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57
    哪些人,他完全没有印象。那一段记忆,对他来说几乎空白。

    过了很久,吃了很多药,褚雁鸣才渐渐好起来,他仍旧想继续做一个有戏可演的童星。

    褚雁鸣的妈妈终于死了,不把孩子当摇钱树了。老爷子本来不同意褚雁鸣继续抛头露面,但是褚家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他也不忍心褚雁鸣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些年才一直没有干涉他,随便他做什么。

    褚雁鸣的演艺之路一直都一帆风顺,很幸运的是,他的病看起来也像是好透了,再也没有复发过。

    直到六年前,和庞西西待在了同一个剧组。

    庞西西的离开,让褚雁鸣完全没有准备,他也试过联系她,后来还是默认了分手的事实。

    刚开始褚雁鸣也觉得没有什么,他是个正常人,能够接受恋爱失败的后果,可是当他发现她挑的沐浴露用完的时候,她画在他衣服上的笑脸被人洗掉的时候,她留在他那儿的发圈被他不小心扯断的时候,脑子一下子就变得一片空白,他没有近视的眼睛,开始看不清东西的大小,总觉得眼前的东西忽大忽小,和他平常所看到的不一样。

    渐渐的,食欲也不大好了,对工作也失去了信心和热情,陷入了和从前一样的境况。

    但是这次,褚雁鸣没有敢告诉家里的人,他推掉工作,把自己锁在了私宅,只有陈深发现了他的异常。

    再后来的事,陈深都说了。

    褚雁鸣语气平静地把这些事都说完了,像是在陈述别人的经历过往。

    庞西西听的时候也很平静,当褚雁鸣的声音戛然而止的时候,她的心开始钝痛,就像他得病的时候那样,刚开始什么也感觉不到,后来却慢慢地陷入循环往复的恶果之中。

    摸了摸脸,庞西西发现脸上湿哒哒的。

    褚雁鸣替她擦了脸,说:“我没有骗你,我也希望你正视这个问题,我的病不是完全因为你,你不用觉得亏欠。”毕竟回想起在一起的时间里,他有太多太多地方做的不好,就像是一个不想负责的坏男人。

    庞西西还是有些自责,她不是根本原因,却是直接原因,如果没有她,至少他不会再次抑郁。

    “对不起。”庞西西声音很小很温柔。

    几不可闻地叹了一下,褚雁鸣说:“我已经好了,就算你觉得再次离开,只要你明确地跟我说,我想我不会再和以前一样。我想跟你在一起,但没有想逼你的意思。”

    褚雁鸣刚说完这句话,心脏就被扯动了一下,疼痛和心酸,在警告他不要说谎。

    庞西西将信将疑,她的头低了很久,才疑惑地问:“两个多月……会对你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吗?”她又赶紧摇摇头,说:“我不是怀疑你,只是好奇。”

    淡笑一下,褚雁鸣说:“我明白,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敏感。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嗯……其实除了陈深之外,圈子里还有很多同龄人,可我只跟他玩得来,有些人我认识了十来年,但是就是不想靠近他们你知道我用了多久和陈深做朋友吗?”

    “多久?”庞西西很好奇。

    笑了一下,褚雁鸣说:“三天。他来我家的第一天,我就看他顺眼,第二天,我跟他说了话,第三天,我们一起下了楼。到现在,一直是朋友。”

    庞西西小声说:“就是有眼缘,初印象很好的意思嘛!”

    “可以这么说。”

    不光庞西西从长相到各种小习惯都合褚雁鸣的眼缘,他还是个很念旧又不愿意改变习惯的人,他从来没想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足够他跟她从言语交流,到亲密接触,到缠绵悱恻。

    这些顺理成章的事,都让他始料未及。

    肉.体和日常生活上的习惯,放下戒备的依赖,比褚雁鸣想象中的要厉害得多。庞西西渗透到他生活里的点点滴滴,从洗漱用品到服装,到私密的相处时间,都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像一滴液体悄无声息地融合在他的血液里,好像无关紧要,却再也没有办法剥离出来。

    说完这些,褚雁鸣有点紧张,他问她:“西西,我知道,如果要结婚,即使体检报告检查不出来这些,我也不该隐瞒。但我不是刻意隐瞒,只是觉得没到时候。不过你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么……”

    褚雁鸣没有接着说下去,他想,庞西西肯定明白他的意思,所以他在等她的答案。

    庞西西足足一分钟之后才开口:“我不介意这个。”

    暗暗地松了一大口气,褚雁鸣刚笑了起来,双眼璀璨如星子,庞西西就说:“但是我还有很多很多问题。”

    褚雁鸣心脏跳动的厉害,他声线低沉微哑:“你说。”

    “如果有第二个人也和你心意,让你看的顺眼,怎么办?”

    扬起嘴唇淡笑,褚雁鸣安抚她说:“我三十岁了,只遇到了你一个。而且有了一个,我就不会再去尝试着接触第二个。”

    庞西西还是隐隐担忧着。

    即便知道褚雁鸣得过这种疾病她一点都不觉得这些影响了他在她心中的地位,甚至觉得,这样的他,更让她心疼,更让她想靠近。

    简单来说,这点瑕疵,对褚雁鸣这样的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其他的闪光点已经把这些都盖过去了。

    何况他还已经痊愈了,未必会在复发。

    庞西西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哪里让你觉得有眼缘?”

    皱眉想了想,褚雁鸣说:“很难具体地说,肤浅一点说,你的长相很没有攻击性,你温和乖巧,跟你在一起,让我觉得特别特别特别的舒服。”

    尽管褚雁鸣说了三个“特别”,庞西西还是觉得确实太肤浅了,她忍不住问:“……不肤浅地说呢?”

    “温柔,心地善良,细致。”每一样,他都非常喜欢。

    “……”

    庞西西觉得,她在他眼里,好像没有一点特别的。褚雁鸣说的拥有这些特质的人,到处都能抓到一大把。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褚雁鸣苦恼地抓了一下头发,修长干净的手指,穿插进黑色的头发里,在微黄的灯光下,十分养眼。

    褚雁鸣说:“那么我能问问你吗?”

    “你问。”庞西西声音很轻。

    稍微挪动了一下脚步,褚雁鸣说:“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想和我在一起?因为我比你成名早?因为我有一张适合大荧幕的脸和身材?”

    摇摇头,庞西西又点了点头,说:“是一部分原因,但我觉得,也不是根本原因。”

    “除了这些不肤浅的,还有什么呢?”

    认真地想了想,庞西西说:“还有你对待工作的态度,你在表演方面的天赋,你以前指导我的时候的认真负责。”

    褚雁鸣反问她:“这些特点,除了我之外,还有许多人有,如果遇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