着草帽的胡京说完规则之后,对镜头高举双手,笑着说:“爸爸妈妈们现在带着孩子出发吧!”

    不同的摄影师跟拍不同的嘉宾。

    庞西西牵着庞牧,看向褚雁鸣,问他:“褚老师有什么想法吗?如果直接去找别人要食物,会不会不太好?”

    虽然都不是什么很贵的东西,但是没有钱,庞西西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褚雁鸣似乎看出她的窘迫,双手放在口袋里,气定神闲,态度有些冷淡,说:“钱是货币,但货币不是钱。只要我们能给出等价值的东西,或者更高价值的东西,合理换来一些蔬菜,应该不难。”

    庞西西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别说等价值的东西,能拿出来的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她又抬头看了一眼褚雁鸣,太阳底下,他的轮廓分明,五官精致,这两天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他总是很镇定理智地先分析,再执行,慵懒随意的姿态,还挺让人有安全感。

    也不怪那么多的人喜欢他这张脸,喜欢他的人。

    影帝的合照,也算有价值的东西吧,用来换三个土豆不算占别人便宜。

    对上庞西西的视线,褚雁鸣眼尾挑了一下,眼神依旧淡漠。

    大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照片也就值三个土豆。

    褚雁鸣淡声问:“笔有吗?”

    “房间里有。”

    “去拿。”

    庞西西小心翼翼地投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褚雁鸣继续说:“不是会画画吗?规则说不能用钱,没说不能用别的东西。”

    “噢。”庞西西牵着庞牧往家里去,褚雁鸣也跟上。

    各自回了家,庞西西找出来笔,但是没有画纸。庞牧也在自己的小背包里翻找东西,他今天穿的灰色的套装,衣服裤子上都有口袋,他不知道捏了一把什么放进口袋,只有摄影师注意了。

    庞西西在门口跟褚雁鸣回合的时候,举起手里的笔,尴尬说:“抱歉,只有笔,没有纸。”

    褚雁鸣拿出几张空白的纸,像是从本子上撕下来的。庞西西看得愣了一下,那是他工作上用来做笔记的本子,他一直都十分珍惜,不会弄脏一点,而且保养的非常好,皮革封面每隔一个月养护一次,用过的页面从来没有留空白的地方,现在怎么……就撕了。

    缓步下了楼梯,褚雁鸣看着发呆的庞西西,解释说:“现在重要的是完成任务,出发。”

    回应了一声,庞西西牵着庞牧一起走了,小家伙的另一只手揣在口袋里,握成了拳头,好像是捏着什么东西。

    一家三口在村里走了四十五分钟,都出了汗,但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人家交换东西,要么是人不在,要么年纪太大了,不大认得他们,说着一口方言,沟通不便。

    腿酸的庞牧忍不住喊了累,庞西西先给他揉了下小腿,在想要不要跟褚雁鸣商量下,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但一想到他的敬业,以及早上的冷漠态度,她就什么都不敢说了,沮丧地扭头朝褚雁鸣看了一眼。

    他正站在树荫底下,和摄影师在说着话,身材颀长高大,修长的双腿笔直站立,右手微微抬起,放在腹部附近,斑驳的光点穿过层层树叶,落在他黑色的头发和严肃的脸上,衬得他的五官愈加出挑,他在工作中认真的气质真的很迷人。

    庞西西想了下,正准备鼓起勇气去跟褚雁鸣商量,对方就已经走过来了。

    两人之间隔着一点距离,褚雁鸣才不至于需要俯视她,声音不大地说:“跟摄影师沟通过了,暂停一刻钟,休息一下再继续拍摄,找个凉快的地方待着。”

    庞西西惊讶地抬头,明润的眼睛瞪的更圆,涂了西瓜色口红的唇,也微微张开,露出一点点粉色的舌尖,她以为褚雁鸣跟摄影师在讨论找食物的问题,没想到居然说的是这个。

    第18章

    褚雁鸣的好意,让庞西西有些无措,她站起身,正想要道谢,他却已经走了,只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她想,肯定还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个发错的语音,让他讨厌了吧。

    庞西西默默地抱起庞牧,到了阴凉的树底下,找了一块大石头坐着。

    最大的三棵树都连在一起,褚雁鸣也在树下,所以一家三口离得不算远。

    站在附近的摄影师一直扛着二十多斤重的摄像机,也累的大汗淋漓,找了棵树坐下休息,停止了拍摄。

    没有了镜头前的拘束和压迫感,庞西西和庞牧都轻松了很多。

    夏日的上午,坐在成荫的树下,听着蝉声,还有清风拂面,其实还挺惬意。就是……气氛不太对。

    庞西西蹲在庞牧前面,背对着褚雁鸣,看儿子的脚丫有没有被鞋子磨红,她柔声问:“脚痛不痛?”

    摇摇头,庞牧也盯着自己的脚,说:“不痛,但是,想喝水。”

    庞西西站起身环视一圈,她的助理并没有跟来,她只好看向摄影师那边,褚雁鸣正在跟摄影师讲话,讲完之后就接过了一瓶水,她隐约听见“不好意思,只有一瓶”这句话,就只好放弃前去讨要。

    转身安抚了一下庞牧,庞西西说:“妈妈现在去找助理阿姨拿水,你等我一下好吗?乖乖地不要动喔。”

    庞牧还没回答,庞西西就看见他歪着头,从她身侧看过去。

    听到脚步声,庞西西回头看了一眼,褚雁鸣手里拿着一瓶上窄下圆包装的矿泉水过来,直视着她,越走越近,近到她已经能清楚地看到他的五官。

    抿了抿唇,庞西西耳廓忽然红了,双腿也有些僵硬,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昨晚的那条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