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80
    是变年轻了?”

    方远川也笑了,露出一口白牙,说:“是。姐你今天真好看。”

    愣了一下,庞西西嘟哝了一句:“今天舍得开口叫姐咯!”

    方远川走开两步,说:“你换衣服去吃东西吧,我帮你把你的经纪人叫进来。”

    “现在已经不是经纪人,是朋友啦!”

    “嗯,知道了,我去把你朋友叫进来。”

    走到门口,方远川没忍住又回了头,穿婚纱的庞西西侧低着头,取着耳环,从今以后,跟那个和他一起穿校服上下学的表姐再不同了。

    关上门,方远川的身影彻底消失。

    婚礼的前一天夜里,庞西西和褚雁鸣一起举办了个单身Party,宾客们已经先喝了一回酒,到凌晨才渐渐散场。

    褚雁鸣的朋友里,陈深和赵军喝的最多,几乎都是醉酒状态,被人扶回酒店的时候,已经吐词不清了。

    褚雁鸣跟朋友一起架着陈深,把他扔进了房间。

    陈深躺在床上,努力睁开眼皮子,扯住褚雁鸣的裤腿,迷迷糊糊说:“他妈的,庞西西表弟太能喝了,好像醒方是吧……不、不过,老子也没输!”

    褚雁鸣也喝了不少,一身的酒气,但是皮肤上没有显现,肤色依旧冷白,他半垂眼眸,回了陈深一句:“他是挺能喝的。”

    陈深很难受,又爬起来了,想吐,褚雁鸣揪着他的衣领,问他:“去不去厕所?我给叫服务员来。”

    陈深踩了褚雁鸣一脚,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说:“操,老子照顾你照顾少了?叫服务员来,你他妈帮我一下……会死?我现在就想……”

    庞西西今晚也喝了点酒,褚雁鸣心里惦记着她,就说:“我给你叫服务员来,你等着。”

    “……”陈深不等了,自己踉跄着走进了厕所里,还不忘威胁褚雁鸣说:“你给我等着,等我结婚的时候,你给我等着……”

    褚雁鸣都走到了门口,淡笑说:“等你结婚再说。”出去之后,他给陈深叫了个服务员过来。

    陈深在厕所里吐了一刻钟才出来,他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他打开一看,有一个未接来电,以及一条微信消息。

    点开微信消息,陈深看到被他置顶的头像,瞬间笑了起来,打了一行让对方放心的话过去,因为头还很晕,打了错别字他都没发现。

    发完消息,陈深躺倒在床上,把手机贴近胸口,凌空蹬了一脚,还在威胁空气:“褚雁鸣,你给老子等着……”等他结婚的那天,灌死他丫的!

    离开陈深这一层的褚雁鸣打了个喷嚏,他走到庞西西房门口,敲了敲门。

    因为明天婚礼下午才举行,早上九点迎亲,庞西西并不用早起,现在就还没睡,脸上扶着面膜给褚雁鸣开了门。

    第62章

    庞西西没想到来的是褚雁鸣,她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他,问:“你怎么来了,还不去休息?”

    进了房间,褚雁鸣关上门,温声问她:“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我喝的不多,陈深跟远川疯了,喝了不知道多少,酒瓶子空了一大片。”

    褚雁鸣的手握了下拳头,很快又松开,语气正常,说:“高兴的日子,多喝点也没关系。”

    “你坐会儿,我去洗脸。”

    褚雁鸣往里面走,坐在沙发上,掏出了手机,微信群里有朋友刷屏祝福他,然后就有人调侃起陈深,问他是不是喜事近了。

    没醉的人回复说:“陈深醉成狗了,明天好好拷问他。”

    褚雁鸣挑了下眉毛,发了信息过去:“陈深和谁?”

    什么时候的消息,褚雁鸣完全都没听说过,陈深嘴巴还挺严的。

    有人回复说:“哈哈哈哈哈哈哈雁鸣还不知道?我他妈笑死,他肯定不敢跟你讲,好他妈打脸的我跟你说。”

    微信群里很快又刷屏了,知道消息的人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那女孩是华艺影视老总的独生女,不谙世事的小公主。

    褚雁鸣总结了下,大概就是陈深在没见过人家的情况下,表示对这种小女生没兴趣,后来小姑娘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他见到了真人,来电了。

    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嘴唇,褚雁鸣想起来了,华艺老总给他发过请帖的,但是他在准备婚礼的事,就让人代他去了,所以那小姑娘长什么样子,他没见过。

    褚雁鸣正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让陈深上赶着去追,群里就有人发小姑娘生日那天的照片了,他顺手点开,图片放大,小姑娘穿着鹅黄色的连衣裙,连衣裙上还有羽毛,头上戴着钻石皇冠,站在别墅上二楼的楼梯上,手里拿着一颗透明度水晶球应该是水晶球。

    褚雁鸣把照片放大到只看脸他要确定下,这女的到底有没有二十二岁。

    庞西西悄无声息地走到了褚雁鸣身边,在他头顶说:“这小妹妹谁呀,长的好可爱。”

    “是么?”褚雁鸣又仔细地看了一眼,开始怀疑自己的审美。

    “谁呀。”庞西西小声又问了一句。

    褚雁鸣扬起唇角,回答说:“可能是陈深未来的女朋友。”

    微瞪眼睛,庞西西皱着眉,说:“不可能吧。”她看过陈深的绯闻女友,个个都是美艳火辣型的,刚才那个小姑娘,软萌可爱挂的,跟他平常的审美,完全不同。

    “再给我看一眼。”庞西西凑过去,要求重新鉴定。

    把手机递过去,褚雁鸣划到后面的图片,小姑娘的眉眼很清秀,鼻微圆,嘴唇饱满,娇娇软软的,让人很有保护欲。

    庞西西忍不住笑了,问褚雁鸣:“真的假的?”

    扔掉手机,褚雁鸣说:“管他真的假的。”他站起来,把庞西西抱上了床。

    庞西西下意识地勾着他的脖子,刚保养过的皮肤清透嫩白,带着浅浅的红色,一绺头发散下来,扫在褚雁鸣的锁骨上,细声说:“明天我七点起来。”

    “哦,啾啾呢?”

    “我妈带着呢,明天要做花童,他开心死了,说要早点睡,精神好才会表现好。”

    “很好。”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褚雁鸣丝毫没有放开庞西西的意思,她被他动作轻柔地放在床上,赶紧钻进被子,说:“不行啦!已经很晚了……我面膜要白敷了。”

    褚雁鸣不管,他脱去衬衫,解开皮带,关掉大灯,只留了床头的两盏小灯,一本正经地说:“面膜没有我好用,有科学依据的。”

    “……”

    好像无言以对。

    庞西西被他吻住的时候,就不再挣扎了。

    很晚之后,褚雁鸣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上午,九点迎亲,夫妻两人穿的是传统的汉服,大红色的喜服,金线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