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75
    章

    褚父的到来,让气氛瞬间变了,即便庞西西这样子有些迟缓的人,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她只简单地打了招呼过后,就和庞牧一样,乖乖地等开席,少说少看。

    很快厨房里做好的菜都上桌了,菜品很多,个个色鲜味俱全。

    饭桌上,所有人都默默地吃着,没有人讲话,甚至连眼神交流都少。

    差不多快吃完了,褚父先离席,老爷子脸上渐渐有了笑容,问庞牧说:“啾啾,今天的菜你还喜欢吗?”

    点点头,庞牧嘴边还沾着一点红红的番茄酱,细声说:“喜欢,谢谢太爷爷。”

    老爷子笑呵呵的,合不拢嘴,都不知道多久没跟这么小的孩子说过话了,还是自家的亲重孙,心情自然大好。

    吃完午饭,大家都坐到了沙发上。

    老爷子见庞牧对他似乎熟悉了一点,就坐在他身边,双手握着拐杖,背板挺直,笑容慈和地问了他很多问题,都是些庞牧能够答得上来的问题,所以他答的都很仔细。

    老爷子做生意多年,看人还是很准的,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交谈,他已经摸清了庞牧这孩子的秉性,内敛是内敛了些,却温柔善良,和褚雁鸣如出一辙,绝对是亲生的。

    差不多快一点了,老爷子打了好几个哈切,褚雁鸣提醒说:“爷爷,困了您就去睡吧。”

    管家也过来提醒说:“您该吃药了。”

    老爷子舍不得小孩子,脸上带着笑容,盯着庞牧看了好半天,才回应说:“好好好,我去休息了。”

    庞牧毛茸茸的脑袋忽然扭过去,看着老爷子,问:“太爷爷,您病了吗?”

    “是啊,人老了就容易生病。”

    想了想,庞牧摸了摸口袋,把糖果塞给老爷子,叫他捏好,嘱咐他别掉了,还说:“吃药苦,要吃糖,吃糖就不苦了。”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就让老爷子眼圈红了,他握着糖,笑着说:“好,谢谢啾啾。”

    摇摇头,庞牧说:“不谢,我吃了太爷爷的饭的。”给予,是相互的。

    老爷子笑的更灿烂,跟褚雁鸣和庞西西打完招呼,最后还是被管家给推着去吃药休息了。

    长辈走了,褚雁鸣就问庞西西:“想休息下,还是回家?要不要我带你们去附近走一走?”

    庞西西说:“好像有点不消化,出去走一走吧。”她又转头问庞牧:“想睡觉还是想出去走一走呀?”

    揉揉眼睛,庞牧说:“有点困了。”

    褚雁鸣站起来,说:“我抱他去睡。”

    扯着褚雁鸣的衣角,庞牧又说:“可是……爸爸,我不想一个人。”

    陈深站起来了,淡淡地看了两口子一眼,说:“当我不存在?我照顾啾啾,你们出去走走吧。”

    褚雁鸣和庞西西同时看向陈深,目光很有深意。

    扯了扯领口,陈深挑眉问:“怎么?看不起人啊?”

    轻咳一声,庞西西说:“外面还挺热的,我……”

    陈深执拗,还真跟褚雁鸣和庞西西杠上了,走上前直接把庞牧抱了起来,说:“走,叔叔带你睡觉去。”

    庞牧一下子被举得高高的,下意识就抱着陈深的脖子了。

    庞西西见庞牧没有太排斥,无奈笑说:“让他去吧。”

    牵着褚雁鸣的手,庞西西柔声说:“我们出去走走。”

    褚雁鸣低头看了一眼庞西西的手,回握过去,说:“好。”

    别墅外面就是空旷的草坪,后院种植了很多花草,还养了几只狗,一只金毛,一只德牧和一只……哈士奇。

    看着三只被拴着的狗,庞西西说:“爷爷喜欢这三种狗?”

    金毛德牧很乖,但是哈士奇是不是太闹心了点。

    褚雁鸣说:“以前这边还没人入住的时候,开了个宠物医院,有些狗得了病被主人抛弃了,这三只救回来了。”

    “喔!”庞西西心想,褚雁鸣总是莫名让人心软,庞牧跟他,骨子里真的很像。

    走着走着,庞西西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不是她没话说,是觉得好像那些话不适合说。

    但,褚雁鸣主动说了,他淡声说:“我们家人口少,所以爷爷很喜欢孩子,以后结婚之后,每个月带啾啾来看一次爷爷,好不好?”

    “爷爷常住这里了吗?”

    “嗯,刚回来的时候,他就说准备考虑回国了,想落叶归根,还问我要不要跟他住一起,我说我和我妻子住一起。”

    提起住处,庞西西还没考虑过以后住哪里合适呢。

    褚雁鸣又替她考虑好了,他说:“你们现在住的小区安保情况不是很好,如果你父母不介意的话,我们重新在同一个小区买装修好的房子,你觉得呢?”

    上次照片就是陈阿姨传出去的,庞西西确实不想跟这样的人做对门,也早就有了搬家的想法,褚雁鸣这么一提,她觉得很好,就说:“可以啊,等我回去了再找合适的房子。”

    “我找好了,离你我公司都不远,上班回家也都方便。”

    可是……那边的房子都非常贵。

    褚雁鸣似乎看穿了庞西西的想法,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的,二十二岁的小姑娘,一点功利心都没有,平常迷糊的很,涉及利益的事都计算的清清楚楚。他笑着说:“难道要跟我裸婚?这样好没面子。”别人会以为他不看重她。

    “那要怎么样?”

    褚雁鸣盯着庞西西的眼睛,非常郑重地说:“你付出的够多了,让我也补偿一下你们,这样我的愧疚会少一点。”

    一想起庞西西一个人带孩子的种种,褚雁鸣时常会觉得愧疚。

    庞西西不想增加褚雁鸣的心理压力,他仰头看着她,神情温柔,带着点撒娇的意味,说:“当初的决定是我自己做的,再退一步说,也是阴差阳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抱了一下庞西西,褚雁鸣说:“你这么替我考虑,也给我一个献殷勤的机会不好吗?”

    好像说不过褚雁鸣,庞西西无奈,嘟哝说:“别的事也可以献殷勤的。”比如可以在日常上多照顾她和庞牧。

    褚雁鸣解读出了别的意思,他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说:“知道了。”

    看着褚雁鸣的表情,庞西西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明白的仿佛跟她说的不是一回事?

    不大好意思问,庞西西就说了别的话题,问他:“爷爷平常都是一个人住吗?你没有堂哥和表哥之类的吗?”

    眸光黯然,褚雁鸣说:“没有。我们家现在只有爷爷,我父亲,和我,再就是啾啾跟你。”

    一个女性都没有,有点奇怪,而且褚雁鸣父亲那一辈,很多都不是独生子女,更何况还是褚家这样的家族。

    不自觉地握紧了庞西西的手,褚雁鸣淡声说:“我奶奶被我父亲气的发病,很早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