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68
    久,才说:“有空把他们带家里来玩玩,家里冷清,有小孩子才有人气。”

    电话那端似乎有了笑声,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有个温柔的声音在说:“你总是想着抱孙子,现在好了,孙子都会走了,那孩子光看照片都可爱的不得的……”

    褚雁鸣答应了之后,等到那边挂断了电话,才打开微博,又添加了一条微博:

    上条微博,内容真实,我想大家都非常地好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当年的事情我的过错非常多,我对西西和孩子都非常的愧疚,在这里想对大家交代一下,也给我的未婚妻和孩子道个歉。

    西西是我的初恋,我们六年前相识,并且在一起,我很差劲,分手的时候都不知道她有了孩子。

    我是个非常不合格的男朋友,我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甚至我们之间的信任都很堪忧。我没有意识到公开承认她的身份,对她有多么重要;我没有意识到跟她分享我的私人生活,让她了解我,是多么的重要;我没有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会让她谨小慎微,会造成我们之间的不平等;我没有意识到,爱情应该是平等的,不能够被崇拜和敬仰所替代,我没有顾及到她的自尊。

    我的疏忽大意,让西西误以为,我跟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在拍戏的时候排解寂寞。在工作结束之后,她像行业里默认的那样,以为这只是一段前辈和新人之间,你情我愿的经历,所以选择了离开我。

    离开我之后,西西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常见的套路是,西西应该拿这个来跟我换取更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她没有,因为对她来说,本心和家人,才是她最重要的东西。

    这就是我喜欢的女人。

    六年前的我,真的很糟糕,现在的我,也不像大家在荧幕里看到的那么好,但我以后会学着做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

    因为成人世界里默认的规则,我和她阴差阳错分别六年。如果没有跟她再一次的重逢,等我年老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我想我会后悔一辈子。

    我追回西西,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网传照片里的男人,确实是她远房表弟无疑。不存在隐婚出轨的事,西西没有人品问题。

    这就是我想要交代的所有事。

    如大家所见,我的过错很多。希望大家有什么看法都冲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西西的确不红,但她很好,而且西西的好,只有我才知道。希望大家不要伤害她和孩子。[拜托][拜托][拜托]

    end.

    发完微博,褚雁鸣开始等评论,他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这样真情实意地分享自己的心情和想法,他不太确定网友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不知道会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还是会适得其反,因为事关庞西西和庞牧,所以他居然感到紧张。

    上一次紧张,褚雁鸣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个小时过去后,微博再次登上了热搜,因为这两天网友都在盯这件事,所以转发量达短时间就达到了四万。

    褚雁鸣点开评论往下刷,他的嘴角渐渐浮现了笑意,然后越来越浓。

    【女人也可以博奇:课代表划重点:未婚妻,所以是求婚了吗???没求婚记得要求婚,别再跟六年前一样傻不拉几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

    【褚雁鸣粉丝后援会之一不加v:老大,不好意思,现在大家都知道西西的好了![doge]】

    【暴躁的山羊:握草!!!!!那《爸妈去哪儿》实际上应该叫《影帝的娇妻带球跑》????四不四有狗粮吃了啊!!!!!到底什么时候播出握草尼玛我这暴躁的一批就等着今年大爆的国产狗粮剧了!】

    【今天也要吃鸡腿:我天啊,简直就是狗粮养的……蹲等狗粮。】

    【云养啾啾的麻麻1234:哭死了,但我不知道在哭什么,反正每一个字都好戳泪点,更高兴的是,我们啾啾小朋友最喜欢的褚爸爸是真爸爸了,不管了,再有任何反转我都不信了,不过褚哥你要保证,结婚之后多发啾啾的日常,不然我就黑你虐待啾啾!强烈要求西西换老公!!!】

    【你走了一切都是浮云:一字不落地看完了这条微博,瞬间泪目,打字的时候还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和前男友在毕业同居的三年后时候分手了,那个时候我们还很年轻,不知道怎么处理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我作,他脾气暴躁,等彼此都成熟的时候,我虽然孤身一人,但他已经为人父。您和西西都不算有错,能重逢真的很好。很羡慕您能把喜欢的人追回来,祝福。】

    【**钢~筋:感觉像节目组炒作,要是真的,直播吃翔。[呕吐]】

    【骗你就奔跑:褚哥要珍惜西西,西西也要珍惜我们褚哥!】

    ……

    其他言论也有不少人有自己的观点,但大多数网友都选择了包容,庞西西的微博基本停止刷负面言论,不好的言论也渐渐被祝福的言论给覆盖了。

    这条微博也被搬运到其他的八卦论坛,取的标题是“褚影帝的情书”。

    这封情书,也被推送到了庞西西的手机上,她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又一遍,庞牧正朝她走来,拿了纸巾在手上,心疼地问:“妈妈,你哭什么?”

    第54章

    庞西西看着那封来自褚雁鸣的“情书”,眼泪不自觉就稀里哗啦的了,庞牧红着眼睛走过来,带着哭腔说:“妈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摇摇头,庞西西仍就泪如雨下。

    庞牧温柔又小心地给庞西西擦掉眼泪,自己也鼓着小脸,忍住眼泪,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安慰说:“妈妈,别哭了,啾啾会保护你的。”

    紧紧地抱住庞牧,庞西西的眼泪都落到了他的脖子上,她吸了吸鼻子,说:“妈妈是喜极而泣。”

    庞牧不懂,什么叫喜极而泣,他仍然轻轻地抚着庞西西的背,柔声说:“妈妈,我长大的很快的,明天比今天大,后天比明天大,很快就可以保护你啦!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妈妈是高兴的啦!”庞西西擦了擦脸,带着浓重的鼻音。

    手洗完昂贵衣物的庞母从厕所出来,因为拿着要晾晒的衣服,所以没注意到女儿的表情,只是问她:“西西回来啦,早上去哪里了呀?一早上起来没看到你人,还以为你又出差去了。”

    压低了声音,庞西西藏住哭过的眼睛,说:“妈,我要下午带啾啾出去下,晚上不在家里吃饭。”

    庞母一边晒衣服一边问:“中午要在家吃的吧?我菜都买好了,这天气放一下午都蔫儿了,吃新鲜的好。”

    “嗯,在的。”

    抹了把眼睛,庞西西拉着庞牧进了房间。她要先跟庞牧说清楚,等他接受了,再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