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41
    “嗯。”褚雁鸣声音里带着一丝愉悦,因为她承认了。

    “只是做表演方面相关的笔记的本子,会存一些图片,没有别的意思。”

    “哦。”褚雁鸣像是不信。

    好气!

    庞西西抓了抓沙发,反问他:“为什么要查我?”

    褚雁鸣微笑一下,“你还没回答完。”

    庞西西声音弱弱的:“我已经给了你答案。”

    沉吟片刻,褚雁鸣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环着手臂,说:“以前我信,现在我建议你换个答案。”

    叹了口气,庞西西垂眸低声说:“移情别恋。”

    褚雁鸣闭上眼,嗓音瞬间沙哑:“那你现在回心转意了吗?”

    庞西西不语,心口跳动的厉害,呼吸也不是那么均匀了。

    褚雁鸣睁开眼,双眼带着点笑意,说:“我就当你回心转意了。”

    否认的话,庞西西有些说不出口,她想,他总是有话反驳她,舔了舔唇,她问:“所以你就查我和啾啾?”

    眼尾翘的厉害,褚雁鸣随口说了一句:“你这么害怕做什么?难道怕啾啾是我的孩子?”

    庞西西瞠目,微张的软唇说不出话来,手指在沙发的表面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她视线闪躲着说:“你想多了,啾啾是一月出生的,跟你没关系。”

    褚雁鸣“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中间隔着至少三个月以上的时间差。

    “所以你不要再查了,啾啾跟你没有关系,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伤害。”庞西西看着褚雁鸣认认真真地说。

    点着头,褚雁鸣有些了然地笑,“原来是为这个跟我生气?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啾啾。”毕竟是她的孩子。

    松了口气,庞西西眸子泛着润泽的光,急切地说:“你保证,不要再插手跟啾啾有关的事了!”

    张开双手,做了个类似于投降的手势,褚雁鸣温声说:“好,我不查了。”语气微顿,他又说:“如果我问你什么,你要告诉我,如果你不说……”

    庞西西有点无奈:“那你问吧。”

    褚雁鸣摸出手机把玩,眼神有些冷淡,问她:“是旧爱?”

    愣了一下,庞西西才明白褚雁鸣的意思,点头说:“算是。”

    “上学的时候交往的?”

    摇了下头,庞西西说:“暗恋的。”

    他不知道,他们不仅大学同校,高中也是校友,不过交集很少。

    她早已暗恋他许久。

    “哦。”褚雁鸣拿着手机,锁屏键快被他按得弹不起来了。

    沉默了半分钟,褚雁鸣似乎自嘲地笑了下,问她:“他哪里比我好?”

    抿了抿唇,庞西西默默地比较了下认识他之前,和认识他之后的感觉,回答说:“他温柔,简单。”

    褚雁鸣非常认真地琢磨了下这两个字,他确实不算温柔,但他生活工作都再简单不过,唯独家世有点复杂。但她不会知道这一点的。

    “又为什么分开?”褚雁鸣继续问,像是要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完。

    “发现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庞西西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褚雁鸣没再继续问“他”的事,他抬头看着她,正色说:“那不如,和我再试试。”说完,他索性把领带扯下来,松了松领口。

    沉默良久,庞西西才开了口:“这次又是试多久?”

    褚雁鸣不解,就说:“试到结婚?”

    惊讶地瞪着眼睛,庞西西问他:“你想……结婚?”

    褚雁鸣淡笑,压了压下巴,说:“想和你结婚。”

    “为什么?”

    仔细地思考了下,庞西西不等褚雁鸣回答,就自言自语说:“对哦,你都三十了。”

    褚雁鸣失笑:“我现在年纪很大?”

    庞西西没回答,只是觉得头皮发紧,休息室里也变得有点热,她脱掉他的外套,搭在沙发上,胸口起起伏伏,细声说:“我知道,你非常非常不喜欢小孩子。”

    “我是不喜欢,但我可以尝试着喜欢庞牧。”

    揪着西服的袖口,庞西西脑子乱得像浆糊,小心翼翼地问:“如果没办法喜欢上呢?”

    褚雁鸣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回答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何况我现在觉得还不错。”

    庞西西不敢冒险,可庞牧那么喜欢褚雁鸣,这让她很是心动,她低垂的眼眸显示出她的犹豫不决。

    褚雁鸣声音轻轻柔柔的:“你不用现在给我答案,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太排斥我。”

    暗暗地咬着舌头,庞西西双手紧紧地扣在一起,一句话都没说。

    轻轻地吐了口气,庞西西站起身说:“那我先回去了。”反正他说不用立刻做决定。

    褚雁鸣起身送她。

    走到门口,庞西西又猛然转身,盯着他的眼睛说:“你答应我了,不查啾啾。你了解得多,总免不了对他心怀芥蒂,不是吗?”

    两个人靠得太近,庞西西的脸几乎要贴上褚雁鸣的胸膛,他不过是吸了口气,胸口起伏一下,她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差点撞到了门上。

    还好褚雁鸣眼疾手快,迅速托住她的后脑勺,俯身看着她:“这样会不会有点温柔?”

    庞西西眨着眼,耳朵红了一圈。

    她推开他,打开门落荒而逃。

    褚雁鸣打了个电话给赵辛彤,让她带把伞给庞西西。

    这么大太阳,她出去了会热。

    打完电话,褚雁鸣走到落地窗前,盯着楼下的来来往往的黑点,他神色郑重地反思了下这样够不够温柔?

    打着伞回盛嘉的庞西西真觉得有点见鬼,褚雁鸣以前哪里会问她这么多问题,真的是年纪大了,立完业想成家了吗?

    第33章

    庞西西回到盛嘉之后,庞牧正端坐在桌前,两手齐齐整整地叠放在桌上,眼睛距离电脑屏幕几十公分看着动画。

    庞牧的眼睛盯着屏幕一动不动,庞西西开门进来之后,他一对耳朵先动了动,才扭头看她,咧嘴笑着,露出一排细细白白的牙齿,跳下板凳,说:“妈妈,回来了?爸爸呢?”

    关上门,庞西西说:“下午回上周住的地方,跟爸爸见面。”

    庞牧噘着嘴巴问:“爸爸不跟我们一起去?”

    “他也有工作要忙呀,不方便跟我们一起去。”

    庞牧很理解地笑了一下,走过去牵庞西西的手。

    庞西西叫了助理过来帮忙收拾东西,又问:“罗姐呢?”

    小助理说:“接了个电话出去了,可能去楼上了。”

    楼上是经纪人的总办公室。

    “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助理摇头说不知道。

    庞西西看了下时间,说:“不早了,那我们先走吧。”

    “车子在楼下了。”

    说完,助理拿着东西,庞西西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