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37
    了手机,迟迟没有回消息过去。

    对话框上方不停地出现“对方正在输入中”,消失了一会儿又出现,出现了半天又不见消息,过了一回儿又再次消失。

    庞西西扬起嘴角笑了一下,褚雁鸣好像很为难?

    黑夜好像放大了庞西西的胆量,她问他:什么都可以?

    发完,庞西西就有点后悔了,这话说的好像过分暧昧,她刚想撤回,褚雁鸣就给了她答案:可以。

    心脏砰砰地跳,庞西西犹豫了一下,迅速回了一句:那就晚安吧。

    褚雁鸣接到这条消息之后,告诉她:我没你的手机号,我的号码一直没变过。

    瞪着眼睛,庞西西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是让她打给他吗?

    在线聊天和通话完全是两回事,庞西西怕他连她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楚,打算告诉他,她早就不记得他的电话号码了,她要睡了。

    没等庞西西编辑完文字,褚雁鸣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cym”三个缩写字母。

    静谧的夜里,铃声不停地响,让人听得有点心慌,庞西西立刻接了,另一只手捂着手机听筒,小声问:“你是?”

    “是我。”

    “哦。”

    她知道是他,但还是假装一下不知道吧。

    短暂的沉默过后,褚雁鸣嗓音低沉地问她:“只想听晚安吗?”

    不然呢?庞西西靠在床上,手指头扣着床单上的花边,眼神有点放空,轻“嗯”一声,没有多说。

    褚雁鸣顿了一下,才说:“好,把我的电话存住。”

    “……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庞西西忍不住问。

    褚雁鸣语气微轻快:“我助理刚跟我说,微信上可以查看到。”

    看了下时间,庞西西小声嘟哝了一句:“都这么晚了……”

    “她今天加班给我发送资料,我正好问了她一句。”

    “哦,那……”

    “晚安。”

    “晚安。”庞西西声音轻轻柔柔的,褚雁鸣却没有挂电话,两人相互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庞西西低头看着床单上的花纹,看着看着,就发现花纹好像水波一样,在慢慢地浮动,又好像晕开了一些,逐渐变大了。

    仍然是没有人先挂电话。

    抿了抿唇,庞西西刚张开口想说话,喉咙堵着东西似的,有点难受,她鼻音微微重了一些,问他:“褚雁鸣,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她叫了他的名字,熟悉的声音和语调。

    电话那头传来笃笃的声音,像是褚雁鸣的指头一下一下地敲打在桌面上他还在桌前。

    褚雁鸣说:“想说你想听的。”

    鼻音又重了一些,庞西西问他:“你知道我想听什么吗?”

    “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褚雁鸣知道庞西西有点躲着他,所以他不敢说的太露.骨,在还有曙光的时候,迂回比直截了当效率高。

    攥紧了床单,庞西西低声问他:“又是想跟以前一样吗?”

    举着手机的褚雁鸣皱了皱眉,问她:“以前不好吗?”至少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是很愉快的,如果以后能一直在一起,没有别人的干扰,他觉得很好很好。

    庞西西的声音提高了一些,她说:“我二十九了,我有孩子了,我不是二十二岁了。”

    “我知道。”褚雁鸣回答的轻描淡写,眼皮却下垂了一些。

    没能从始至终是很遗憾,但这些年她也总是在他心里占着很大的位置,人生还那么长,对于遗憾总是要包容一些。

    庞西西的语气急促了起来:“知道你还……”

    后半句话庞西西没有说完,褚雁鸣一直等着,等到最后只有她的“晚安”二字,和挂电话的声音。

    褚雁鸣放下电话,看着笔记本屏幕上庞西西近一年来的代言,鼠标正好落在某品牌的沐浴露上,他扣上电脑,关了灯平躺在床上,一遍遍地回忆刚才她说的话,和她言语里表达出来的情绪。

    当初是庞西西离开了他之后才有了别人的孩子,不算有道德问题,他已经尽量不去想这件事,但她好像比他更加耿耿于怀。

    褚雁鸣突然非常地想知道,庞西西为什么离开他,他想,不仅仅是想要和平分开那么简单。

    猛然从床上坐起来,褚雁鸣打了个电话给赵辛彤,语气有点急切:“还在公司?”

    喝咖啡的赵辛彤手一抖,提心吊胆地问:“在,您被跟踪偷拍了?狗仔在您家楼下吗?我马上……”

    “不是。”褚雁鸣声音终于稳了一些,但喉咙还有点发紧,显得声线更加低沉:“查一下,庞西西六年前请孕假之前请的那个病假,是什么病,她的公司病例有没有留档,还有,她接触过圈内圈外的新面孔,也都查一下。”

    赵辛彤愣了很久才回过神,连忙应了几声,说:“我这就去查。”

    挂掉电话,褚雁鸣还没睡就清楚地感觉到,他要失眠了。

    第30章

    凌晨三点,褚雁鸣才收到赵辛彤发来的文件,里面有庞西西当年请假申请的原件电子照和病例、病假单等复印件的电子版。

    所有程序上需要的文件,齐全无缺。

    赵辛彤还说,查过了病例上的章子,确认为公章无疑,没有造假嫌疑,并且B市的这家医院,根本没有造假的可能,没有人会冒着丢工作的风险,帮女艺人开假病历。

    褚雁鸣把图片放大,庞西西的签字,医院的公章,让他再次打消了不切实际的怀疑。

    她是真的因为病了才请的假,怀孕也是后来遇到别人之后的事了。

    至于庞西西身边的新面孔,赵辛彤说在盛嘉传媒里,没有人见过,包括她的经纪人罗锦珂也没有注意到。

    没有新欢,那就是旧爱。

    深夜寂静,应该是最容易平静的时候,褚雁鸣却很烦躁,他用力地关上电脑,起身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拉掉拉环,猛然一饮。

    冰冷刺激的液体灌入喉咙和肺部带来的凉意,让褚雁鸣舒服了一点,也理智了一点。

    凌晨六点,褚雁鸣才勉强入睡。

    过一个半小时之后,另一边的庞西西已经睡醒了,她在家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前一天熬了夜,通常会早起,下楼去买一些蔬菜,亲手给庞牧准备早餐。

    刚从卫生间里出来,庞西西嘴巴上咬着黑色的皮筋,手腕举在脑后,拢着乌黑的长马尾,看到方远川也起来了,好奇问:“起这么早?不再睡一下?”

    方远川已经穿着昨夜晒干的干净衣服,清清爽爽地从另一个卫生间出来,笑着说:“昨天睡的好,当然起得早。”

    哼笑一下,庞西西说:“你们做医生的,还有不补觉的时候。”

    方远川说:“今年医院来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