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33
    一点点温柔,问他:“啾啾,喜欢以前用的沐浴露吗?”

    双眼亮了一下,庞牧注意到褚雁鸣对他的称呼变了,低着头压着下巴笑说:“喜欢。”

    “那为什么现在不用了呢?”

    摇摇头,庞牧说:“不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不用的?”

    想了下,庞牧说:“去年。”

    褚雁鸣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下,微微往庞牧唇上看去,问:“以前……你在哪里见过我?是电视上吗?”

    面颊飞红,庞牧想起褚雁鸣站在录影棚外面偷听了他说的话,非常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腼腆地笑了笑,摇了摇头,一双耳朵透红。

    上完厕所,庞牧穿好裤子,褚雁鸣蹲下.身,右腿弯曲,手肘搁在大腿上,挡在他面前,平视他,弯了弯眼睛,露出少有的微笑,问:“那可以告诉我,是在哪里见过我吗?”

    庞牧盯着褚雁鸣的褐色的眼眸,眨着眼,抿着唇,没有答话。

    褚雁鸣非常耐心地看着庞牧,等他开口。

    两人对视了足足一分钟,庞牧才细声说:“那你不能告诉妈妈。”

    挑了下眉,褚雁鸣笑意更浓,说:“好,不告诉她。”

    庞牧鼓着小脸问:“这是……爸爸和我的秘密吗?”

    扬唇笑了下,褚雁鸣音调不高,说:“是的。”

    举起小手指,庞牧伸到褚雁鸣面前,说:“拉钩。姥姥说,拉了钩就不能骗人。”

    “好。”褚雁鸣也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住庞牧又肉又软的小手指,说:“不骗你。”

    收回手,庞牧才说:“妈妈的本子里,有爸爸,短头发的爸爸,长头发的爸爸,短袖子的爸爸,长袖子的爸爸,还有穿裙子的爸爸。”

    笑着动了动眉头,褚雁鸣明润的眼睛里放出璀璨的亮光。

    他可没穿过裙子,庞牧看到的应该是古装戏的照片。

    想了下,褚雁鸣又问:“什么颜色的裙子?”

    皱着秀眉努力地想了想,庞牧摇头说:“不是绿色,不是红色,不是黄色。”

    褚雁鸣差不多能明白小朋友的意思,庞牧应该是知道颜色,但是想不起来名字了。

    褚雁鸣迟疑着问:“褐色?像木头的颜色?”

    庞牧小脑袋直点,说:“是,木头,木头的颜色。”

    这下子,褚雁鸣笑的更厉害了,他演过的古装戏很少,穿褐色衣服的,也只有去年的那一部。

    庞西西去年都还在看他的电影,甚至收集他的照片。

    站起身,褚雁鸣一手摸着庞牧的后脑勺,一手插兜,说:“走吧。”

    仰着脖子,庞牧好奇地问:“爸爸不上厕所吗?”

    轻咳一声,褚雁鸣说:“……我等下上。”

    庞牧也没有多问,拉着褚雁鸣的手,就跟着他一起走出去了。

    庞西西在外面等的有点着急,看到庞牧好好地出来,走到了男厕门口,问褚雁鸣:“褚老师,啾啾怎么了吗?”

    微摇一下头,褚雁鸣淡声说:“没什么事。”

    狐疑地“哦”了一声,庞西西道过谢,让庞牧洗了个手,就把他带走了,她回头发现褚雁鸣没有跟上来,脚步顿了一下,还是继续往录影棚那边走了。

    录影棚里,轮到了李晓倩他们一家,牙牙坐在父母中间,活泼地动来动去,时而鼓掌,时而歪头撒娇。

    庞西西低头看了下自家的这个,什么时候庞牧也能这样就好了,不过她想,应该是很难了。

    在教育这一方面,庞西西和她父亲的观点比较一致,男孩子必须要独立有担当,有自制力。庞家人虽然疼爱庞牧,在物质上在不奢侈浪费的前提下,充分满足他,但在有些事上绝对不会过分宠溺他,比如吃糖的爱好,平常尽量按照规矩来,一周只有五天可以吃指定品牌的糖,每天五颗,如果发现有偷吃情况,会扣掉一天的吃糖机会。

    很多事上,比如睡觉时间、饭前便后一定要洗手,庞父都给庞牧定下了规矩。毕竟隔代亲,其实执行起来的时候,偶尔会放纵他一下,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庞牧却很习惯这种生活方式,大人说怎么样,他就怎么样做,现在已经很少有任性的时候。

    庞西西喜欢乖巧的庞牧,会让她觉得特别的温暖,但她也非常想看到宝贝儿子能有开朗的一面。她有时候也会反思,是不是太严格了,可当她放松标准之后,庞牧仍旧会遵守以前的习惯。

    所以现在,庞西西都不会刻意跟庞牧强调规矩,很多事都让他自己去思考判断,她尊重他的意见,她希望他有自己的主见和想法。

    最重要的,庞西西是希望庞牧真的开心。

    录影棚里嘈杂的声音打断了庞西西的思绪,她的余光正好看到褚雁鸣从门口进来,似乎对着她笑了一下。

    庞西西假装没有看见,收回视线,继续看着大红沙发上,最后一组家庭,姜乔和刘一珩一家子拍摄预告片。

    气场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看不到,描述不出来,但一定能够感觉到。

    姜乔和刘一珩分别坐在小海的两边,小海两手合拢,放在双腿之间,笑容有些局促。两个大人明明在笑,尤其姜乔笑的更是灿烂,刘一珩脸上也有微笑,唇边的小梨涡其实很能增光添彩,给人明媚开朗的感觉,偏偏和姜乔坐在一起,笑容说不出来的怪异。

    这一家子,看起来特别不和谐。

    庞西西抱臂站着,心里琢磨着她和褚雁鸣之间的镜头,后期剪辑之后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

    无意识地把指头放在了下巴上,庞西西盯着沙发上的人看。

    褚雁鸣悄无声息地走过来,顺着庞西西的视线看过去,突然出声,声音微冷:“最后一组了吗?”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庞西西被吓的一愣,眉毛和耳朵一起动了下,诧异地看过去,回答了褚雁鸣的话,说:“是的,牙牙和蒙蒙的都拍完了。”他怎么会来问她。

    褚雁鸣微扬下巴,说:“姜乔今天穿的衣服,形制上和《大唐盛世》里配角的服装有点像。”

    《大唐盛世》,就是褚雁鸣穿“裙子”的那部电影。

    庞西西还真看了过去,貌似有点像,蹙着眉,她回答说:“没看过,不清楚。”

    轻笑一下,褚雁鸣眼尾扫过庞西西的脸颊,问:“没看过?”

    庞西西笃定说:“嗯,没看过。”

    褚雁鸣挑起眉毛,勾着唇角看着她抿着唇的侧脸,光滑细腻,白皙的皮肤里透着一点点粉色,好像……还有点脾气?

    第26章

    发脾气的庞西西脸庞绷得很紧,面颊有种微微嘟起来的感觉。

    褚雁鸣又低头看了下庞西西的手指头,果然拇指抠着食指,她有情绪的时候,手部总会有些小动作。

    褚雁鸣正要跟庞西西解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