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30
    气十足的吊带长裙过来,露出了肩膀和大片胸口。她的皮肤还算白,画着精致明艳的妆,和在小镇拍摄的样子很是不同,乍然看去,有些眼前一亮的感觉。

    女人对女人的行为最敏感,李晓倩和金欧比男人们反应快,很快都看到了姜乔的小心机,穿着简单休闲的两人只是浅笑一下,就各自继续手上的事情。

    手上还拿着台本的庞西西,并没有关注身后的动静,却听见姜乔在她身后说了一句话:“西西姐,麻烦让我过去一下。”

    庞西西正好站在两个沙发之间,稍微前面一点位置,她立刻转身,看了姜乔一眼,从对方的带笑眼里看到了居高临下的意味。

    今天庞西西没有特别打扮,纯白T恤和牛仔短裤,清丽秀气,和精心打扮的姜乔比起来,少了一丝张扬凌厉,但多了一份温柔娴静。

    两个人站在一起对比,姜乔的衣服确实要扎眼一些,她这副打扮走秀或者出席活动没有问题,如果要录制亲子综艺节目的预告片,非常的不和谐。

    不过庞西西不在乎这些,她在乎的是,在姜乔说完那句话之后,庞牧下意识地躲去了她的身后,踮起脚尖紧紧地揪着她的上衣。

    姜乔吓到了庞牧,她定定地站在那里,右手掌心朝外,左手搭在右臂的肘关节处,用略带敌意的姿势,等着庞西西让开位置。

    庞西西自认是比较好说话的人,但她不是没有底线。她有自知之明,她希望别人也有。

    很显然姜乔没有。

    摸了摸庞牧的头,庞西西当着孩子的面,声音还是温和的,平视姜乔,她说:“你可以从右边过去。”

    坐在沙发上的褚雁鸣,抬头看向这边,挑起的眼尾里,带着淡笑。

    松鼠会咬人了。

    姜乔脸色一变,完全没想到庞西西会拒绝她这么小小的一个要求。

    庞西西不仅拒绝了姜乔,还无视了姜乔,她又转了身面对庞牧,安抚性地摸了摸儿子的脸颊,指腹轻轻地擦过他柔软的脖子,对他莞尔一笑。

    妈妈的笑,很容易让孩子感到温暖和有安全感。庞牧果然松开了抓住庞西西衣角的手,抱着她的腿抿着小嘴,眼睛往她手上的A4纸撇去,虽然他认识的字特别少,但他知道,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将会是他和爸爸产生联系的桥梁。

    后面站着的姜乔脸色僵了一下,也没有继续纠缠,真的就从庞西西的右边走过去,她踩着细长的高跟鞋,每走一步,都能在地面戳出响声,让人感受到她的嚣张和跋扈。

    刺耳的响声让不少人都皱着眉,庞西西更加温柔地抚摸着庞牧的脸蛋,跟他说着台本上的内容,转移他的注意力。

    姜乔走到两个中间的时候,早就把两边都扫了一眼,左边坐着刘一珩和付良以及两个小朋友,相互之间隔的有点距离,还余下一个空位置,右边的李晓倩抱着牙牙,褚雁鸣的旁边也剩下了一个位置。

    笑了一下,姜乔径直往褚雁鸣身边走,微微弯腰,双手捋了下臀后的裙子,正准备坐下去,这边沙发上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了过去,直直地看着她,生生把她的动作看停了。

    褚雁鸣的眼光尤其冷厉,他手上虽然看似随意地把玩着手机,但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姜乔感到不妙。

    沙发这边的气氛,瞬间就变了,姜乔头皮一阵发麻,凝固在脸上的笑容,变得十分生硬,褚雁鸣身边的空位置,也像是铺上了一层针毡,让她望而生畏。

    但姜乔的腰都已经弯下来了,这样子被排斥,每一秒时间都让她觉得那么地漫长。

    好几秒钟过后,姜乔笑容更加灿烂了,冲着褚雁鸣喊了一声“褚老师”,接着一顺喊过去,跟金欧和李晓倩夫妻俩都打了招呼,配合着弯腰点头的动作,强行挽回颜面。

    打完招呼,姜乔很自觉地坐到了刘一珩身边,她低着头,咬了一下唇,双手自然而然地搭在膝盖上,指尖却有些微微发抖。

    休息间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只有庞西西还蹲着跟庞牧说话,她突然意识到,好像只有自己在说话,于是回头看了一眼,正好撞上了褚雁鸣的视线。

    庞西西本来想若无其事地挪开眼睛,褚雁鸣却主动问了她一句:“沟通得怎么样了?我们需要提前沟通一下吗?”

    点了下头,庞西西牵着庞牧走过去,两边的沙发只剩下褚雁鸣身边这一个位置。

    说起来,庞西西的资历还不如对面沙发的付良,刘一珩还是褚雁鸣工作室签下的人,也都坐在对面,这让她多少有点不自在。

    刚坐下的瞬间,庞西西的胳膊擦过褚雁鸣的衬衫,隔着薄薄的衣服,感受到了他温热的体温,又听见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有没有庞牧不想回答的问题?让节目组的人提前删掉。”

    莫名之间,庞西西觉得安定了很多,坐姿也没那么僵硬了,笑一笑,她有点无奈地说:“啾啾现在什么都不肯回答呢。”她把庞牧拉过来,抱在了腿上。

    金欧侧头跟庞西西说:“小朋友害羞,付良问蒙蒙的时候,她脸都红了。”

    李晓倩也插了一句话进来。

    对面的姜乔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向这边。

    庞西西接上了金欧的话,笑说:“啾啾是有点内向。”她腿上的庞牧立刻转身侧坐,把头埋进了她的怀里。

    休息间里的气氛从这一刻开始恢复正常,其他嘉宾又轻松随意地交谈起来。

    摸着庞牧的头,庞西西用下巴蹭了蹭他黑茸茸的头顶,柔声说:“那你自己挑几个问题回答好吗?”

    褚雁鸣也看着别扭害羞的庞牧,循循善诱说:“如果不知道怎么选,干脆就按顺序答前几题。你不用担心我会生气,说自己想说的话就可以了。”

    庞牧捂着双眼,从指缝里漏出一点光,去偷看褚雁鸣,看到爸爸也在看他,黑亮的眸子放出一点璀璨的光彩,又扭头靠在庞西西的怀里。

    庞西西圈着庞牧的小小身体,触摸着他柔软的皮肤,小声问他:“就回答前三个好吗?”

    抬起头,庞牧看了褚雁鸣一眼,勾着庞西西的脖子,在她耳边细声说:“不想要爸爸听见。”

    说完这话的庞牧,整颗小脑袋都红了,粉红的颜色一直蔓延到脖子上,他双手紧紧地缠住庞西西,更加不敢看人。

    庞西西轻笑一下,问他:“那就不让爸爸听见,好吗?”

    庞牧在她怀里点了点头,肉肉的手臂一点没有松开的意思。

    终于说服庞牧的庞西西鼓了下嘴,转头看了一下褚雁鸣,话还没说,商量的眼神就先出现了,她眨着亮亮的眼睛看向他。

    褚雁鸣唇角弧度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说:“那我避开一下。”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入耳的时候,让庞西西感觉耳廓微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