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儿子在她手上. > 分卷阅读81
    纹的刺绣,精致典雅。

    庞西西坐在酒店的新房里,手捧花是五十六朵玫瑰扎成的。她等了他六年,他要努力还她五十年。

    新房外吵闹了起来,有人在唱歌,庞西西笑着跟罗锦珂和几圈内关系尚可的朋友说话。

    罗锦珂站在门口高声说:“光唱歌没用的,这里谁不会唱歌啊!”

    伴娘们齐齐回答:“就是啊!谁不会唱歌啊。”

    赵军在外面拍了拍陈深的肩膀,意味深长说:“只能靠你了。”

    撇撇嘴,陈深乖乖认了,谁让他“得罪”了庞西西,把提前准备好的大红包塞了进去,陈深跳了一段风骚的舞,外面拍照录像的人高声起哄。里面的伴娘们听到各种尖叫声,又收了红包,就把门打开了。

    褚雁鸣终于接到了新娘。

    双方父母喝了茶,庞牧也当着大家的面,大声叫了“爸爸妈妈”,收了丰厚的红包。伴郎伴娘们和主角合照,随便一闹,一上午的时间一下子就过了。

    吃过午饭后,婚礼正式举行。

    酒店草坪上的浅蓝色椅子上坐满了宾客,伴娘团和伴郎团,先入了场。

    庞母带着庞牧,庞父牵着庞西西,走上了红毯,站在了万众瞩目的仪式台上。

    褚雁鸣一身浅灰色西装,站在洒满蓝白色花瓣的红毯上,和庞西西遥遥相望。

    十几米的距离而已,褚雁鸣已经迫不及待了,司仪胡京站在台上邀请他后,他大步走到了庞西西面前。

    庞父握着女儿的手,郑重万分地把庞西西交给了褚雁鸣,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下子就泪目了,捂着眼睛转过去,背对宾客,最后只哽咽说了一句:“要对她好,我只有这一个乖女儿。”

    褚雁鸣微弯腰,低头笃定说:“我会的。”

    褚雁鸣握住了庞西西的手。

    胡京让小花童庞牧把主钻八克拉的戒指送了上来。

    庞牧穿着纯白色的礼服,捧着戒指,走到父母跟前,胡京不急着让褚雁鸣向庞西西求问,而是蹲下来问庞牧:“爸爸妈妈今天结婚你开心吗?”

    反应慢了一拍,庞牧隔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说:“开心。”脸上也带着羞涩的笑容,似乎很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表达情绪。

    胡京又问:“那今天啾啾有没有什么想跟爸爸妈妈说的呢?”

    想了想,庞牧抬着头,靠近褚雁鸣和庞西西的脚边,问:“我想要个妹妹可以吗?”

    胡京先笑了场,他把话筒放到庞牧嘴边,说:“啾啾,你再说一遍。”

    庞牧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没有问题,睁着水润的眼睛,很诚恳地说:“我想要个妹妹,可以吗?妹妹。”

    宾客爆笑,赵军捶了陈深几下,问他:“损啊你,是你教的吧?”

    陈深一边乐一边说:“我冤啊!不是我教的,啾啾要听我的,我才不止是教他这个。”

    笑声淡下来之后,胡京才让庞牧把戒指给了褚雁鸣,让他给庞西西求婚。

    褚雁鸣单膝下跪,把钻石戒指套了庞西西的手指上,仰头凝视,浓密的睫毛一动不动,说:“西西,嫁给我。”

    庞西西面带灿笑点头。

    接着双方父母都上了台。

    褚家老爷子拄着拐棍上来的,所以胡京长话短说,很快结束了这个环节。

    最后台上只剩下司仪和新人。

    褚雁鸣拿着话筒,几度无言,最后只承诺了一句:“西西,爱你,永不变。”

    底下一阵欢呼尖叫,褚雁鸣的肉麻话,一生只有一次,一次一辈子。

    新人拥吻,气氛热闹到了极点。

    晚宴过后,今天的婚礼才彻底的结束,庞西西回到酒店之后,已经累得站不住了,褚雁鸣好像还精神很好。

    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两人,正式光明正大地睡在了同一个房间。

    褚雁鸣晚上喝了不少红酒,洗过澡后,身上仍旧带着酒味。

    庞西西的口腔,很快就被淡淡的红酒味给侵占了,她推着他的肩膀,柔声问:“你不累吗?”

    睫毛微颤,褚雁鸣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手掌游走在她细嫩的皮肤上,低声说:“啾啾要个妹妹,我欠他很多,要补偿”

    庞西西轻哼一声,到底谁补偿谁啊!

    婚礼结束,回国之后,庞西西和褚雁鸣的婚礼已经人尽皆知。影帝的那句肉麻老土表白语,也在热搜上挂了很久,各大论坛也都有他们婚礼的高清图和细节图。

    当事人庞西西和褚雁鸣已经开始忙于工作,继续他们的“办公室”恋情。

    错过的那六年,也终于在当下,回到了正轨。

    正文完

    第63章番外

    结婚三年后,庞西西一直没有怀孕。

    不是因为她专门做了避孕措施,而是真的就怀不上。

    庞牧已经快十岁了,在上小学。

    十岁的孩子,已经很大很懂事了,在等待了三年还没有等到妹妹出生之后,他已经放弃了催生。

    不过庞西西偶尔还是能看到,庞牧唉声叹气的样子。

    庞西西刚跟李晓倩视频完,牙牙在手机那边轻轻地摸了摸妹妹的脸颊,庞牧看着小小牙,托腮叹了口气。

    关掉视频,庞西西摸了摸庞牧的脑袋,说:“要不要去牙牙家里玩两天?”

    摇摇头,庞牧说:“不用,我去做作业了。”说完,他背着书房上了二楼的房间。

    褚雁鸣正好回来了,庞西西听到开门声,赶紧去迎他。

    结婚的这几年,为了方便照顾双方老人,夫妻两个已经住到了新的别墅里。两个人的工作目前都发展的很好,回家的时间不算非常多,经常一起在外面出差,夫妻感情完全没有受到家庭的影响。

    褚雁鸣挽着庞西西的手往后院走,说:“今年要不要考虑再拍一部电影?”

    这三年里,褚雁鸣亲自替庞西西挑选剧本,带着她打磨演技,跟她一起共同完成了四部电影。

    前两部庞西西都还在积累期,到第三部的时候,庞西西就厚积薄发了,女间谍爱上暗杀对象的角色在全国爆红,拿了三个大奖,跻身二线。

    后来的一部电影又带有ZZ色彩,庞西西演了一个正面角色,和老戏骨们对戏的时候,完全接的上,电影播出之后,国民度也上升了不少。

    在褚雁鸣的帮助下,庞西西脱胎换骨,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只在网络剧里出彩的女主角了。

    今年褚雁鸣还想筹备一到两部电影,如果庞西西有意向,他就迁就她,选合适她的造型的剧本。

    庞西西考虑了一下,说:“罗锦珂前几天给我发的一个电视剧本我很心动,也好久没有拍电视剧,有点想去尝试。你觉得呢?”

    夫妻两个走到了院子里,老爷子正在遛狗其实