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78
    血丝,他胳膊肘撑在桌上,看向安静地坐在沙发里庞西西,问她:“明年有两部要启动的剧都很适合你,古装和现代背景的,你喜欢哪个多一点?”

    “古装,我古装台词好一些,上次那部网络部的导演不知道你记不记得,这话是他说的,我想了下,好像还蛮对的。”说这话的时候,庞西西的视线一直落在手机屏幕上,盯着字幕,消化主持人说的煲汤方法。

    褚雁鸣微皱眉头,合上了文件夹。

    起身推开椅子,褚雁鸣走到沙发前,坐在庞西西身边,黑色的皮质沙发被他压出好大的一个弧度。

    庞西西仍旧低着头,问:“不是让我的团队负责我的新剧吗?你最近熬了好几个夜晚都没睡好,不要为我的事再分心嘛。”

    褚雁鸣声音懒懒的,说:“之前他们送来的几个剧拍摄时间都太长了,我给你挑的两个,三个月左右可以拍完。”

    影视剧拍摄经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延期,褚雁鸣拍戏经验丰富,比知道哪些好拍,哪些遇到的问题会比较多。

    庞西西“哦”了一声,打趣他说:“老板现在就开始压榨我了吗?”

    褚雁鸣捏了一下她的脸蛋,说:“做好了被压榨的准备吗?”

    笑了笑,庞西西摇头说:“还没有。”

    视频播放完毕,庞西西一边关掉视频,结束进程,一边温声说:“终于学会啦,我去买食材……”

    “西西,喜欢普吉岛吗?巴厘岛、新西兰?你觉得婚礼在哪里办会比较好?”

    庞西西葱白的手指停在手机屏幕前,愣愣地抬起头,看着褚雁鸣问:“你说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期待太久了,乍然听到“婚礼”两个字,她竟然觉得还有些不真实。

    褚雁鸣又非常郑重地重复了一遍。

    “巴厘岛。”过了一会儿,庞西西又低声说:“你说十月底……来得及么?”

    “来得及。”褚雁鸣信誓旦旦。

    庞西西忽然笑了,眉眼弯弯,戳着他的胸口问他:“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事?”

    捉住庞西西的手,褚雁鸣说:“把你想要的婚礼的关键词,告诉我。”

    蹙着眉认真地想了想,庞西西说:“纯洁,神圣。”她眼里爱情和婚姻都是神圣的,她希望爱情和婚姻是纯洁的。

    褚雁鸣握着庞西西的手,问她:“明天开始,陆续给你一个月的假期,做好准备了吗?”

    庞西西诧异地问:“你早就开始准备了吗?”

    “找好了团队和婚纱、婚戒设计师。不过等到了你的关键词,才可以正式开始。所以,告诉我,准备好了吗?”

    惊喜来的猝不及防。

    满含期待,庞西西脑子里已经幻想出多个场景了,忍不住地嘴角上翘,说:“准备好了。”

    后面的三天里,庞西西跟褚雁鸣一起,见了婚礼相关的所有重要人员,整整一周的时间,才把主题、婚戒和婚纱的款式敲定。并且大致时间流程,也告知了双方父母。

    这些都确定了之后,庞西西跑了几个通告,才终于回家了一趟,结束了跟庞牧视频通话的日子。

    小家伙已经开始上学了,因为以后会搬家,所以庞牧转校去了新家附近的幼儿园。

    随着节目的热播,喜欢庞牧的人越来越多,而他也有了完美的家庭,从前不愿提及的秘密,已经变成了他心中的阳光地带。

    就像这次庞西西回家,问他在新学校待的开不开心,庞牧却抱着他的脖子问:“妈妈,爸爸呢?”

    庞西西柔声跟庞牧说:“是妈妈先问了你问题,你应该先回答妈妈。”

    嘻嘻一笑,庞牧得意说:“开心,同学都羡慕我爸爸妈妈长的好看。”

    “……”小朋友们真的好直接。

    庞西西笑着说:“爸爸在公司回不来,等去了新家,爸爸就能经常跟你见面啦。”

    举起小手,庞牧抢答说:“我知道,爸爸要跟妈妈结婚了,所以爸爸很忙。”他们筹备婚礼的事,除了双方家里人知道,外面似乎还没有风声。

    所以庞牧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庞西西捏了捏庞牧的鼻子,问他:“你知道可真多,到时候给爸爸妈妈当小花童好吗?”

    “好啊好啊,姥姥也是这么说的!”

    庞西西好像知道庞牧是从哪里听来的了,放下庞牧,她去找了庞母。

    庞母因为女儿婚事的顺利,经常哼着小曲儿,庞西西走在她身后,趴在她肩膀上,跟她商量提前搬家的事,她说:“你们先去,啾啾上学也方便,你和爸也不用早起送他上学了,省得临到举行婚礼的时候再搬家,手忙脚乱的。”

    庞母有些犹豫说:“房子人家小褚出的钱,还没领证呢,提前搬去不好的吧。”

    在庞母观念里,没领证就是没结婚,没结婚就还不是自家女婿。

    庞西西撒娇似的,说:“那我下午就去领证啦?”

    “去去去,早盼着你嫁出去了。”

    庞西西抱紧了庞母说:“妈,你就这么心急啊?你不会真以为我嫁不出去吧?”

    “你今天铁定嫁不出去!”庞母底气十足。

    “为什么?”

    庞母笑哈哈地说:“今天周末呀,人民政局不开门!”

    “……”

    你妈还是你妈,说的话没法反驳。

    “妈,那我明天去啦?”

    庞母笑着说:“户口本我床头柜里,自己去找,明天领完让小褚来家吃个饭,我把远川也叫上。”

    脚步轻快了很快,庞西西立刻就去找户口本去了。

    庞母看着孩子似的女儿,一下子想起了庞西西小的时候,十来岁的小丫头就出落的非常好看了,一眨眼都要嫁人了。

    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庞母继续洗菜。

    女儿嫁给值得托付的人,做妈妈的,应该高兴才对。

    第二天,庞西西就跟褚雁鸣领完了证,回庞家准备吃饭,方远川早早的寄来了,接了庞牧放学,在家里玩积木。

    积木好玩,但庞牧一听到褚雁鸣的声音,像被按了开关似的,放下积木就飞奔出去了,留下方远川心里酸溜溜的这小兔崽子可从没这么亲他过。

    谁让褚雁鸣是孩子亲生父亲呢,方远川微叹一声,跟着出去,跟褚雁鸣打了个照面。

    吃饭之前,庞西西和褚雁鸣把结婚证摆在了桌上,庞父开了瓶酒,方远川帮忙倒酒。

    方远川没客气,庞父的杯子里就一截指头高的酒,而褚雁鸣跟他自己的杯子里,满满一杯,喝完就是不醉不休。

    褚雁鸣端起酒杯,淡淡笑了一下。

    席间,吃到一半,庞父喝了一点就有些晕乎乎的了,庞母和庞西西把人扶着进去休息。

    方远川朝褚雁鸣举杯,说:“恭喜,恭喜你这辈子运气这么好。”

    褚雁鸣回了个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